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嫁三夫猎户》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苏青青江元皓小说阅读

《穿越嫁三夫猎户》小说简介

主角是苏青青江元皓的小说是《穿越嫁三夫猎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涧空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算命的道士说,江家只能娶一个媳妇。但江家一共有三兄弟,这媳妇怎么分呢?谁娶?谁当一辈子光棍?老大摸了摸下巴:要不,我们凑合着用一个?…

《穿越嫁三夫猎户》 第十六章 免费试读

苏青青并不知道自己在阿牛婶眼里已经成了狐狸精,不仅阻碍了她家女儿享福之路,还想继续gouyin她家儿子干这干那。其实关于苏青青的来历,小村里的人一直谣言颇多,古代人大都迷信,因为苏青青出现得突兀,一开始还真有不少人以为她是山里的精怪,还有人半夜去他们家门口泼狗血,后来见她因为江元皓整天忙里忙外,做这做那,加上为人和善亲切,做事热忱,也不像是妖怪的样子,谣言才渐渐平息。

要知道那精怪都是吸完人精气就走的,谁会在这里成天干活啊?而且江元皓对外说苏青青是他从家那边接来的小娘子,也打消了大家的疑虑。

阿牛婶却不这么觉得。在她看来,自家的女儿模样虽然比不上官太太家的小姐们,在这山里也是出众的,每天下地做农活,那些单身的汉子们谁不多看上一眼?有的少爷们可是专门就好这一口的。她家大花就是嫁到山外小镇上一个员外家做填房,整天穿金戴银,听说那里厨房每天都炖肉的。小花长得可比大花还水灵,那江元皓本来之前也与她小花熟识,还帮忙打过一桶水,结果生生地被苏青青给搅合了。

“二牛!”阿牛婶瞪起眼睛,原本正要帮忙背着江元皓的二牛一听这声,动作霎时就停住了,有些害怕地望向自家老娘。因为人比较笨的缘故,二牛自小就不得阿牛婶的欢心,挨打挨骂乃是家常便饭,这也导致他对这个娘一直是恐惧多过亲近。阿牛叔也是个老实憨厚的性子,平日里被媳妇欺压得抬不起头来,也没法为儿子说话。

阿牛婶已经完全忘记了那天里这个小姑娘还特地去给她家里送过一只猪腿,上去一把揪起二牛的耳朵,将他从苏青青身边拽开,就开始破口大骂,说他放着家里活不干,在这里管别人的闲事,出了力还不讨好,人家又不给你发工钱云云,一席话说得很不好听。

二牛很有些纠结。他想帮苏青青的忙,不愿意看她受累,但是他同时又害怕他老娘,不敢惹她发火,苏青青会意,笑着表示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不必劳烦二牛哥。最后二牛还是被他娘给揪着耳朵拽走了,苏青青望着他的背影叹气,二牛哥人好是好,就是这性子太懦弱了,一个男人如果没有担当,以后一家人都会跟着受气的。

苏青青觉得她有必要找江元皓好好谈一谈了。既然她决定留下来,那么有些东西是肯定要说清楚的,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下去。

还好江元皓人比较清瘦,没有那么重,苏青青总算是勉强将他拖回到了宅院里。如果要是换成人高马大的江元俊,那他基本就得在山里过夜了。

昨天在青阳镇买回来的草药现在派上了用场,不过苏青青也没有精力去细弄,两人都累瘫了,别的暂都放在后面,先休息要紧。

虽然没有人在,家里倒也没有什么失窃的迹象,只是院子里的枣树叶子有些凌乱,地上还散落着一些青枣子,应该是有附近的孩童趁着大人不在偷偷地来打枣了。现在院里没什么东西,还好说,以后如果要再添置物品,就得做些防备了。

首先,要安一扇大门。这德全兄弟也不知怎么搞的,宅院有房有墙,偏偏没有大门,只用一个小木栏权当遮掩,听说是因为之前惹了什么事,门被人家砸烂了。除了门之外,最好再养一条狗用来看家,院子里可以种菜,顺便养几只鸡,猪的话以后再说,现在没钱买猪仔。

