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阁 龙渊阁凌青云林嫣然

《龙渊阁》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凌青云林嫣然的小说叫做《龙渊阁》,本小说的作者是海上听风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六年前分手的初恋女友发来紧急求救信息,他却因庆功宴上醉酒而错过,醒来时已联系不上她。于是,龙渊阁最强战神从浴血战场重返纸醉金迷的大都市,一场杀戮在所难免…

《龙渊阁》 第11章 野山参 免费试读

叶家大宅。

叶倾天这两天的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中也总是隐隐不安。

但他将这归结为过度担心幼子伤情,因此并未当回事。

叶倾天有五个儿子,这叶子峰是最小的一个,也是最不争气的一个,其余四子倒是个个都是人才!

长子叶子琨,从商,目前是叶氏集团的董事长,管理着整个叶氏集团的日常事务。

次子叶子钰,从政,厅级干部,主管城市建设规划和重大项目审批。

三子叶子轩,从警,厅级干部,掌握着地方警力的调控权。

四子叶子昂,从军,南部军区的骨干力量,新生代强者,刚刚入选龙渊阁,成为龙渊阁七十二战煞之一,算得上是叶家最为出色的人物。

龙渊阁有四大战神、十二战尊、三十六战将和七十二战煞。

这七十二战煞虽然在龙渊阁里是垫底的存在,但在军界依然地位尊崇,可以调动的资源十分庞大,实力不容小觑。

不过叶子昂平时都在军中,极少回家。

这一天,老大、老二也不在,只有老三叶子轩在家陪父亲叶倾天吃午饭。

“爸,下午我还有一个会,吃完饭我就得走。”

“嗯,你忙你的就是了。不过,何晋那边的事情,你还是要留一下心。万一局面控制不住,就弃车保帅,别把自己牵连进去。”

“放心吧,爸,我懂!那一片的人我已经安排他们去进修了,封闭式培训三天,只留下几个值班的。那工厂又那么偏僻,何晋只要手脚麻利点,出不了什么问题。就是不知道林家那女的会不会自投罗网?”

“人已经联系上了,不会不来的。亲爹被绑,她不可能无动于衷。”

“嗯,只要她肯露面,接下来就好办了。何晋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那可就真是废物了。”

“何晋还是有能力的,但就怕出意外啊!这几天我心里总有点不安,要不,叫老四回来一趟吧?”

“爸,不用小题大做了吧。老四刚入选龙渊阁,正是不能分心的时候。在他坐稳位置之前,咱们最好不要去打扰他。况且就这点小事,就算何晋搞不定,不还有我吗?我可不是老五那个吃白饭的,只会给家里惹事!”

提起那个老五,叶子轩就来气。

他们四人都是正房嫡子,而这个老五连偏房都算不上,只是个私生子。

据说还是烟花女子所生,十七岁的时候才被领回叶家。

这小子从小混迹街头,吃过不少苦头,来到叶家时,早已是一身痞气,怎么都改不掉。

嫡兄弟四人都瞧不上他,只有父亲叶倾天对他十分宠溺。

“你就别说老五了,他已经很惨了……而且,毕竟也是你们的亲弟弟嘛!”

“爸,你也是偏心!老大、老二、我、还要老四,哪个不是独当一面?就这老五不争气,只会败坏家门!成天吃喝嫖赌,惹是生非!您是不知道,他仗着我这个三哥掌着六扇门的印,在外头有多么胡作非为!要不是碍着您的面子,我早就亲手把他抓起来了!”

“罢了,罢了。他吃了这次教训,以后也该老实了。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叶家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就算是叶家的一条狗,那也轮不到外人来打!该算的账,必须算得明明白白!”

“那是!这次咱们叶家算是栽了大跟头,多少人在背后笑话?要是不把这场子找回来,别说您了,我们兄弟四个也没脸见人啊!”

这时候,老管家忽然进来通报:

“禀老爷,林家家主林长荣求见!”

“是替他儿子、孙女来求情的吧?不见,让他滚!”叶倾天说道。

“老爷,林长荣说他不是来求情的,他说他已经把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和不知好歹的孙女都逐出了林家,以后他们父女无论是死是活都与林家无关。他这次来,是因为意外得着了一支三百年的野山参,十分稀罕,特来进献老爷。”

叶子轩眯起了眼睛,说道:“哎呦,三百年的野山参,那可少见。爸,这是好东西,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

“哼……那就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满头白发的林长荣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礼盒,在长子林建国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叶倾天的年龄其实比林长荣还要长几岁,却是一头黑发,身轻体健,精神矍铄,看起来比林长荣年轻了二十岁。

这都是因为叶倾天平时注重保养,且从年轻时便习练内家拳法,因此身体十分硬朗。

寻常礼物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但这野山参正好投其所好,否则林长荣根本就进不了这个门。

“叶老,许久未见,您一向安泰?”林长荣恭恭敬敬地问候道。

“托你孙女的福,还没被气死!”叶倾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唉,我那个不肖的孙女,差点把我也气死!我已将她与其父亲一起逐出了林家,我们林家没有这样的不肖子孙!叶老啊,今日我代表林家,特来登门致歉,送上区区薄礼,聊表歉意!对了,这野山参已请名医许文斌鉴定过,确实有三百多岁!此等仙药,普通人不配享用,只有像叶老这样德高望重的名宿才配得上。”

面对此等彩虹屁,叶倾天没有搭腔,但向老管家微微使了一个眼色。

老管家会意,上前接过野山参,说道:

“这份礼物,叶家收下了。我们老爷也是通情达理之人,你孙女林嫣然狠毒摧残我们家峰少爷,那是死罪难逃!但既然你们叶家已将林嫣然父女逐出林家,那以后这件事就与你们林家无关了,不必再受株连。”

“谢谢叶老!那……供货的事?”林长荣可怜兮兮地问道。

自从峰少出了事,叶氏集团立即停了林家的供货,而且之前的货款也全部扣押不给。

林家只是叶氏集团众多供应商之一而已,停了林家的供货,对于叶氏集团来说,无关紧要。

但对于林家来说,但可是要了命了!

毕竟叶氏集团是他们最大的客户,这供货一停,先不说损失多少,时间长了,资金链都得断裂,搞不好会破产!

所以,林长荣当机立断,第一时间将林保国一家三口逐出家族,然后又重金购得野山参来送礼。

“不必多言了!你们林家教女无方,罚你们停三个月供货算是轻的,以后好自为之吧!”老管家冷笑道。

“是是是,谢叶老高抬贵手!我代表林家一门老小,恭祝叶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行了行了,知道你的心意了。我身子困倦,要去睡一会,你们自便吧。”

说完,叶倾天拂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