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墨天幽赫连冥的小说 墨天幽赫连冥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冥殿小公主》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墨天幽赫连冥的小说叫做《冥殿小公主》,它的作者是九条尾巴的猫妖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听到这话,再次内的所有人心中再一次极其默契统一的闪过一句话:公主殿下,您可比恶鬼恐怖多了。…

《冥殿小公主》 第3章 玩毒的三岁女娃 免费试读

无相门,一个传承了上万年的古老门派,从古时便已经流传在大陆上,在古代之初无相门就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神秘而强大,门中弟子千万,各个身怀绝技,却性子古怪让人琢磨不定。

无相门内有医术高明的医药师,有炼丹高超的丹师,有精于炼器的器师,另外还有功法强悍的武师。其中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乃是整个大陆上最为顶尖的术师。

古书记载,术师乃是受命于天地,是天之宠儿,拥有神秘而强大的术法,专于驱魔降妖,收魂摄魄。

而术师也是除去丹师、阵法师意外最为强悍的职业。

传说,术师之法乃上古时代神族中最为神秘而强大的墨家流传下来的,所以也有人猜测,无相门乃是上古大神一族墨家的传承门派。

虽然无相门的术师其功法无法比拟墨家天师,但是天师一族早已消失,上古时代过后天师便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传说,即使依然有一些古籍记载着天师的强大和恐怖,却依然抵不过时间的流失,传中毕竟是传中,那是早已消失了千万年的存在。

所以在上古时代过后,乃至现今时代,繁衍出来的术师便已站到了潮流的顶峰。

而无相门便是术师们最为憧憬的地方,因为整个大陆上,从古至今,无相门的术师一直都是整个大陆所认可的,也是实力最为强硬的。

可惜的是,无相门在几千年前突然隐世不出,经过千年的流逝,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这个大陆上,也仅仅只有一些老人或者是国家高层才会知晓其一二,就算如此,对于他们来说,无相门也是神秘而难寻的。

没有人知道,那个神秘且很多人都以为早已不存在的无相门,其实就坐落在大陆华夏国内的一处偏远且宏伟的山谷当中。

山谷四周被结界所包围,危峰兀立,四周天然屏障随处可见,这也导致了那些千万百计想要找寻无相门的势力无处可寻之踪迹。

这座山谷便是神秘的相君山。

而此时,相君山内的无相门依旧如同往日那般安静祥和,每名弟子的脸上都带着专心而认真的表情修炼着自己所长。

突然,一道稚嫩中带着甜糯的声音冲天而起,彻底打破了整个无相门的平静。

“师兄,救命啊!”一声惊起,震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无论身在无相门何地的弟子,只要是听到这声惊呼的人统统抬起头,目光转向内院的方向,一个个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划过一抹宠溺的笑意,最后习以为常的继续手中的事情。

偌大的武斗场内,一道娇小的身影快速穿过人群,闷头一撞,准确无误的撞到了自己索要寻求庇护之人,小腿轻轻一跃,双臂一揽,熟练而快速的如同一直小无尾熊一般窝到了少年的怀里。

然而还不等少年询问,又一道充满了怒火的吼声随即而来。

“臭丫头,你给老子站住,老子今天非要把你这个小不点打开花。”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又是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武斗场之内,只不过来人的装扮……有些让人……不忍直视。

虽然此时正中午之际,有逢夏季,天气又热又闷,在外界的这个时间里,基本上大街小巷都见不到什么人,除非是那些为了工作而拼命工作的以外,其他人大多都是躲在家中或者是办公室避暑。

然而在无相门中,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炎热酷暑,这武斗场内都是整个无相门中聚人最多的地方。

所以,此时也毫不例外。在场之人此时一个个面色纠结,满是无语的看着如此闯进武斗场内的大汉,一个个嘴角猛抽,有的甚至忍不住的抬起右手遮面,实在是……太丢面儿了。

“三师叔,这里是武斗场,还有许多师弟在练习武技,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得体。”冰冷而漠然的声音在武斗场内响起,竟硬生生的将四周的酷热给降低了几分。

“冥儿,这丫头越来越能作了,再不好好教育教育,日后还不捅了天去。”大汉满脸愤然的看着少年,那满是涨红的脸上隐约中还能看出几分委屈。

少年低头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的女娃,双臂微微紧了紧,随即抬起头冷然的看着大汉,神情冰冷而狂傲,声音却平静的如同说着什么普通日常一般:“有我们护着,捅了天又如何。”

“……”大汉瞬间懵逼了,少年,你这么任性,你师父知道吗!

“说的也是,三师叔,小师妹现在也才三岁多点,正是无忧无虑爱玩闹的时候,给她上那么多规矩做什么。老祖爷可是说过的,我们无相门虽然对弟子严厉苛刻,那是因为无相门一直以来收的都是男弟子,这唯一的女娃就必须娇惯着长大,难不成三师叔还想违背老祖爷的话不成。”一道温柔而清雅的声音带着浓浓威胁随即响起,一名一身蓝色劲装的少年悠然的走到了抱着女娃的少年身边,看似自然实则巧妙的挡在了女娃的身侧,用户之意不言而喻。

“……”谁家三岁女娃娃玩毒,你家娃就是这么无忧无虑的!

“对啊,对啊。三师叔,小师妹现在正是调皮的年纪,您也多担待担待。”有一名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话之际走到了女娃的另外一般,满是灿烂笑容的脸上被太阳晒的通红,口中的话听着像是讨好,后面却直接变了味:“我说三师叔,这天气虽然热,您也不能直接穿着浴袍就往外跑啊,这要是让掌门师叔看到了……”

“……”受委屈的好像是老子吧!

“爸,丢人!”木然的声音随后响起,一名皮肤黝黑,面无表情的少年直接走到了女娃的正前方,好无缝隙的挡在了大汉的面前。

“你们、你们、你们几个……”大汉被气的浑身直抖,心里突然有种想要抱头痛哭的想法,这就是他辛辛苦苦,从小到大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臭小子们啊,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三师叔,您这身上跟刷了满身涂料似的,应该是中了五彩无色毒吧,再不去找五师叔解毒,今晚可能会没觉睡了。”蓝衣少年温柔的对大汉笑了笑,如沐春风般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对面的大汉浑身一僵。

大汉的低头看着浴袍下的身体,顿时咬牙切齿的抬起头,对着躲在少年当中的女娃怒喝道:“臭丫头,在往老子的浴缸里下毒、放蛇,老子非打揍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