《陆先生,情深不负》免费阅读 秦澜陆识川在线阅读

《陆先生,情深不负》小说简介

以秦澜陆识川作为男女主角的燃文著作《陆先生,情深不负》是一部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陆识川第一次遇到秦澜,她刚刚出狱,倒在他的车前人事不省。那是秦澜的穷途末路,也是陆识川情迷心窍的开始。秦澜笑,她说:陆总,我坐过牢,也害死过人,你离我远一点,小心被我克死。陆识川眸光沉沉,将她轻而易举带进怀里:你天煞孤星,我天生命硬,你看,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陆先生,情深不负》 第十六章 我才是你的妻子 免费试读

秦向暖拖着被摔伤的腿,好在,秦澜的病房只在三楼,不然,那么一跳,自己岂不是要摔成个残废!

想到这里,秦向暖又狠狠咬牙,谁知道陆识川会忽然进来?!

隔着走廊,她远远看到护士经过,急忙溜进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被弄脏弄乱的衣服,腿一跛一跛的走了出去。

“秦小姐,”护士匆匆忙忙跑过来,“您去哪里了,沈总来了正在找你呢。”

沈夜的病房在五楼,秦向暖推门进去时,沈夜已经睡着了,沈城远把被子拉上去给沈夜盖好,才回头看向秦向暖。

“你去哪里了?”他压低声音,表情难看:“护士告诉我说,小夜的吊针打完了都没人在这守着!”

秦向暖自知理亏,急忙道:“阿远,你不要生气,我出去洗手间,不小心摔伤了腿,所以……”

病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沈城远只能强压下怒意,大步走了出去,便看到了一身墨色西装,身形挺拔的男人。

他稍稍一愣:“陆总?”

自打他接管沈氏一来,在宁城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和陆识川也有过不多不少几次合作,最开始的时候,还存了结交的心思,但陆识川这个人,天生冷感,就算他有意示好,都被对方滴水不漏的挡了回去。

陆识川的目光越过沈城远,直直落在病房里的秦向暖身上,不带什么感情的开口:“沈夫人的腿怎么了?”

秦向暖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摸不清现在秦澜和沈城远是什么关系,而刚刚又被陆识川撞见,心里一阵阵的发虚,连话都说不完整:“我……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让陆总见笑了……”

“是么。”

陆识川眸色深暗,不再多问什么,转身离开了。

秦向暖抹了一把头上汗,刚想找个借口离开,就听到沈城远的声音:“你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不是告诉你了吗,从楼梯上摔下来的……”

沈城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那陆识川为什么会特意跑过来问?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什么了?!”

秦向暖腿伤疼痛难忍,在这么劈头盖脸的质问下,也压不住火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腿伤了你不闻不问,扯到别的事你就证明跟我生气?!”

她想到秦澜,越想越激动:“我才是你的妻子,你的孩子现在还躺在病房里呢!沈城远,自从秦澜出狱,你就跟丢了魂一样,摆出一副愧疚的嘴脸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弄得跟当初把她送进去的人不是你一样!”

空气中像是结了一层冰,沈城远冷冷的看着她,让秦向暖被仇恨冲昏的大脑蓦然一清。

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了多难听的话:“阿远,我刚刚……”

而沈城远却没有再听下去,转身径直离开了。

秦向暖拖着受伤的腿想去追,只是不等她追出两步,就看到拐角处一闪而逝的闪光灯。

有人**!

秦向暖耳朵里轰的一声,但当她赶过去的时候,狗仔早就溜掉了。

次日,秦澜刚刚醒来,便有护士过来敲门:“秦小姐,麻烦您出来一下,陆总吩咐我们为您换一间病房。”

昨天晚上的事,秦澜把那些亚砷酸钡和被摔碎的瓶子收了起来,但单单从瓶子上看,没有任何的标签,甚至连指纹都没有。

秦澜猜测,这些亚砷酸钡,应该是秦向暖从某个药材室拿来的,但要是调监控的话,又太过麻烦,而且也不一定能证明,昨天晚上的人是秦向暖。

几个护士手脚麻利的将病房里属于秦澜的东西一件件搬了出去,秦澜跟过去时,听到几个小护士压低的交谈声。

“今天的新闻看了吗,就是之前在咱们医院的那个秦向暖,跟她老公吵架了,据说还要离婚呢!”

“秦向暖的经纪公司不是第一时间就发了声明吗,说都是谣言……”

“什么谣言啊,昨天心脏科室那边的同事都听到他们在吵架了,那声音大的,啧啧,看来嫁进豪门后,也不怎么圆满呢。”

“就是可惜那个小孩子了,长得那么可爱,性格也乖巧。”

秦澜垂着纤长的睫羽,听着护士们的话。

这些天在医院,她将这五年来,有关秦向暖和沈城远的报告全部翻出来看了一遍,秦向暖一直对外营业着自己家庭和睦恩爱的表象,但内里……

秦澜没有再想下去,她抱着一箱陆云末的杂志往新的病房走,却冷不防撞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你没事吧?”

秦澜放下杂志,才看到眼前是一个小男孩,身高只到她的膝盖,皮肤非常的白,一双眼睛乌黑,却不带什么生气的样子,即使被她不小心撞到,也只是默不作声的爬了起来。

她蹲下shen,检查了一下小男孩身上,看没有摔伤,才稍稍松了口气,抬眼就看到了孩子的脸,呼吸便不由得一顿。

那张犹带着稚气的脸,和秦向暖竟然有五分相似。

秦澜电光火石间想起自己曾在沈城远办公室看到的那张照片,比起照片上,这个孩子的脸色要更加的苍白。

男孩子在秦澜伸手的一瞬间,本能的往后缩了缩,眼底流露出明显的戒备之意。

秦澜收回手,问:“你父母呢?怎么让你一个人出来?”

小男孩没有说话,只是抱了抱怀里的东西,秦澜认出来,那是一包药。

秦澜看到小男孩胸口的病房门牌号,放柔声音道:“我送你回病房吧。”

她没有试图去牵那孩子的手,只是往前走了走,再回头一看,那孩子果然跟了上来。

秦澜把小男孩送回去后才回到自己的病房,远远就看到站在病房门前的陆识川。

陆识川脸色并不好看,放下手里的手机,大步走了过来:“你去哪里了?”

秦澜抱着陆云末的杂志,答道:“云末的杂志,你给她送过去吧。”

满满一箱的少女杂志,陆识川翻了翻那花里胡哨的封面,嫌弃的收回手:“放在你这里吧,在手术前,你最好老老实实呆在病房里,不要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