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言战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小说简介

作者宝倌最新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苏念念言战为书中的男女主角,深受广大书友们一致认可,欢迎阅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生前苏念念是二百斤的黑肥丑,被渣男渣女渣爹哄骗,死得凄凄惨惨。重生后,逆袭变美,披着小马甲战无不胜,将渣男渣女渣爹统统踩在脚下。渣女:我是越公子徒弟,我的厨艺超赞。苏念念:不好意思,我是越公子,你不是我徒弟。贱女:我设计的包包,在全球最顶尖奢侈品店Euy售卖过。苏念念:不好意思,我是Euy老板,你的包不配。渣爹:我的古董收藏呱呱叫,人人都夸我眼光好。苏念念:抱歉,你手里都是假货,我造的!战爷巡视产业归来,下人匆匆忙忙跑过来: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啦…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第3章 七宝项链 免费试读

游戏桌前,苏念念指节轻扣着桌面,似乎在思考如何赢得决胜局。

“别浪费时间了,快开始最后一局吧。”18号男咧嘴一笑,满脸得意根本隐藏不住。

站在旁边的展才俊也不知不觉扬起了头。

“等等……”忽然间另外一个带着面具的审判长走了过来,冷冽的扫过众人,最终落在苏念念身上上下审视。

“你谁啊?”18号男恼怒的开口。

新来的审判长看向18号男,全身散发着寒冽的气息,声音忽然变得低沉:“换班,有意见?”

18号男被寒冷的气息震慑住了。

与此同时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安忽地出现在原来的审判长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没人听清说得什么,只见那审判长带着职业微笑的换了班。

只是稍留心就能发现那审判长双腿不停的打颤……

18号男看着自己花大价钱买通的审判长被换走,忽然怀疑起是不是他被发现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这是战爷的游轮,真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可能全须全尾的坐着,估计就是正常换班吧。

苏念念此时也偷偷看了一眼这位新的审判长,上一世这个男人可没有出现过,他身上有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不属于任何一种香氛,很独特。

……

游戏再次开始,换了新的审判长,18号男丧失了必胜的条件,坐得格外挺直,手心都在冒汗。

苏念念倒是乐在其中,省的花心思对付他们的把戏。

这个新来的审判长也算是无形中帮了她。

这一局,各凭真本事吧……

不过,这位审判长仿佛兴致缺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牌子上的游戏,只不过随意从口袋里掏出两颗水果糖扔在桌上:“两颗糖,甜得赢,酸得输。”

别说18号男和展才俊变了脸色,就连苏念念也觉得,这也太敷衍了吧……

可惜审判长连眼皮都没抬,满脸写着,爱玩玩,不玩滚!

战爷的船,谁敢炸毛?

展才俊气得别过脸去,18号男一脸纠结的选糖。

这两颗水果糖,是同样的包装,同样的大小,同样的颜色,根本看不出任何差别,这要怎么选?

18号男看看这个又摸摸那个。

苏念念看着这两颗糖也微微皱了皱眉,确实豪不差别,难道真的全凭运气?

不对,苏念念猛地想起什么,抬头看了眼那位表情欠奉的审判长。

呵!看来,不是个公平公正的审判长呢……

只是,他到底帮谁呢?

“快点……”那位审判长似乎等得不耐烦。

18号男被虎了一跳,连忙抓起一颗糖:“我选这个,我选这个……”

等他选完,苏念念慢悠悠拿起另外一颗糖放在嘴里。

18号男也不甘落后,连忙将糖塞了进去,只不过刹那之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一把瘫坐在椅子上。

苏念念含着糖,脸上挂了一抹笑容,淡淡地说:“很甜……”

展才俊不甘地瞪着18号男,希望他站起来反驳。

可惜18号男只是瘫在椅子上喃喃:“酸的,我的是酸的,输了,我输了……”

