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青云林嫣然小说已完结 《龙渊阁》最新章节

《龙渊阁》小说简介

主角是凌青云林嫣然的书名叫《龙渊阁》,是作者海上听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前分手的初恋女友发来紧急求救信息,他却因庆功宴上醉酒而错过,醒来时已联系不上她。于是,龙渊阁最强战神从浴血战场重返纸醉金迷的大都市,一场杀戮在所难免…

《龙渊阁》 第6章 绑架 免费试读

林嫣然已经从医院消失了整整三天,父亲林保国有点担心。

“嫣然三天联系不上了,手机一直关机,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要不我去报个警吧?”林保国对老婆说道。

“你可拉倒吧!你女儿多大的人了,能把自己搞丢喽?还报警,你是不是嫌那天婚礼还不够丢人?就你女儿这股子狠劲,对自己的脸都敢下刀子,谁还敢对她怎么样?我看啊,她就是醒悟了,后悔了,知道什么叫没脸见人了,所以找个地方躲了起来!让她慢慢后悔去吧!”

苏燕讽刺道。

她是林保国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林嫣然的后妈。

林嫣然十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因病去世。

那时候已经林家就已经是大户,家境相当殷实,所以林保国很快就续上了弦。

不过这苏燕也是个二婚的。

人倒是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与前夫育有一子,离婚后孩子判给了前夫。

她刚嫁过来的时候,为了打造贤妻良母的人设,对林嫣然还算是做足了功夫,至少表面上看起来照顾得很周到。

后来,苏燕发现丈夫林保国性格懦弱、能力不行,在林家只是个坐冷板凳的,平时也就打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务,远没有他那几个兄弟混得风生水起。

而她自己,因为不是原配,姑婆姨嫂们大都看她不起,因此她渐渐也觉得无趣,懒得再打造人设。

对待林嫣然,当然就没有一开始那么客气了。

在林嫣然进入青春叛逆期后,两人的矛盾不断升级,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不过苏燕有一点本事是很厉害的,就是把男人管得死死的。

林保国出了名的怕老婆,什么事都听老婆的,六年前拆散女儿和男同学的恋情,也是苏燕的主意。

当时苏燕让林保国去找弟弟林卫国,让林卫国安排人使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这才成功地把那对“野鸳鸯”拆散。

“可是……她脸上的伤还没好,怎么能乱跑?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唉,女孩子最金贵的就是那张脸了,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林保国叹息道。

“自作虐呗!哪个女人能对自己脸下那种狠手?咱们又不是逼她嫁给什么牛鬼蛇神,她至于把自己弄毁容吗?那可是叶家啊,十里洋场数得着的豪门,多少名媛挤破了头想嫁进去!她倒好,宁可毁容也不肯嫁,搞得好像我们害她似的。”

“哎呀,事已至此,你就少说两句。”

“我偏要说!本来是与叶家喜结连理的大好事,这事成了的话,你这个当爹的脸上也有光,家族里地位肯定直线上升。现在好了,因为你女儿干的好事,彻底把叶家给得罪了。那天老爷子大发雷霆你忘了?要不是因为你的好女儿,咱们至于被老爷子从大宅院里赶出来吗?竟然要租这种老破小住,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真是气死我了!这是人过的日子吗?简直比猪还不如!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哎呀,少说两句,少说两句!等过段时间老爷子消了气,我再让大哥去帮我求求情,肯定能搬回去的!”

“我信你个鬼!求个情就想搬回去?你活了几十年还不知道你爹的脾气吗?要是对家族没点实际贡献,你想都别想!我早就说过你那个女儿是个扫把星,迟早会给家里带来霉运!”

“别这么说啦!不管怎样,嫣然对我还是很好的!”

“哼!有什么用?反正有她在就没好事!咱们俩结婚这么多年,却始终都怀不上宝宝,肯定是被她的坏运气影响了!扫把星!晦气鬼!”

“这个怎么能怪她呢?没有道理的呀!”

“怎么没道理!你有过女儿,我有过儿子,说明咱俩身体都没问题,怎么凑在一起就怀不上?绝对是被那个扫把星影响了!你想啊,咱俩能为家族做的最大贡献,就是为你家老爷子再添个孙子!只要怀上个男宝宝,老爷子必然龙颜大悦,到时候肯定能接我们回大宅院!趁现在扫把星不在,咱俩抓紧造人吧!”

“可拉倒吧!你都四十几了,我也五十出头了,这把年纪还要什么孩子啊?”

“为什么不能要啊?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结婚这么久都没有咱俩共同的孩子,你不遗憾吗?不生个男孩,以后分家产,你怕是毛也分不到!况且现在国家也提倡生二胎,咱们造人也是为国家做贡献!来吧,comeon,我的老北鼻!”

“哎呀,那也不能大白天说来就来啊!昨天晚上你不是刚要过吗?这才过了十几个小时,你这样是不是有点索求过度了?再说我现在年纪大了,腰子吃不消!”

“大不了我帮你那个嘛!好不好?”

“你说的是那个?”

“对啊,就是你昨晚上想要的那个。”苏燕斜着杏眼说道。

林保国顿时来了精神!

“走,去房间!”

“人家今天想在客厅做嘛!”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两人你侬我侬,正准备展开一场势均力敌的大战。

不料,裤子刚脱一半,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持续不断,大有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气势。

“谁啊?这么讨厌!”苏燕不耐烦地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啊!这才刚搬过来一天,应该没人知道咱们住这啊!”林保国也是一脸疑惑,“谁啊?”

“快递!林保国是不是住这儿?有你的快递!快开门!”敲门人答道。

“你网上买什么了?”苏燕问道。

“没有啊!这才刚搬好家,哪有空上网买东西?”

“不会是你女儿寄什么东西回来了吧?”

“她也不可能知道家里的新地址啊!哎呀,别猜了,看了不就知道了,快把裤子穿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外面门敲得更响了。

“别敲了,别敲了!敲坏了门你赔啊!”

林保国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往门口走去。

门打开,外面果然是个快递员,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裹,但是没有马上递给林保国。

“你就是林保国?”

“对啊,我就是。”

快递员看了看林保国,又看了看手机,似乎在核对信息。

“没错了,目标已确认。”

话音刚落,从旁边窜出来四五个黑衣男子,两人直接将林保国按倒在地,其余人则冲进了屋内。

屋里的苏燕尖叫了一声,但马上被一把匕首抵住了她喉咙,吓得她立即噤声。

“你……你们想干什么?救……”

林保国挣扎着喊道。

但马上一只臭袜子塞进了他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