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小说简介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是作者寄晓墨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精彩章节节选:箫景洛一朝重生,亲眼看着原主的亲人被杀,葬身于火海,复苏后的她狠厉虐渣为原主报仇雪恨,呵,她一个22世纪古武世家传人,医毒双攻,想毒死她,岂非容易之事?仆人甲:王爷,小王妃当街诅咒了国公府大夫人,这……宸王:嗯,王妃还小,童言无忌,让大夫人莫见怪。仆人甲:……(抹汗!)仆人乙: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一脚把亲王家的小世子扔下池塘去了。宸王:哦,那小世子太过顽劣,教训一下也好。仆人乙:……(抹汗!)…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二章 我早熟 免费试读

第二章我早熟

晋国。

宸王府。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景色优美的宸王府,亭台水榭,小桥流水,繁花似锦,每一处皆是风景。

雕龙画凤装潢大气磅礴的书房内,气氛略微有点凝滞,跟书房外的摇曳凤竹的休闲截然不同。

房内,皇甫宸逸看了一眼手中宣纸上,那龙飞凤舞的字体,他惊讶的看了一眼箫景洛,这字体,看起来真像是个洒脱男子写出来的,哪里想象的到是出自一个小女娃之手?

要不是亲眼看着这小女娃在纸上写的,他还真不相信。

当他看清楚了白纸上的内容之后,他素来不会有任何情绪起伏的俊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惊诧,他倏然看向小豆丁,而此时箫景洛都才比书桌高了那么一丢丢,她是踩着一旁的踩脚凳才够得着书桌上的文房四宝的。

箫景洛的一双大眼睛,带着一抹超越她此时小女娃模样的笃定,朝皇甫宸逸递过来一只毛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吧,你签了字,这协议就生效了。”

皇甫宸逸忽的笑了,有趣,真真是有趣,这世上,还真没有人敢跟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交易的。

不过,问题是,他挑了挑眉,“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有寒毒?”

“这几日在赶路的途中,我发现你肌肤表层透出的寒气异于常人,就知道你体内必定有寒毒,你虽然是受人所托勉为其难的救了我并收留我,不过我也不会白吃白住,我可以帮你解毒,前提条件是,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赶我走,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我在你这府中,也会守本分。”箫景洛又是灿烂一笑,她小脸上有着深深的梨涡,煞是可爱。

“兄长从未说过,萧家小丫头,还会医术?”皇甫宸逸凝视着着小豆丁,微微蹙眉,这丫头跟兄长信中提的小丫头可完全不一样,难不成,是他救错了人?

一旁的小伍凑过去瞅了一眼宣纸上的协议,他脸上露出了好笑的神色,说道,“洛儿小姐,你才多大啊,竟然老气横秋的跟个小大人似的,还跟主子签订协议?”

箫景洛看了一眼小伍,气定神闲的吐出三个字,“我早熟!”

噗……

小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发现箫景洛这小女娃真是每次都会说出惊人之语,让他觉得真是十分新鲜,而且,他发现,主子对这小女娃好像也对别人不太一样,起码,多了几分对别人所没有的耐心。

皇甫宸逸唇边隐约浮现一抹笑意,被小伍看到了,差点以为自己看花眼,他震惊的瞪大眼,天,自己跟了十年的主子,基本上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何时有看过他这般连眉眼都浮现笑意的?

而自从箫景洛出现后,主子笑的次数加起来,简直比他十年来见的都还多。

“你要怎么治疗我的寒毒?”皇甫宸逸瞥到一旁震惊的看着他的小伍后,他敛去唇边的笑意,恢复了平时淡淡神情,朝箫景洛问道。

“把衣服脱了。”箫景洛把毛笔搁回砚台上,便跳下了矮脚凳,走到了皇甫宸逸面前,昂起头,说道。

“你让主子脱衣服?”小伍再次震惊。

箫景洛看也不看震惊的小伍,她的目标点在皇甫宸逸身上,她看他巍峨不动的,不禁皱了皱眉,不耐烦的催促,“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干啥,让你脱个衣服都那么费劲,你不脱我怎么看你寒毒的病情。”

“小丫头,这几日本王看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皇甫宸逸挑眉,从刚开始这小丫头的低眉顺眼到现在的嚣张,简直是天差地别。

“当然,我们现在是平等关系,并非是我寄人篱下仰你鼻息的关系,自然无须对你毕恭毕敬,你收留我,我帮你医毒,互不亏欠。”箫景洛露出了一口亮晶晶的小白牙,说这话时,脸上神情张扬而嚣张,就好像,这般张狂模样才是她本色一样。

小伍是见过自家主子寒毒发作是那种非人的痛苦的,因此听到箫景洛如此自信的说能医好自家主子的寒毒,哪怕半信半疑,却也忍不住抱着那么一丝丝的期望朝箫景洛问道,“洛儿小姐,你真的能医好主子的寒毒?”

“算了,不信就作罢,等你们相信了再来找我吧,好困,我去睡个午觉,没事别来打扰我。”箫景洛转身,潇洒的朝身后那那四道视线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就在皇甫宸逸的视线下拍拍**走人了。

“洛儿小姐,还真是跟别的小姑娘不一样……”胆儿够肥的啊,小伍擦擦冷汗,怕自家主子会因为箫景洛这态度给惹毛,转头看向皇甫宸逸,却看到主子仅仅是眯着眼睛看着箫景洛那几乎是横着走的小小身影,脸上神情不怒不喜,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这两天在干什么?”皇甫宸逸漫不经心的问道,低头看向手中的协议,黑眸闪过一抹兴味,这小东西,真真是有趣得紧,留她在府中,似乎让他犹如死水一般平静无波的日子,多了几丝趣味劲儿。

看来,兄长给他丢来这么一个小麻烦,还是不错的。

前段时间,他收到兄长托人送来给他的一封加急信笺,上面再三强调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他本人亲自去处理,那便是去把箫景洛救回来,幸好他去的及时。

不过,似乎当时他见到箫景洛之时,这小丫头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还能够知道拿湿布捂住口鼻的自救方法,就算他没有及时赶到,以这小丫头的机灵劲儿,只怕也是能够自己逃出来的。

“主子,她一直在房间画这东西,也不知道画的是啥,这一坨也实在让人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小伍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似乎原本揉成一团的纸,展开来递到了皇甫宸逸的面前。

皇甫宸逸低头看了一眼,双眼不禁抽了抽,这究竟画的是什么鬼?

好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而椭圆形的前端位置,画着一个图案,而这图案,委实看不出是什么来,不知道的以为是三岁小孩随意涂鸦出来的。

“洛儿小姐显然也是不满意自己画的,都画了不知多少张了,不过我看了几张,都是这样十分抽象的东西。”小伍说道。

皇甫宸逸若有所思,看来这小丫头并非是用画画来打发时间的,那她究竟想要画的是什么?

从来没有任何好奇之心的皇甫宸逸,此时,竟然隐约升起了一股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