话说回来,其实那天金条换来的银子,买完东西后还剩下一点儿,都在苏青青手里攥着,准备以后买点种子或者其他的东西赚钱用。但是如果那两兄弟继续在这里住下去的话,光江元俊一个人就能把这里给吃空,那货的胃绝对是一个小型黑洞。

就算他能上山打两头野猪,那又怎样?野猪肉到头来还不是都进了他一个人的肚子里!然后再说江元睿,人家吃的东西倒是不多,但毕竟是大伯兄,总不能随便拿什么食物来敷衍啊,还要准备细粮什么的。倒不是说她舍不得给人家做好的,但是手头实在拮据,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总而言之,你们兄弟几个想怎么样,最好趁早把话说明白了。要不你留下,他们回去,要不你们三个一起回去,房子留下给她,总得选一样。

躺在床上的江元皓纠结了,他是不会走的,但是那两个兄弟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他还真不清楚。

苏青青也把自己的家世背景统统说给了江元皓,并明确告诉他,她是不会再回苏家的,哪怕一辈子在山里做一个农妇。

不过一辈子当农妇当然是不可能的,哪怕只是她一个人,也总能找到致富的方法。只要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江元皓默默地看着她,没有回话。自从大哥他们过来之后,他就一直头疼的紧。要他放弃青青是万万不能的,但家里也是绝对没可能同意这门婚事,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跟大哥打个商量了。那日里去镇上,大哥连婚契都拿走了,却最终没有放青青离开,应该也不是讨厌她的吧?但是要他同意帮忙说情应该也困难得紧。

实在不行,只能看这一次的秋试了。如果他能在秋试里考中举人,在江家说的话就有了分量,以后分了官职更是有机会带她远走高飞,不再为这些烦心事苦恼。

不过秋试的这段时间里,也不能让青青一个人在这边,太危险了,又不能把她带回家,说不得只能让大哥帮忙照看。说起来,大哥那个人平时在外交涉极广,像是烟柳之地也经常会去到,却都不怎么近女色的,搞不好天生就不喜欢女人,也不会对青青做什么的吧,况且有那个卜卦在,估计他也不敢乱做什么。三弟的话基本就没见他对食物和打架之外的事有过什么兴趣,可以无视掉。

回头想想,以大哥的脾气,那日去镇里,肯定将青青的身份背景统统都排查了一遍,搞不好还话里行间有撵过她的迹象。想到这儿,江元皓顺手给因疲惫而倚在他旁边的苏青青身上盖了层薄被,借机询问了两句,后者也没有隐瞒,将江元睿在马车里说过的话大体重复了一遍。一些细节她倒是没有说,毕竟里面也有些不太方便的事情。

江元皓叹了口气。

“大哥他,的确是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看得重了点儿,你不要怪他,他也是为了阿俊才会这样。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阿俊小时候在一间寺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那间庙里的和尚有些问题,后来全被官军抓去了。结果不久后,也有衙役找上家门,要把阿俊带走,后来上缴了很大一笔银子,才得以免灾。那些银子都是大哥想办法筹集来的……”

当时江家并不算富裕,爹刚刚分到族中几间铺子的管理权,正卯足了力气打算加一把劲,却突然出了这档子事。当时官府开口就是要一大笔银子,几乎是家里财产的一大半,爹为了不掏银子,甚至要与阿俊断绝父子关系,随他自生自灭。后来是大哥一个人去筹钱,借了不少高利贷,还偷了祖太爷一个古董花瓶去贿赂县太爷的夫人,救了阿俊。

后来究竟怎么还上那笔钱的他不知道,大哥也从来没有提过,但想来一定是花了很大力气。阿俊也由此对大哥最亲,事事听他的,面对自己这个二哥,就有些不怎么样了。

不管怎样,接下来恐怕就要拜托大哥照顾青青了,希望他们直接不要有太多芥蒂才好。不过当然,阿俊也必须得留在这里,相信有那个天生就爱破坏别人好事的家伙在,大哥和自己的小娘子也不太容易生出什么其他的羁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