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皇后鸳鸯成双 盛世皇后全文阅读

《盛世皇后》小说简介

由金牌作家白鹭成双独家原创的小说《盛世皇后》,主要描写了主角花春宇文颉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花春宇文颉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盛世皇后》 第8章 花家的院子 免费试读

“母亲。”

被她吼得一抖,花春还是老老实实地行礼问安:“您怎么在门口?”

万氏笑眯眯地伸手拉过她往府里走:“为娘这不是担心你出什么事么?特地在这里等着。”

看了她两眼,花春觉得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位万女士也在第一集出过场,就冲着她那一身富贵无比的打扮,和翻得风生水起的白眼,便足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更别说后来这位女士还掐着腰站在花丞相的院子门口对着外头的姬妾大骂:

“有本事你们也生个儿子啊!有本事儿子比我儿聪明啊!没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再不满老娘也是正室,有啥气都憋着去吧!”

这一句句的吼得相当气壮山河,令姬妾四散,再不敢多言半句。

看电视剧的时候是被逗得挺乐呵的,但当真进来给她当儿子,花春心里直打鼓。

按照一般的电视剧设定,越张扬的人,死得越快,凡事还是低调点好啊……

“来来,快来看。”万氏扶着他,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看见你没事,为娘也该重新安排这后院修葺之事了。你已经是堂堂丞相,咱们娘俩还缩在那小院子里像什么话?这回老爷也松口了,府里出钱,叫咱们不用省着。”

啥?花春有些傻了。

敢情这花家后院,是给她和万氏修的?

身子有些僵硬,想起刚刚答应皇帝的事情,花春顿在了原地没继续走。

“怎么了?”万氏回头,好奇地看着她:“你不想去看看么?**还疼啊?”

“……不是。”

“那磨蹭什么?”拍了拍她的肩膀,万氏挤眼道:“地盘儿可大了,比府里那几个幺蛾子的院子加起来都大,足够你住到成婚之后搬去丞相府!”

干笑了两声,花春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她:“这院子必须修吗?”

“这是自然。”鼓了鼓眼睛,万氏皱眉看着她:“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问这样的话?不是你说的,好不容易当上丞相,要先孝敬为娘吗?”

花春沉默。

这一截剧情绝对是给隐藏了没播出来,导致她着了那华贵妃的道!怪不得让她别修花家后院,那花流萤跟花丞相和万氏根本就是对头啊,自己不好也不想她们好。

怪不得唐太师和李中堂是那副神情,牺牲她和万氏的利益来成全天下人,她自己都觉得感动。

而且这牺牲,还没跟万氏商量过!

看了看万氏的表情,花春咽了口唾沫,反复斟酌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母亲,儿子有件事想同您商量。”

万氏也是个敏锐的,看她的脸色就知道事关重大,立马严肃起来:“你说。”

“咱们这后院,可能暂时修不了了,今日儿子向皇上请旨赈灾,停修永安殿。华贵妃知道了,便说要花家后院也一并停修,儿子已经答应了。”

瞪大了眼睛,万氏倒吸一口凉气,双手叉腰,十足的要骂街的前兆。

花春立马下意识地捂住耳朵!

结果深吸一口气之后,万氏竟然冷静了下来,皱眉看着她道:“这事儿也不能怪你,花流萤她娘跟咱们过不去,上梁不正下梁歪,她也是个小心眼的。你当丞相不容易,为娘的不能拖了你后腿,要停修就停吧。”

居然……这么通情达理吗?花春有点意外,意外之后就有些感动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哪怕万氏是个看起来有些粗鲁爱闹腾的女人,也会站在她的立场为她着想。

“母亲放心,儿子之后一定会想办法让皇上同意这院子继续修的。”她道:“毕竟花家的院子跟朝廷没什么关系。”

“好。”万氏握着她的手,张口想说什么,又碍着旁边还有家奴,所以只轻轻捏了捏她。

花家世代为官,花老爷重男轻女,也全靠花丞相争气,万氏才有今天的地位。所以对于自家儿子的决定,万氏一向很支持。

毕竟是她的一己私欲,才让自己的女儿变成了儿子,永远无法做一个正常的女儿家。万氏后悔过很多次,但是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花家承担不起欺君之罪,所以也只能委屈她了。

“既然没必要去看,那你就快回去休息吧。”拍拍她的背,万氏道:“再去换点药。”

“好。”

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花春扭身扶着品檀的手,回去那小院子里。

她这走一步踩一个坑的也不是办法,必须好好了解一下花丞相这个人了,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花丞相的全名是什么,就只听人叫她丞相花氏。

想了想,花春对品檀道:“送我去书房吧,还有好多事没处理完。”

“是。”品檀也没多问,毕竟自家主子一直是勤奋得要命的。

书房里的信息有很多,独自一个人留在了里头,花春坐在书桌后头,抱了一叠书信和折子就看。

在现代她也是文职,政法系毕业,混进某机关当了个文秘,对于文字类工作还是很擅长的,政务相关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这些繁体字和朱笔勾勒的痕迹,花春觉得很亲切,仿佛见过很多次一样,读起来也一点障碍都没有。

所以当“花京华”三个字映入眼帘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

“京华?”

她这辈子是不是就不会有个好听点的名字了?现代被人叫“发春”也就算了,穿越到这里来敢情还是根火腿肠?花流萤的名字虽然很玛丽苏,但也比精华好啊!

不过,这名字怎么感觉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花春继续翻这些与人来往的书信。

从信的字里行间就看得出来,花京华放现代也绝对是精英级别的,说话不卑不亢,不逢迎也不过度自谦,和电视剧里的形象一样,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舒服感觉。

但是,给皇帝的折子就大不一样了,桌上还有许多没来得及呈上去的折子,加了朱批的地方都是冷冷的几个字,言简意赅是没错,可看起来这语气就像是在跟皇帝挑衅一样。

不打他打谁啊!花春看了半天,客观的说,皇帝忍了这么久才打她,也真的算脾气好的了。瞧她这写的都是什么——

“实情。”

“确有此事。”

“皇上英明,自能断真假。”

更有甚者,在一个老头拍皇帝马屁的折子后头,花丞相写了一个字:“哦。”

敢情冷暴力在几千年前就流行起来了?人家夸皇帝你可以不回啊,直接送给皇帝就是了,干什么要去找死?

摇摇头,花春拿了毛笔起来就打算给她改。

可是,一不小心,手肘碰到了旁边的折子,连带着最下头的写着“废弃”二字的折子也被一起扫到了地上。

吓了一跳,花春连忙低身去捡。

有一本很早的折子翻开了来,看墨迹就知道应该过了许久了,上头的朱批比如今她手里拿着的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