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箫景洛皇甫宸逸的小说名字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精彩阅读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小说简介

主角是箫景洛皇甫宸逸的小说叫《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是作者寄晓墨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箫景洛一朝重生,亲眼看着原主的亲人被杀,葬身于火海,复苏后的她狠厉虐渣为原主报仇雪恨,呵,她一个22世纪古武世家传人,医毒双攻,想毒死她,岂非容易之事?仆人甲:王爷,小王妃当街诅咒了国公府大夫人,这……宸王:嗯,王妃还小,童言无忌,让大夫人莫见怪。仆人甲:……(抹汗!)仆人乙: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一脚把亲王家的小世子扔下池塘去了。宸王:哦,那小世子太过顽劣,教训一下也好。仆人乙:……(抹汗!)…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十八章 被窥视的感觉 免费试读

第十八章被窥视的感觉

一条清澈见底足有一米宽的溪流,横穿着整个山脉,延伸向远方。

箫景洛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她要找的那个草药,她上去随意的抓了一大把,绝对够皇甫宸逸服用了,她才把拔好的药草装进了布袋子里面,懒得手上拎着,索性把这布袋子绑到了腰上。

她想到既然已经来了清源山,就看看找找有没有其他可以用的药草,她有个毛病,就是一旦进了山林采药便会完全忘了今朝是何夕,几乎可以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了。

这古代的森林,珍贵的药草多到让箫景洛几乎要欢呼几声了。

想着现在时间还早,反正天黑前离开这山中便可,难得来清源山一趟,可别浪费了。

于是她这一路走一路采药材,竟然不知不觉,进入了山林的深处,她看着自己的布袋子已经装满了一大袋子,有点儿塞不下去了,幸好她带来了两个布袋子,可以继续采药材。

就在箫景洛心情好到几乎要嚎几声之时,她感觉到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这种窥视,让她敏锐而警戒的站起身,朝四周望了一眼,但她瞅了一圈后,那窥视的感觉似乎又消失了。

她想了想,大概是自己太过敏感了,不过还是保持着警戒之心,发现自己好像已经走的太深处了,现在的森林已经不如之前那边明亮,有点昏暗了。

糟糕的很,好像,要下雨了?

她看到头顶一坨乌云不合时宜的出现在天空上,这山林中下雨可不是好玩的,没有遮挡的地方不说,如果真的闪电雷鸣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劈死。

箫景洛立刻打定主意,不再采药,得往回走了,云起好点的话,能在这雨来之前走出这山林。

想到此,她便把药草在自己腰间两侧绑好,加快步伐原路返回。

她往回走的时候,那被窥视的感觉,似乎又出现了。

“是谁?不管你是谁,别鬼鬼祟祟的,出来。”这被窥视的感觉已经让箫景洛完全可以百分百确认,一定有人在暗中看着她。

回答她的,却是山风吹过的声音,以及,噼里啪啦犹如下冰雹一样的雨滴从头顶砸下来。

“hit……”箫景洛的小脑袋被雨滴砸的生疼,让她不禁爆出了一声粗口。

雨越下雨大,还伴随着闪电雷鸣,这在森林中真的是特别的危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来她箫景洛的好运在前世给耗光了,重生到这废材身子后,连运气都渣到极点。

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这森林中冒雨离开,总归是不能站在树下避雨的,要么就找个山洞先躲一躲这雷雨闪电。

而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越加的强烈了,箫景洛围绕了一下四周,皱起了眉头,能让她感受到这窥视感,那说明窥视她的东西就在附近。

不过她没空去打理这暗中窥视她的东西,她一边顶着大雨往前跑,一边看两边是否有山洞好让她避避雨。

只是这边深山老林的,竟然愣是一个山洞也找不到。

看来只能撒腿往前跑了,希望能安全出山,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那刺眼的光,就好像是一到锋利的剑刃,让人有一种要把人生生劈开的错觉。

箫景洛一看到这可怕的闪电,她心底一沉,糟糕,再来只怕是一声巨雷了,最好不要是落地雷,不巧刚好落到她这边的话,不用想,她直接就毫无悬念的交代在这里了。

唧唧唧……

突然,一个细微的声音穿透雷雨发出来的巨大声响,传到了箫景洛的耳中。

箫景洛转头看去,看到一只白绒绒的小东西从一个洞口溜了出来,竟然看向箫景洛,还极有灵性的朝她伸了伸爪子,似乎是示意她快点过去。

没想到那边竟然有洞口,箫景洛不禁一喜,之前她有眼睛扫过那个地方,只不过那洞口被藤蔓遮住了,所以并看不到有洞口。

虽然觉得洞口跑出来一个似乎很有灵性的小东西有些儿蹊跷,但要么被雷劈死,要么就去探险这两个选择下,箫景洛果断的选择了去探险。

如果横竖多事要死的话,倒不如在死之前去探探险,于是,箫景洛立刻快步的朝那个小东西的方向走去。

闪电不但的在天际闪烁,雷声轰鸣,让人听着都觉得心惊胆颤的。

就在箫景洛踏入山洞门口的那一瞬间,一到巨雷响起,落在了箫景洛放在所站的那个位置,一阵电光火石,那落地雷,在地面炸出了一个起码又两米宽的大坑,幸好现在下雨,不然只怕就要引起火灾了。

好险,箫景洛看着那个落地雷砸出来的漆黑大坑,她不禁拍了拍胸口,如果她不是跑快一点,她就直接被落地雷砸成黑炭,砸到坑里去了。

“唧唧唧唧……”那白绒绒的小东西走到箫景洛的脚边,伸出右前爪抓着她的裙摆,而左前爪则朝洞里面的位置指了指后,就后腿站立,使劲儿拖着箫景洛往洞里面走去。

箫景洛看着这个能容一人站着直立进入的洞口,里面乌漆嘛黑的,压根儿看不到任何东西。

她本是想着就站在洞口避避雨算了,起码现在这山洞口不会淋雨,而她现在有些担心在山脚下的马车夫,现在闪电巨雷又暴雨的,不知道马车夫那边什么情况。

如果大雨冲刷走了她洒在马车周围的驱虫粉,那就麻烦了,山上下去避雨的蛇虫猛兽只怕看到马车就往里面钻,那马车夫可就真的是比她危险多了。

但是现在她也不能乱跑,只能暗暗祈祷千万别让马车夫有事。

人命在她眼里很珍贵,哪怕区区一个马车夫,他的命也是珍贵的。

“唧唧唧唧……”那小东西看到箫景洛站在洞口不进去,它朝箫景洛露出了尖锐的牙齿,似乎在威胁箫景洛进去。

箫景洛低头看着那白绒绒的小萌宠,她蹲下身子,而它因为样子太可爱了,就算它现在露出尖牙齿呲牙咧嘴的样子,也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她看着都不禁觉得好笑。

“小东西,刚才谢谢你救我一命啊,这山洞是你家吧?我就不进去了,等这阵雨停了,我就得马上离去,因为山脚下还有人在等我,而他现在有危险。”箫景洛伸手摸了摸那白绒绒的小萌宠,笑着朝它说道。

虽然这只是个小动物,但是,从它刚才那种极具灵性的动作来看,她觉得她应该能听得懂她说的话。

果然,这个小白球竟然真的安静下来了,它朝山洞里头看了一眼后,就在箫景洛的脚面上坐了下来,也没有回去山洞里面去。

箫景洛摸着小白球毛茸茸的毛发,看着外头依然下个不停的暴雨,她是越发的担心了。

突然,她又有了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而这感觉,比之前要强烈的多,就好像,那个窥视她的人,就在这山洞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