看着那位审判长收走他的盲盒钥匙,18号男不甘地扑了上去。

“想赖?”审判长再次开口。

18号男一个激灵,他差点忘了这是战爷的地盘。

而且转念一想——他虽然输了,可也只不过是没赢走苏念念的老宅。只他箱子里是展才俊随手扔进去的东西,根本不值当什么。输了也没什么,想到这18号男这才打起精神。

……

接下来就是开箱环节,几人跟在审判长身后走向舞台。

路过一个垃圾桶时,苏念念慢了两步,将嘴里的水果糖吐了,还不尤吐了吐舌头。

这颗糖酸死了!是的!两颗糖都是酸的——这两颗糖一模一样,就是太过于一样了,吃过水果糖都知道不同口味的糖起码颜色是不一样的,既然一模一样又怎么会是两种口味呢?

可惜,18号男子自己吃了酸的,就以为她是甜的,连半点怀疑都没有,脑子啊,真是个好东西。

苏念念嘴角微微翘了翘,偷偷瞄一眼走在前面的审判长,他身上那股独有的香味总往她鼻子里钻。

这个上一世没出现过的男人,为什么要帮她呢?

……

终于到了开箱环节,主持人将18号男请了上去,照例让他说说箱子里是什么。

18号男这会恢复了常态,只一派谦和的说:“友人相赠,借花献佛!”

开箱的刹那,待众人看清箱子是什么,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

“啊!佛家七宝项链,瞧瞧那七宝的成色,可是高级货啊,我看起码值五千万!”

“确实好成色!值这个数,虽说盲盒里都是好东西,不过我记得最贵也就开出过一个帝王绿翡翠镯子,也就一千多万吧。大手笔,真是大手笔!”

“了不得,咦……不对,那个七宝项链的吊坠,是不是一截指骨?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这话传了出来,人群变得一阵骚动。

18号男也一脸纳闷,他记得展才俊放进去的只是个十几万的名表,怎么变成了这东西?

他还只是疑惑,展才俊这会已经差点瘫坐在底下了……

“我想起来了,那是展家过世老太爷的指骨项链!”船上都津城豪门,不多时就有人认出来了。

“对对对,我也认得!展家老太爷当年打过仗,折了一根手指,后来就把指骨做成了项链吊坠整日带在身上!我记得前一阵,展总把他传给了展少爷,当时还办了宴会来着。”

“对,我也想起来了!哎呦,这么说这不光是展老太爷的遗物,这是遗骨啊!把老爷子遗骨拿出来玩,这也太不孝了!”

开盲盒,大家图的乐呵,可把自己老太爷的遗骨摆出来就太不受待见了,津城豪门老派居多,还是挺讲究孝道。

这船上见过展才俊的可不少,不多时就有人围在他指指点点。

“不孝子,老子的遗骨都不放过,什么东西啊?”

“就是,真替展家丢人,败家玩意,展家在他手里迟早要完。”

“生他还不如生块叉烧,展总没福啊……”

展才俊就想不通了,那项链他整日带在身上怎么会跑到箱子里,他只能喃喃地喊着:“不是我,不是我放的,我没有……”

能来这的都是人精,18号男在台上说,友人相赠。这么贵重的东西总归不是偷来的,瞬时骂声更胜。

苏念念站在一旁冷笑,展才俊能动手脚,难道她就没这个本事了吗?

她费力赢18号男,要的就是展才俊付出代价。

上一世,她输了外公老宅,多少人骂她不孝。

今天她也要让展才俊尝尝人人喊打的滋味。

展才俊面对一阵阵骂声,再也呆不住了,跌跌撞撞跑没影了。

等船靠岸,整个津城就知道展家出了个不孝子!

……

热闹看够了,苏念念心满意足的走出大厅。

忽地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苏念念揉着脑袋抬头,是那个带面具的审判长。

“这就走了?审判长低笑出声,那股独特的味道再次钻进苏念念的鼻尖。

“走啦,审判长。”苏念念换上大大笑容,从包里套出厚厚一叠美金,塞进他的西装上衣的口袋:“小费,多谢你啦……”

男人夹着那叠美金,面具下的表现变得有些古怪。

苏念念走出几步,忽地又折了回来,轻声的说着:“审判长,你真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