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千竹云尘玦小说免费阅读TXT下载 逗比王妃要搞事水千竹云尘玦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逗比王妃要搞事》小说简介

主角叫水千竹云尘玦的小说叫《逗比王妃要搞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喵的咸鱼干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双强双洁,至宠至爱】她是修罗死神,一朝穿越,成了圣灵大陆占卜世家的千金。他是帝国人人畏惧的邪王,控乾坤,掌生死,本以为将孤独一生,却因一个女神棍迷了眼、失了心。初遇时,水千竹:帅哥,本姑娘掐指一算,你命里缺个我。云尘玦:哦?本王也觉得,府邸正缺一个王妃。…

《逗比王妃要搞事》 第5章 算老几 免费试读

感觉到旁边的气压明显低了一个度,连温度也降了几分,水千竹不明所以,这厮又抽什么风。

很快,圣灵山便传来了异动,那原本严丝合缝的天然结界上顿时泛起一阵涟漪,波纹越来越强,只听得一声脆响,结界开了!

场上无人先行,倒是帐篷区外的四面八方,突然涌来很多人,纷纷或单或结伴冲进了结界,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水千竹挑眉,猜想那些应该是佣兵或者散修,那些人自然不会和有势力的人一同进去,不然他们什么也捞不着。

水千竹再次将视线移到场上其他势力身上,却是发现这些人都步调一致,齐刷刷暗中盯着他们这头。

水千竹撇撇嘴,看了眼杨云峰。

杨云峰也很无语,只能解释道:“这些人应该都等着咱们千机阁先行呢,历来只要有我们的人出现,在探寻险地时,他们都会先跟着千机阁走,等到了真正的宝地,才会各凭本事,这已经成了一种默认的做法。”

水千竹也能理解,他们千机阁只要会占卜的,出门在外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毕竟在探寻险地时,占卜可以规避很多危险,也能更快找到真正的天材地宝。

眼看着那些蠢蠢欲动的散修们都一窝蜂挤了进去,水千竹也不想落后太多,于是看了眼云尘玦,随后率先走向了打开的结界入口。

“诸位,”水千竹行至众人前方,转身朗声道:“老规矩,跟着我们千机阁走没问题,但是相应的报酬可不能少哦。”

水千竹一双星眸中噙着笑,但场中愣是没人敢不将她放在眼里,只因她看似笑脸相迎,但每个人都仿佛有种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察觉到这些,在场之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此女究竟是何人?气势居然这么足!

云尘玦始终看着水千竹,那双波澜不惊的眼里看不出他的想法,但跟在他身边的齐老却是惊了一惊。

平时的云尘玦段不会如此盯着一个人看,更遑论还是个女子。

只是这短短几个时辰的接触,竟能让自家的主子作出这般改变,齐老心里对这个千机阁小少主有了新的认识。

水千竹满意地看着众人的反应,朝杨云峰扬了扬眉,接着便道:“既然如此,那就挨家挨户开始吧,把你们的诚意都拿给我杨叔叔,我请点过没问题,咱们就出发。”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想到这姑娘会来这么一出,于是就有人站出来,但也不是质问,说道:“以往都是探寻过险地以后,我们才给出酬劳的,怎么现在就要?”

水千竹看了眼此人,随后嗤笑了一声:“以前是以前,规矩嘛自然是能改的,我现在就想要这酬劳,怎么,不行?”

不等众人反驳,水千竹又接着道:“再者说,既是险地,那自然有伤亡,谁知道你们这之中会不会有人死了以后不认账的,那我们千机阁岂不是亏大发了?”

这话说得相当不中听,但水千竹是谁,她才懒得理会这些人什么想法,想要得到他们千机阁的好处,就得按他们的规矩来。

以前闭关时,她时常能听到老祖的唠叨,说什么世道人心,该给的不给,水千竹自动脑补成了这些外人赖账了!

杨云峰对这些再清楚不过,他作为千机阁外总管,担负的可是整个千机阁对外的交涉,某些势大强势之人的嘴脸,他也不是没见过,于是很快走到了人群中,意思很明显,给钱!

众人心系圣灵山,只得快速商量着将报酬拿了出来,水千竹一一点过,看都是些丹药灵器,便也就满意了几分。

收好东西,水千竹示意众人跟上,这才迈开步子朝圣灵山中走去。

云尘玦走在她身旁,想起刚刚女子的霸道,心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他侧头问道:“你就不怕这些人记恨上你?”

毕竟大家都出自大势力,谁也不会承认比谁矮一分,水千竹这样作为,保不准会被有心之人记恨上。

水千竹眼里划过一抹嘲讽,嗤笑道:“记恨我的人多了,他们又算老几?”

看着眼前不到自己肩膀的小女子说出这般轻狂豪言,一时间,云尘玦竟觉得现在的水千竹才是她该有的模样,不知为何,他觉得拥有那样一双星眸的人,就该有这样的霸气狂放。

水千竹扬着一抹笑,揶揄道:“话说,他们都有所表示了,你这个盟友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来?”

云尘玦只当没听到水千竹语气里的调侃,想了想便从腰间取下了一枚玉佩,在水千竹惊讶的目光中,出手轻轻一抹,将玉佩分成了两片,并将其中一半玉佩递给了水千竹。

“这枚玉佩是我从小便贴身佩戴的,送你。”

云尘玦现在才发现自己并不善言辞,原意是想让水千竹好好收着玉佩,到他嘴里,竟是像极了施舍一般。

水千竹脸上明显爬上一抹嫌弃之色:“你的贴身之物?送我干嘛?我又不是变态。”

她伸手接过玉佩瞧了瞧,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于是又伸手递了回去:

“还你,换点别的,这玉佩能干嘛?”

云尘玦一噎,冷着脸紧抿唇瓣,最后索性快步自顾自往前走去,看这背影,像是生气了?

水千竹自认没把他怎么着吧,她无语地回头看了眼齐老。

齐老早在云尘玦拿出玉佩那一刻就震惊了,这小少主居然还嫌弃,她知不知道这玉佩对他们主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小少主,我们主子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再收回的道理,你还是拿着吧。”

水千竹闻言星眸一瞪。

她分明是嫌弃这玉佩没什么用,想要换个有用的东西,怎么齐老的意思听着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她想要的是丹药之类的有用之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