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念言战为主角的小说 苏念念言战主角的小说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小说简介

小说作者宝倌为大家带来的《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是一本很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讲述了苏念念言战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重生前苏念念是二百斤的黑肥丑,被渣男渣女渣爹哄骗,死得凄凄惨惨。重生后,逆袭变美,披着小马甲战无不胜,将渣男渣女渣爹统统踩在脚下。渣女:我是越公子徒弟,我的厨艺超赞。苏念念:不好意思,我是越公子,你不是我徒弟。贱女:我设计的包包,在全球最顶尖奢侈品店Euy售卖过。苏念念:不好意思,我是Euy老板,你的包不配。渣爹:我的古董收藏呱呱叫,人人都夸我眼光好。苏念念:抱歉,你手里都是假货,我造的!战爷巡视产业归来,下人匆匆忙忙跑过来: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啦…

《战爷,夫人马甲藏不住》 第10章 添两口人 免费试读

越家族老这么轻易的松口,柳海萍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出头了,她的儿子女儿都有身份了,等越白咽了气她就是堂堂正正的苏夫人。

柳心心这会也得意极了,热络的牵起苏念念的手:“姐姐,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姐妹了。”接着又凑到几位族老跟前:“几位爷爷,以后我会跟姐姐一起孝顺您们。”说完,挑衅似的看了苏念念一眼。

苏念念冷冷的缩回手,暂且先让他们得意一会。

苏弘毅看着她不热络,眉头皱了皱,碍于越家族老还是挂着笑说:“念念,以后心心就是你妹妹,你当姐姐的要好好和妹妹相处。”说完,也一脸谦对着越家族老说:“回头我选日子办认亲宴,好好热闹热闹,几位叔伯一定赏光。”

“虽说是记在越白名下,可实则是你们苏家添了两张嘴,我们就不来凑热闹了。”越老二摆摆手。

“两张嘴?”苏弘毅一愣:“怎么两张嘴,还有一个是谁?”

“顾书明!”苏念念一字一句说。

“什么?”苏弘毅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苏念念,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不只柳心心要记在我妈名下,顾书明也会记在我妈名下,爸,你不只多了个女儿,还多了个儿子。”苏念念盯着苏弘毅。

“我不同意!”苏弘毅咬牙切齿说道。

“顾小子是越老带回来,越白打小带大的,苏弘毅,你凭什么不同意?”越老四脾气最火爆,当下脖子一梗。

“四叔,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个顾书明是个来历不明的野种,这种人怎么配记在越白名下呢?万一以后不知道从哪冒出个亲生爹娘跑来苏家打秋风,那不是添乱吗?还坏了越白的名声。”苏弘毅不能对越家族老发号施令,只能赔笑解释。

苏念念听完一声冷笑,论双标就数苏弘毅第一名,当即就说:“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顾书明是个孤儿,可柳心心也没有爸爸呀,也说不准哪天也冒出个爹,跑我们苏家打秋风。那不是同样坏了我妈的名声?”

“那怎么能一样?心心是我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他顾书明算个什么东西?”苏弘毅几乎吼了出来,柳心心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爸,柳心心是你看着长大的,可顾书明是我妈带大的,怎么?你看着长大的人就能记在我妈名下?我妈自己带大的孩子反而没有资格记在他名下?”苏念念的笑容更加蔑视了。

“苏念念,你……”苏弘毅气得咬牙切齿。

柳海萍原本站在旁边没出声,可听到越家族老要把顾书明也记在越白名下当下也急得不行,顾书明可不是什么善茬,一心只向着越白和苏念念,怎么可能让她们凭添了助力。立马凑到苏弘毅身边:“老苏,你别着急,慢慢说,这儿子和女儿终究不一样……”

苏弘毅听了这话,这才清醒过来,立马说道:“海萍说得对,这收养子不像收养女,这女儿嘛,以后无非是给份嫁妆嫁出去,可这儿子……几位叔伯,这个家支撑到现在不容易……”

苏弘毅说到这,声情并茂讲了几个争家产的故事,给顾书明扣上了个‘心机深沉、攀龙附凤、图谋不轨’的标签。

“是啊,几位族老,我家心心性子单纯,是真心把苏家当成自己家,只想以后好好孝顺老苏,孝顺苏夫人,可别人就不一定了。钱倒是小事,苏夫人身子不好,情感上受到**,哪能受得住?”柳海萍在一旁赔笑描补。

