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皇后全文免费阅读 花春宇文颉盛世皇后免费阅读

《盛世皇后》小说简介

《盛世皇后》是作者白鹭成双所著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盛世皇后》精彩节选: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盛世皇后》 第14章 一把丢房梁上 免费试读

风雨太大,秦公公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但周围的侍卫都莫名紧张了起来,刀出鞘的声音四起。

龙袍被雨水打得半湿,宇文颉不太舒服地抬手。

“皇上?”秦公公喊了一声停,下意识地扫了四周一眼,又看向他:“雨太大了,您还是快些去后殿为好。”

“去不了了。”

低沉的声音在雨声里响起,皇帝从龙辇上站了起来,望向前头漆黑的路:“再坐着往前,朕的脑袋可能就不保了。”

心里一惊,秦公公连忙扭头。

一根泛着银光的丝线横在半空,若不是宫灯照着,当真没人看得见。

“护驾!”

秦公公这一声是多余的,旁边的护卫早就往前冲了。墙上的银丝不是固定的,竟然直接往下卷了过来。

宇文颉皱眉,侧身躲过那东西,推了一把丝毫不会武的秦公公:“去叫人。”

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看见,秦公公虽然觉得腿软,但还是麻利地往后头跑了。

刀剑碰撞之声在雨夜里响起,格外嘈杂,宇文颉很想上去跟人过过招,然而侍卫长霍子冲推了他一把,只来得及给他一个焦急的眼神,便又跟人缠斗起来。

来的人太多,皇帝绝对不能犯险。

意识到这点,宇文颉也没任性,直接往前殿跑。

宫里十步一岗,但不知道为什么,一路跑过去,半个禁卫都没有遇见。

这可真是有意思。

身后竟然很快有脚步声追了上来,暗道一声糟糕,宇文颉麻利地越过回廊,看见漆黑一片无人声的前殿之时,想了想,往侧殿冲过去。

“咕——”

肚子叫了一声,花春可怜巴巴地看着外头。这雨越来越大,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吃饭啊?万氏也该担心了。

起身去门边看了看,方才还灯火通明的前殿现在竟然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花春微怔,皱了皱眉。

她还在这里啊,宫里又不缺这点蜡烛,怎么可能皇帝前脚刚走,宫人后脚就熄灭宫灯?按照规矩来说,怎么也得等紫辰殿前殿的人都走了再说吧?

耸耸肩,她觉得自个儿肯定是宫闱秘史看多了,人家爱什么时候熄灯就什么时候熄灯,没灭她侧殿的灯就不错了。

雨太大,门口都被打湿了。花春打了个寒战,伸手去拉着殿门就想合上。

一只手冷不防地伸了进来,就在她要关上门的一刹那,捂住了她的嘴巴!

啊!

花春是很想这样大叫的,然而来者太过机智,根本不给她叫的机会,卷着她就进了屋子关上门。

侧殿的灯也立刻熄灭了。

什么情况?黑暗里,花春瞪大了眼睛,鼻息间全是雨水的清香味儿,背后好像靠在了来人的胸膛上,只觉得结实得跟石板一样。

“唔——”

“闭嘴。”宇文颉咬牙,小声道。

竟然是皇帝?!花春有点傻了,外头一道闪电劈下来,她就看见了宇文颉的侧脸。

真是帅……不对,现在不是看脸的时候。她皱眉,很好奇地看着他。堂堂皇帝,怎么会这么狼狈地满身雨水跑到她这里来?

外头有众多人影,被闪电的光映在了雕花门扇外头,宇文颉手一紧,立马拉了她起来。

“站稳,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出了一点声音,朕灭你满门!”

花春傻了,这话也太霸道了吧?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没进入状态啊!

不等她有任何反应,宇文颉抱起她的腰就往上一扔,接着在地上借力,自己先飞上房梁,然后伸手拽住要往下掉的花春。

一声尖叫就在嗓子里,被她给活生生咽了下去。这是耍杂技还是怎么的!太惊险了吧?侧殿虽然只能说是个小休息室,但是房梁也有一丈高啊,这人脚下难不成有弹簧?

还有,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竟然将她整个人给扔上来了!

心有余悸地抱紧房梁,被呛了一鼻子的灰。宇文颉皱眉看着外头,下意识地又伸手捂着了她的嘴巴。

黑影很快进了屋子里来,花春屏息凝视,看这几个人一身黑的装扮,心下顿时了然。

遇见刺客了。

这刺客牛逼啊,竟然能把皇帝逼得上了房梁,身边不是一向有很多护卫的吗?

大概四五个人在下头转悠,无声无息地把房间各个角落找了一遍。花春闭了眼没敢再看,生怕看着看着下面的人一个抬头,那她可能真会尖叫出来,然后被满门抄斩。

于是她把脑袋死死地埋在了宇文颉的胸口。

宇文颉也没往下看,头就抵在花春的头顶。宫里有人被收买,短时间内不会有禁卫出现,他这一被发现,必定是一场血战,先不说他会不会死的问题,花京华这种没骨头不会武的人是一定会死的。他一死,他就跟断了只手一样没什么区别。

所以,不能冲动下去跟人打,得等着。

方才他跑得快,后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紫辰殿的哪个地方,所以这些人也就是粗略地看了看侧殿,见没有人,便退了出去。

身子微微放松,宇文颉正想说什么,就感觉鼻息间有股奇怪的奶香。

低头一看,花京华被他抱在了怀里,身子瘦瘦小小的,比远看起来还清瘦。而他的身上竟然不是他想象中的书香,而是……软软甜甜的奶味儿。

打了个寒战,他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

屋子里没动静了,只有外头的雨声,花春睁开眼,抬头,看着宇文颉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可以说话了吗?

点点头,宇文颉轻声道:“少说,小声。”

这个她明白啊,万一给人听见就不好了。但是,她还是很好奇:“宫里怎么会有刺客?”

一般电视剧里的皇宫守卫都很森严啊,就算有刺客,也该有一大批护卫马上赶到吧,怎么会让他窝在这里一声不吭的?

“你装什么傻。”皇帝不悦地看了她一眼:“羲王爷在宫里呢。”

羲王爷?这个没前情提要啊,她怎么知道?花春很无辜。

不过看样子也不能多问,大概也能猜到,皇室里么,明刀暗枪的,都是为了皇位。

“咕——”

肚子又叫了一声,花春有些害羞地揉了揉,正想说个不好意思呢,却又听见同样的声音在身后的人肚子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