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半夏霍嘉树是什么书 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全文阅读

《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小说简介

金牌网文写手叶椒椒的又一部作品横空出世,作者笔下塑造的主人公是沈半夏霍嘉树,这部《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堪称作者作品的经典之作。主要讲述的是:沈半夏,你真以为你的孩子是被人偷走的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孩子早就死了,而且还是被路游亲手摔死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路游他根本就不爱你啊!就连你能生下孩子,完全是因为他要用你女儿来救我儿子!…

《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 第1章 死在他的怀里 免费试读

“沈半夏,你真以为你的孩子是被人偷走的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孩子早就死了,而且还是被路游亲手摔死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路游他根本就不爱你啊!就连你能生下孩子,完全是因为他要用你女儿来救我儿子!”

“我儿子得了肾衰竭,药物已经无法控制了,必须做移植,但是肾源难找,为了让我儿子活下来,所以才有了你女儿的出现,可惜你女儿的肾跟我儿子的不匹配。邱霞那个重男轻女的死老太婆,知道我儿子救不活,自然你女儿也休想活在这个世界上!毕竟在她心里,我儿子才是她唯一的孙子!”

“沈半夏,你从小仗着自己是村长女儿的身份,为所欲为,我早就恨透你了,我就是要告诉你,就算你出生比我好又怎么样?我林雨彤照样玩死你!”

“……”

女人冷血无情的话在耳畔响起,沈半夏枯瘦的手捂着心脏,那里仿佛被千万只蚂蚁撕咬,让她痛不欲生。

床边的女人一把揪住她乱蓬蓬的头发,目光阴冷至极,宛若一把匕首刺进她的心窝,无情地凌迟着她,“你以为路游还会来看你这个将死之人?做梦去吧!”

沈半夏头皮发麻,身子骨虚弱到连反抗的劲都没有,憋着一股怨气,深凹进去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林雨彤,“你……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你也会比我先死!就让我送你一程吧……”

林雨彤冷笑着从旁边拿了一个枕头,慢慢地靠近她的头,“我这就送你去见你女儿,告诉她,是她自己命苦投错了胎!怨不得我们!”

“唔……嗯……”

沈半夏双手抓着枕头想把她推开,腿脚也不断地挣扎着,她的反抗愈发激起了林雨彤的杀意,她用力地摁住枕头,企图把她给闷死。

“去死吧你……”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猛然被人踢开,身穿军装长相十分俊朗中年男人手持枪支抵在了林雨彤的后脑勺。

冰冷刺骨的声音仿佛从千年寒窖里传来,冷到令人发颤,“放开她!”

林雨彤感觉到有个硬邦邦又冰凉的东西抵在自己的后脑勺上,她猛然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浑身一震,手上的枕头俨然一松,沈半夏趁机推开她,趴在床边剧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霍嘉树看到林雨彤松手了,一脚把她给踢开,厉声呵斥:“滚!”

倒在地上的林雨彤吃痛地捂着自己的小腿,瞧见眼前的男人竟然是他时……吓得魂都没了。

“霍上将……我……我滚……我这就滚……”

林雨彤落荒而逃,霍嘉树收回手枪,疾步走到床边,拍了拍沈半夏的后背:“没事了,她走了……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到你了。”

沈半夏虚弱地抬起眼眸,看到身旁的男人时,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惨笑:“你……你怎么会来?”

她被送来这精神病院这么久,整日被林雨彤派来的人各种折磨,她的身体早已承受不住了,所以她偷偷地给路游发信息,临死之前,她想求他在自己死后,帮自己再去找找她那失踪了二十年的女儿……

路游倒是没来,却把林雨彤给引来了,还告诉了她那么残忍的事实……

路游……林雨彤……她就是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霍嘉树还会来看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

他戎马一生,权势滔天,到最后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他何止是来迟了一点点?

二十二年前,他就来迟了,二十二年后,他仍旧来迟了。

从青丝到白发,他们错过了整整二十二年,遗憾的是一生。

霍嘉树伸手把她抱进的怀里,动作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仿佛抱过她千次万次,可这却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也即将是最后一次拥抱她。

这么多年,他幻想过无数次和她相拥的场景,却偏偏没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

沈半夏感觉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干枯的手揪住他的衣袖,声音颤抖又哽咽地问他:“你……你不恨我吗?”

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霍嘉树……

为什么他还肯来看她?

霍嘉树紧紧地抱住她,深邃的眸中泛着泪花,说恨……

他怎么会恨她?爱她都还来不及……

“我不恨你……”

我爱你……

沈半夏仿佛听到了这辈子最动听的声音,她安心地说:“那……那就好……”

她无力地闭上了双眼,霍嘉树,对不起……这辈子我欠你的,若有下辈子,我一定补偿你……不惜一切地补偿你……

在她的手松开他衣袖的那一刻,霍嘉树一颗鲜活的心,蓦地坠入了深渊……

“夏夏”

撕裂般地声音回荡在凄凉的房间里,伴随着沈半夏最后一丝微弱的气息,渐渐消失在这个冷血又残忍的养老院中……

沈半夏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什么抽走了,眼前霍嘉树那张俊逸无比的面孔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往事一幕幕从她的眼前晃过,那一张张虚伪无情的面孔被狠狠地钉在了她的心墙之上,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些都是伤害过她的人……

就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她猛然间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了一面熟悉的围墙之上。

这这这……

这不是她高中学校的围墙吗?

痛,好痛。

浑身都疼,尤其是脑袋,她双手捂着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强行进入了她的大脑里,给她输送着什么讯息。

【主人,恭喜你重生回到1980年!】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她被这声音的内容给惊吓住了,直接忽略了这个声音的来源……

1980年……现在是1980年……当时的她才十八岁!

她伸出自己两只手,原本枯干的手背此刻好似新生儿的手一般又嫩又白。

她这是重生了吗!?

这种只会发生在电视剧和小说里的情节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激动地握紧双拳,既然老天爷给了她这个机会,那么她就一定不能像上辈子那样窝囊,该报仇的报仇,该报恩的报恩!

就在她高兴之余,倏然远处刮来一阵大风,吹得她背后一阵发凉,一下子没坐稳,整个人猛地就往围墙之外摔去

“啊啊啊……”

沈半夏紧闭双眼,原以为自己会摔个狗吃屎,可是居然一点也不疼?

她庆幸地准备睁开眼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头顶就传来一道清冽如寒冰般的嗓音。

“小丫头,敢逃学?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