“苏弘毅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收柳心心当养女,是贴心小棉袄;我们顾小子是冲着家产来的?”越老四脾气火爆,性子直当下就说了:“呸,苏弘毅,你是不是忘了苏家的一切都是我们越家给的?顾小子图家产那也是我们越家的东西,我们乐意!再说了顾小子年纪轻轻,已经是中康医院副院长,哪个达官显贵看见他不得恭恭敬敬,人家给你当养子,是给苏家脸上贴金。还真当自己是个玩意了?不识好赖……”

越老四说到这又指了指柳心心:“就这玩意?我听说大学里连奖学金都没拿过,说好听点叫单纯,说难听就是蠢货,一无是处!这玩意你养着图个乐子,我们也不说什么,还拿她跟顾小子比,她也配?”

听完越老四这番话,苏念念默默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这嘴是真毒啊!

苏弘毅这么排斥顾书明,可不光是因为他是越白养大,向着苏念念,而是因为他忌惮顾书明。

顾书明是中康医院副院长,如今不过二十五岁,中康医院虽然是一家私人中医院,但是因为研制了几款主治心脑血管疾病的特效中成药,这些药售价虽然不贵,但是其中主要几味中药产量极少,因此只供给自家的中康医院。求药者可谓趋之若鹜。

中康医院的院长叫少康,从未在人前露过面,没人知道是男是女,更不知道多大年纪——因此副院长顾书明就成了人人巴结的对象。

这样的人才偏偏苏弘毅厌恶,是因为越白身体能支撑时把他带回了苏家,每每他耍点小心思顾书明总是凉飕飕得看着他,而且处处压了苏文杰一头,所以越白住进疗养院后直接将人撵走了。

上一世越白死后,顾书明动用自己的人脉给苏弘毅父子使了不少绊子,差点让他们破产,只是最后关头,苏念念偷走了一款特效新药的秘方,让他的人生跌入谷底,远走海外,抑郁而终……

这一世,欠他的,她要还给他!

柳心心被越老四指着骂蠢货,脸涨得通红,苏弘毅看她委屈成这样,脸也阴沉的厉害。

“弘毅啊,老四说话直,你别介意。”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越老三忽然开了口,他和其他两位族老还不一样,另外两位如今已经在家颐养天年,可他如今还在公司任职,是苏越集团的副总,他的话不光代表了越家,还代表了公司。

他说到这,又看了一眼苏弘毅:“不过……弘毅啊,老四话糙理不糙,顾小子给苏家当养子,你不亏。可这终究是你们家事,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们越白身子骨也不好,也不折腾了,这事就算了吧……”

越老三这番话,意思很明显,要么两个都收了,要么一个都别收。

苏弘毅听了这话,脸色又变了变,说来儿子和女儿,他还是更在意儿子。顾书明曾经说过苏文杰不配当越白的儿子,有他在一天就不让苏文杰好过。以至于好几个大客户因为要求顾书明看病,不敢跟苏文杰合作。

要是收了他当养子,可就是名正言顺的苏家人,跟苏文杰争家产犹未可知。

不然……心心的事先放一放?

“几位叔伯,要收养女又要收养子,我一时也拿不准,不如我们以后再谈?”苏弘毅赔笑和稀泥。

“妈……”柳心心急了,她好不容易盼来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没了。

柳海萍心疼的看了柳心心一眼,但也没作声,她的想法和苏弘毅一样,她心疼柳心心,可她早晚要嫁出去,她以后仰仗的还是苏文杰,不能让人威胁苏文杰的地位。

“爸,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几位爷爷年纪也大了经不起折腾,你还是今天拿个主意吧。”苏念念适当插了一句。

想和稀泥,做梦!

“是啊,就添加两口人的事,弘毅,你别折腾我们这帮老骨头了。”越老二站了起来。

苏弘毅看了一眼柳心心,还是不知如何取舍。

看着爸妈都不帮自己,柳心心急的的不行,这是她盼了二十年的事,他们不帮自己,只能自己帮自己了。

‘扑通’一声,柳心心跪了下来仰着头看着苏弘毅,眼泪汪汪说:“苏叔叔,你就收下我吧,我从小被人欺负,被笑话没有爸爸,是野种!苏叔叔求求你了,给我一个家吧,我真的不想在被人笑话了。”

苏弘毅别过脸去,柳海萍眼泪也在眼眶打转。

看着这两人默不作声,柳心心又伸手去拉苏念念:“姐姐,帮我跟苏叔叔说句话吧,我真的想给你当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