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高手》童南沈凌萱全文阅读

《偷心高手》小说简介

主角叫童南沈凌萱的小说是《偷心高手》,是作者房东老才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意外成为上门女婿,软饭男的逆袭之路就此开始,撩妹、偷心,他是专业的。…

《偷心高手》 第9章 从不吃亏 免费试读

刘朵朵今年夏天大学毕业,现在四月正是实习的时间,她成功进入了甜果传媒。

一方面是她学历优质,另一方面是她告诉面试官,她是童南的老同学,这面子当然要给了。

童南赶回公司,立刻对人事部说:“不用给我这面子。”

“可是……刘朵朵的学历、专业都符合制作人职位的要求,正常流程也该录用她。”

“那也要回避,我不能给我老婆添麻烦。”他说正义凛然。

这时候,门外传来甜甜的笑声,“童南,你一个后勤主管,还想干涉人事部的工作?”

“西瓜啊,你来我公司干嘛呀。”

热裤人字拖,大眼睛双马尾,刘朵朵还是那么元气少女,很难想象她是大学毕业的年纪了。

童南无可奈何,把她拉到了门外,“是不是老胡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你出了这么大的风头,我随便问个老同学就知道了。”

“我老婆是公司老板。”

“你怕了?怕你老婆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你这是骚扰已婚男士。”

“我没允许你结婚。”

“这是什么话?”童南拿她没办法。

刘朵朵除了外表可爱,没有一处和可爱沾边的,自幼就是不好惹的性格,她认定的事,谁也劝不了,包括她家水果店的西瓜,是她小时候觉得好吃,要求她爸必须一年四季卖这种西瓜……

童南服软了,“那你好好工作,别搞事情好吗。”

“我就是来上班的呀,你别打扰我才对。”

所谓一物降一物吧,老油条的童南,碰到了撞墙不回头的朵朵。

路过沈凌萱办公室的时候,他还有点心虚,但沈凌萱什么都知道,童南的人际关系早就调查清楚了。

她最近正因为董永的事发愁,上次宴会上童南羞辱了狗男女,董永变本加厉,直接来抢生意了,大力拉拢了李月如,看进度可能就快签合同了。

迫在眉睫,可李如月却对她关了大门,拒绝沟通。

把希望寄托给别人,并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沈凌萱不确定童南这次能做到,所以她准备了后手,找了另一家较小的直播平台谈合作,当做备用。

童南观察了两天李如月之后,确认了她的出行习惯和家庭关系,夫妻非常和睦。

难道要通过丈夫吹枕边风?我不擅长搞男人啊。

这天晚上,他目送了李如月从办公大楼离开,正准备继续跟随,刚走到一个巷子里,突然有人挡在了他面前。

“小**,你在偷偷摸摸的干什么。”

童南一看,居然是董永,“我猜,这不是巧合。”

“沈凌萱卑鄙的赶走了劳苦功高的元老丁魁,也一定对李如月居心不良,为了避免她再使用卑鄙手段,我派人盯着这里几天了,一下就发现了你。”

“早上吃屎了?嘴巴这么臭。”

“你!”董永气的瞪起眼睛,“你这种底层穷鬼,也只有嘴巴上占点便宜。”

童南笑了笑,“我懒得和吃过屎的人斗嘴,走了。”

“我允许你走了吗。”董永一挥手,一群纹身混混围住了童南,他恶狠狠道:“上次在宴会上,你让老子出丑,这次我让你掉一层皮。”

“想揍我?我是沈家的女婿,打了我就是打了沈家的脸。”

“别以为我没查过你,你就是老城区的一个穷逼,整天混迹于麻将馆的社会垃圾,你和沈凌萱是假的,沈家真的会把一个身份卑微的垃圾当女婿?我倒是真想看看,打了她的假丈夫,她会拉下脸面为你出头吗,我告诉你,不会,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上等人不会关心一个下等人的死活。”狂妄的嘴脸,董永明显是有备而来。

童南无奈的后退几步,“我今天不想惹事,你最好知难而退。”

“哈哈,你给我跪下磕个头,我也许会原谅你。动手!”

话音刚落,一个光头大汉抡起铁棒就打在了童南胳膊上。

……

大学城的英雄网吧,老胡迎来了意外的客人。

沈凌萱一身办公通勤装,标准的女神总裁模样,她一出现,就让网吧里的小伙子看呆了,光鲜的头发,高级质感的衣服,奢侈的高跟鞋,那种养尊处优才有的名媛气质,和网吧格格不入。

老胡震惊她的颜值,原来童南嘴里的富婆姐姐这么漂亮。

“沈小姐你好,童南结婚的太匆忙,我没来得及参加。”

“没关系,你是他经常提到的好朋友,上次还帮了忙,我特意来感谢。”

两人在咖啡店里客套了几句,沈凌萱开门见山道:“我和童南以前联系的不多,这些年他过的怎么样,做过什么吗。”

见面的说辞是假的,因为老胡知道他们俩是假结婚,所以这是来调查童南了,他回道:“他平时就喜欢在棋牌室里玩。”

“赌狗噩梦?”

“你听说过他的绰号?”

沈凌萱敷衍了一句:“稍微听说一点。”

“你别怕,他不是真的赌徒,从来不赢钱的,没有任何陋习会影响你们豪门的名声。”

“不赢钱?”

老胡笑了笑,“童南只是想给那些老赌狗一些教训,让他们不要再赌了。”

这行为沈凌萱不理解了,“为什么这么做。”

“吃亏了才有教训,童南小时候就是吃亏太多,现在啊,总想教训别人。不过你放心,他有一点是最信得过的,他现在从不吃亏。”

“什么意思。”

老胡得意道:“没人能从童南身上讨到便宜,绝无可能。”

话说完,沈凌萱眼皮跳了一下。

同一时间,铁棒砸在童南的胳膊上,不远处的董永哈哈的笑了,“废物,你怕的不会躲开了?”

童南也哈哈的笑了,笑得董永和一众混混莫名其妙,然后就见他指了指头顶,“上面是监控,清楚的拍到我挨了一铁棒,所以……我现在可以合理的自卫,无论把你们打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