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朽苏秋雨免费 泣血战王陈朽苏秋雨全文在线阅读

《泣血战王》小说简介

《泣血战王》由玖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朽苏秋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本是苏家卑贱的佣人,因与三小姐相爱,私定终身而被赶出苏家,七年后他王者归来,要让欺辱过他的人,付出百倍代价,要护佑妻女一生安宁,人挡杀人,战尽一切!…

《泣血战王》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陈朽的话如重锤一般,落在苏凌雪心口,让她脸色铁青。

“不!我不可能输!这只是意外,我有这么多优势,我怎么可能会输!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合同本该是我的!”

苏凌雪尖声说道,一脸不服。

陈朽嗤笑一声道:“这只能证明,你才是个废物!”

“你有苏家主母的偏袒,有更高的报价,有男朋友的帮助,还有钱去打点,结果不仅没拿下合同,反而被羞辱一顿,赶了出来。”

“要不是秋雨帮你求情,你现在正脱了衣服,在我们面前耻辱的跳钢管舞呢。”

“你说,你不是废物是什么?就你还做业务部长?你连秋雨的一个指甲盖都比不上,废物!”

“你闭嘴!啊啊啊!”

陈朽的话如尖刀一般,一刀一刀的扎在苏凌雪的胸口,苏凌雪大口的呼吸着,脸上全是羞辱与憋屈。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她只是重复的大吼道,根本就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秋雨,我们走吧,别理这个傻女人。”

陈朽淡淡一笑,懒得理会苏凌雪,他拉着苏秋雨的手,在苏凌雪杀人般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半个小时后,苏家庄园中。

“奶奶,事情就是这样的,都是因为陈朽那个该死的佣人,不然我肯定拿下合同了!”

苏凌雪带着哭腔,添油加醋的将陈朽怠慢马爷,导致马爷生气,结果却牵连到她的事说了一遍。

她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不甘心放弃业务部长的职位。

苏家第三代之中,大公子苏景龙是一个只知道享乐玩女人的纨绔,对家族产业完全没有兴趣。

三小姐苏秋雨,为佣人生了孩子,丢尽苏家的脸,被赶出苏家,就差断绝关系了。

所以,身为二小姐的她是最有可能继承苏家产业的人。

但现在,她却在占尽优势的赌约中,输给了苏秋雨,要被取代业务部长的职位,这让她怎么能甘心!

“奶奶!苏秋雨她失身家族佣人,丢尽了苏家的脸,绝对不能让她进入苏氏高层啊!”

“好了,事情我知道了,你先看看这个再说吧!”苏锦秀淡淡道,用电脑将一则蓉城新闻打开,让苏凌雪看。

“杨氏药业易主,改名为——秋雨——秋雨药业?!”

苏凌雪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马爷将杨氏药业,改名为秋雨药业了?”

“难道马爷,看上苏秋雨那贱女人了?”

苏锦秀冷冷一笑道:“或许只是巧合而已,但也有可能,他确实是看上秋雨了。”

苏凌雪发呆,呢喃道:“难怪!难怪我觉得马爷看苏秋雨的眼神不对,难怪苏秋雨为我求情,马爷会给她面子,也难怪马爷会选择苏秋雨更低的报价,原来……这才是真正原因!”

苏凌雪脸露不忿,十分不爽。

“马腾龙势力极大,背景深厚,若是苏家能与他合作,必将能更进一步,成为跨区域的大势力!”

“他真看上了秋雨,倒也不是坏事。”

“只要我们如他的意,将秋雨推到他怀中,让秋雨去给他做情人,想来他一定会感激我们的。”

苏锦秀冷冷说道,嘴角勾起一个幅度。

“所以,我会让苏秋雨成为业务部长,就当卖马腾龙一个面子。”

苏凌雪闻言,顿时急道:“奶奶,那我呢?我怎么办?”

“你先休息几天吧,专心准备与启凡订婚的事,等你们订婚之后,我会让你出任副总裁,你也是时候担些重任了。”

“苏氏的未来是你,不是秋雨,哪怕她成为马腾龙的情人也不行,因为马腾龙,可不是一个良配!”

苏锦秀说完,嘴角露出怜悯。

苏凌雪却大喜,赶紧道:“谢谢奶奶,我就知道奶奶最疼我了!那我就专心准备订婚宴的事了,这次我跟启凡的订婚宴,必将轰动蓉城,让我苏家的声势更上一层楼!”

“另外,陈朽那个卑贱佣人也得解决了,有他在,苏秋雨那个小**,恐怕不会甘心去做马腾龙的情人。”

“嗯,你说得对,碍事的人,确实该除掉!”苏锦秀眼中寒光一闪。

……

“马腾龙,真龙大厦是谁的产业?”陈朽问道。

苏凌雪与张启凡的订婚宴,就定在蓉城地标建筑,真龙大厦的顶楼帝王厅。

而那天,正好是苏秋雨的生日。

苏凌雪处处与苏秋雨做对,这让陈朽很生气,碍于苏秋雨,他又不能直接杀了苏凌雪,所以准备再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

他要,毁了苏凌雪的订婚宴!

苏凌雪扬言,她的订婚宴会汇聚蓉城所有上流人士,群星荟萃,是陈朽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风光。

她邀请苏秋雨,也是想在她面前炫耀一番。

苏凌雪想要成为那天最闪耀的女人,陈朽却偏偏不能让她如意,反而要让她羞愧的钻进地缝!

“朽爷,真龙大厦,是赵正龙的产业。”

马腾龙恭敬回道。

“你跟他关系如何,能不能说得上话?我想订十月十日的真龙大厦顶层帝王厅,为秋雨庆祝生日。”

马腾龙迟疑道:“朽爷,十月十日是苏家与张家联姻订婚的日子吧?他们就订在真龙大厦顶层的帝王厅,这事都已经上新闻了,整个蓉城的上流人士,都已经收到了苏家与张家的邀请函……”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想把帝王厅抢过来。”

陈朽平静道。

“朽爷,这事恐怕有些难度……如果是其他人,多少都要卖我面子,但唯独这个赵正龙,他与我不合。”

“蓉城有黑白双龙,五大家族,黑龙指的就是我,而那白龙,指的就是赵正龙。”

“赵正龙的真龙武馆,徒子徒孙数以千计,在整个江州的影响力极大,还几乎垄断了蓉城的高端酒店业务。”

“最重要的是,赵正龙与张家的关系极好,他不知道您的身份,恐怕不会答应。”

马腾龙说完,陈朽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看出了马腾龙的为难之色,也不再为难他。

“呵,不答应?那正好,我去会会他。”

“朽爷,其实只要你愿意暴露身份,那赵正龙也只能乖乖跪在你面前……”

“不必了,一点小事就要暴露身份,真当我是废物了?更何况,我不喜欢以身份压人,我喜欢——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