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笙楚琰小说 快穿之唐笙崛起唐笙楚琰全文在线阅读

《快穿之唐笙崛起》小说简介

《快穿之唐笙崛起》是兮兮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快穿之唐笙崛起》精彩节选:皇宫。老皇帝板着脸训斥她,大意是白灵是重臣之女,你怎么能挑拨楚琰伤了她,这简直伤了朝臣的心,身为一个皇室公主这样,简直是岂有此理。唐笙表面听训,实则神思飘散,满脑子想的全是楚琰。…

《快穿之唐笙崛起》 第5章 真是** 免费试读

想到自家丞相大人的性格和手段,老管家生生打了个寒颤。

可是这是皇帝的旨意,他也不过是个小小的管家,如何敢抗旨?

楚琰不作声,眸色暗沉,唇角扬起的弧度邪佞冷清。

好一会,他径自回了书房。

老皇帝知道很多人都怕楚琰,怕唐笙不听他的话,直接下药弄晕唐烟,默默送入了丞相府。

顿时,松了口气。

只要楚琰不是要他和太子的命,其他人的都无所谓。

小二看着小脸烧的通红,迷迷糊糊的唐烟,着急的不行,额头上一根黑色的呆毛都竖起来了。

糟了!

宿主这具弱唧唧的身体果然要命!

可偏偏宿主被老皇帝那个坏人给下药弄晕了,现在都没醒。

而它一个初级系统,哪怕是从识海空间出去,别人也是看不见它的,所以没办法叫来人。

怎么办怎么办?

“笙笙,宿主,你醒醒……”

“水……水……”唐笙迷迷糊糊的道。

小二从识海空间出来,围着茶桌,小短腿蹦哒了很久,才吭哧着气喘吁吁地爬上茶桌。

但是,却无法触碰到茶杯。

举起小爪爪,想捧着茶杯,只触碰到一片虚无。

小二好绝望,别人家的宿主是死在攻略的路上,而它家宿主,不会是死于生病吧?

因着楚琰没发话,老管家也不敢多管,甚至都没派人来看一下。

唐烟就这么被遗忘了到晚上。

楚琰沉着脸,进到唐笙房间,见到的却是病秧秧的唐笙。

小二激动的小短腿一蹦三尺高。

一向灵动的眸子紧闭着,小脸烧的通红,唇瓣干燥发白,冷汗不停滴答滴答地从脸颊滑落,打湿了耳旁的长发,狼狈极了。

“水,水……”

楚琰眉峰紧锁,见这情况,莫名地心生怒意。

老管家双腿打哆嗦,在楚琰阴冷的目光下,识相地连滚带爬地去找大夫了。

怎么丞相大人不像是排斥九公主的样子?

楚琰抿唇,看了眼瑟瑟发抖,准备给唐笙倒水的年轻男侍从。

“本相来!下去!”

他倒了一杯水,准备把唐笙扶起来喝水。

“嗯……”唐笙难受地皱起眉,不安地摇晃着脑袋,似乎做了噩梦,小脸苍白。

楚琰抿唇,伸出手,准备把她扶起来。

谁知,正处于噩梦中的唐笙慌乱不已,爪子四处晃悠。

于是——

俯下身的楚琰的胸口衣领被扯开了一边,隐隐现出结实的肌肉,在夜色下,似乎散发着潋滟光芒,惑人至极。

偏偏某人爪子还搭在了他胸口,轻轻触摸了一下。

楚琰:“……”

脸色铁青,他耳根绯红,看着不安的唐笙,咬紧牙关,杀气涌现,拉回了衣袍,克制着没下手弄死她。

笨手笨脚地扶起她,把茶杯放在唐笙唇边,一碰到清凉的水,唐笙下意识地咽了下去。

因为喝的太急,她的唇不小心擦到楚琰白皙的指尖,然后呛的直咳。

“咳咳……”

水从唐笙嘴里喷了出来,点点滴滴,落在了楚琰月白色的官服上,染上了明显的水渍。

完事后,唐笙把楚琰的衣袖当手帕,蹭呀蹭,擦去她唇边的水渍,那叫一个顺其自然。

楚琰端着杯子,僵在了原地,不知道是懵了,还是在想什么。

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下意识仍旧在蹭的唐笙,额角青筋浮动。

手放在唐笙纤细的勃颈上,在手掌收紧的那一刻,又松开。

他暂且放她一马!

这时候她死了,会给他带来麻烦!

他这么和自己说。

“反派好感度+3,总值11。”小二道,可是,昏迷的唐笙是不知道的。

老管家和大夫站在门外,看见这一幕,也不知道要不要进去好。

感觉他们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会不会被灭口?

楚琰察觉了门外的老管家,“进来!”

老管家打了哆嗦,明明丞相大人和往日并无区别,他怎么从丞相大人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对呢?

“如何?”楚琰的眸光放在给唐烟把脉的老大夫身上。

老大夫一个哆嗦,“这位姑娘忧思过重,冷热交替……”

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特别官方的那种。

“只要按时服药,应无大碍。”老大夫说完就想跑。

如果可以,他压根不想来丞相府,可是又不得不来。

等楚琰示意可以退下时,老管家和老大夫的速度简直了。

老大夫跑了几步又停下,纠结了好一会,才快速地补了句,“丞相大人,这位姑娘被人下了**,一时半会是醒不来的。”

下了**?

谁下的?

楚琰怀疑地看着唐烟,躺在床上的唐烟一无所觉,似乎做了噩梦,她慌乱地在半空中挥动双手,十分不安。

唇间似乎溢出了两个字,“阿……琰。”

楚琰蹙眉,阿炎?

这是叫谁?

不悦地把某人的爪子拍开,结果顺势,他的手被唐笙软绵绵的小肉爪握住了,并且,像抱枕头似的放在胸口,还顺势用脸蹭了蹭。

一脸满足的样子,乖巧的像个猫儿。

楚琰要抽回手的动作顿住,邪佞的眸光默默地看着她。

……

夜色渐深。

唐笙醒了。

睁眼就是味道诡异的中药,苦的眼角都沁了泪花,“不,不要……难吃……”

她满脸写满了拒绝。

意识到逼她吃药的人是楚琰时,懵了一瞬,意识到不对,这不是她的宫殿。

“丞相大人,这是……哪?”

“本相的丞相府。”楚琰很冷淡,似乎在确认唐笙是不是真的不知情。

小二可能是嫌唐烟**不够,蠢萌的它绘声绘色地直播了老皇帝如何迷晕她,给她赐婚,送她进丞相府,以及她昏迷时对楚琰做的事。

唐笙:“……”

这真是……**啊!

她居然在某变态手上还活着,真是谢天谢地!

她抬眸,看向做工精致奢华的宫庭出产的青花瓷碗。

莹白的碗中有煲好的中药,颜色有点黑,远远的,都散发着诡异的味道,比黑暗料理都可怕,唐烟打从内心拒绝。

不喝!

她不喜欢中药!

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了!

“参见嘉宁公主!”门外响起管家的声音。

一抹火红的身影径直踏进了门,一双杏眸染上了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