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沈半夏霍嘉树小说全文

《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小说简介

网络大神叶椒椒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沈半夏,你真以为你的孩子是被人偷走的吗?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孩子早就死了,而且还是被路游亲手摔死的,你想知道为什么吗?路游他根本就不爱你啊!就连你能生下孩子,完全是因为他要用你女儿来救我儿子!…

《重生抱紧老公不松手唐酒酒炎靳霆》 第6章 偏心奶奶来偷枣 免费试读

她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实则内心不知道有多嫉妒沈半夏能够上学,“夏姐姐,你可千万别生气,奶奶只不过是关心你的学习而已,她一直都希望你能考个好大学呢。”

沈半夏的手顺着招财的毛,心里满腔怒火,她这白莲花装得可真是一百分呐!

“我考不考大学,跟她没关系,跟你就更没关系了,你操哪门子的心?你这么闲,怎么不去自己种棵枣树?”

说来说去,她还是见不得别人不经过她的同意,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不懂嘛?吃了她的东西,还这么**!

你怎么不上天呢!怎么不和太阳肩并肩呢?

一个个这么瞧不起她,还吃她的枣干嘛?

沈雨柔一向爱装弱势者,被她这么一说,立马转身弯腰抱起地上盛满红枣的篮子,“夏姐姐,我以为我们都是一家人,可以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你现在上了高三很辛苦,所以想着和奶奶摘些枣子,到时候给你去学校送点……既然你觉得我们不该这些枣子,那我们不要了便是……你有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说这么伤人的话……”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沈雨柔本就长得白白净净的,这么一哭,宛若梨花带雨的美人儿,看得李慧华心都碎了。

“哎哟我可怜的乖孙女啊,可别哭了,不就点枣子吗?你要是喜欢吃,等我们回去,让你爹给你种上一大片。她这点破枣子,我们吃点,还是给她面子呢!”

沈半夏‘呸’了一声,“你们可千万别给我面子,这破枣你们瞧不上就赶紧去种你们的枣树吧!可别再心口不一地惦记我家的啊!慢走不送!”

“你个贱蹄子!老娘吃你几个枣子你就这样舍不得,这枣子是我儿子种的,你又没出半分力,老娘还不能吃了?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整个沈家都是老娘我的,不光你爹要孝顺老娘,将来你也得孝顺老娘!今儿老娘不过才吃了你几个枣子,将来你的好东西,都是老娘的!”

李穗花不要脸地嘚瑟起来,嘴里一口一个贱蹄子,听得沈半夏忍不住想上前揍她一顿。

到底看她是个老人家,免得磕着碰着了,倒把事情给闹大了。

“这树是我爹种给我的,那么就是我的了,就算是你,想吃也得经过我的同意。而且我是我爹养的,你没出过一份力气,还想让我将来孝顺你?这还没到晚上呢,你就开始做梦!”

她这奶奶简直偏心到大西洋了,小的时候,只要有什么好东西,都往小叔家拿,可一出了什么坏事,就只找她爹。

有件事她记得很清楚,五岁那年,她爹娘带着几个姐姐哥哥们去地里干活去了,就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她一不小心掉在了塘里了,她奶奶经过看到了,非但没有救她,还是说她死了好,给家里省了一口粮食,因为她掉在了吴家的塘里,还说到时候吴家说不准还能赔他们沈家点钱呢!

幸亏那次她被人给救上来了,后来爹娘回来了,连忙把她送去了钟参家治疗,可那次落水,不仅让她足足昏迷了三天才醒,还害得她落下了体寒的病根,绕是这些年她喝了那么多补药,这身子一到了冬天就浑身无力,手脚冰凉不发热。

上辈子也因为这个病根,导致她身子弱生孩子的难产,差点就死了。

现在这老婆子还好意思跑到她面前说这些话,也不怕害臊?

要是她能对她好半分,她沈半夏也不会像现在恼她。

上辈子就是李慧华拿命逼着她爹娘,让她嫁给路游,否则她怎么会有后面的悲剧人生?

现在她重生了,还想让她把李慧华当奶奶?

奶你一脸!

“我沈半夏就是有钱,宁愿喂狗吃了,也不会给你半分!”

“你……你……”李慧华气得要上去打她,被沈半夏灵活的闪躲开了。

李慧华瞧见她身上穿着一件军大衣,顿时看着沈半夏的眼神都变了,“你这衣服是哪来的?又在外边勾引男人是不是?你怎么就这样不要脸呢?没有男人你活不了了是吗?长得跟狐狸精似的,看将来谁敢要你这个祸害!”

沈半夏低头嗅了嗅军大衣上的气味,幽幽梅花清香萦绕在鼻息间,仿佛霍嘉树就在自己的身边守护着她,给她满满的安全感。

这军大衣是霍嘉树送给自己的订亲信物,被李慧华这样侮辱,恕她再难容忍。

“是欸,我要是嫁不出去呀,就拉雨柔妹妹陪我一起啊!我们可是堂姐妹,堂妹心肠这么好,刚刚还说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所以你一定不会拒绝姐姐的,对吗?”

沈半夏笑得极美,嘴角上扬,就好像是九月纷飞的海棠花一般,美到让人移不看双眼。

沈雨柔只觉得沈半夏刚刚说的话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尤其是她那双眉眼含笑的杏眸,每看她一眼,都觉得会被吸进去,前方乃是万丈深渊。

她抹了抹眼泪,清清嗓子,娇滴滴地说:“姐姐说笑了,姐姐长得这么美,怎么会嫁不出去?奶奶,您看您误会姐姐了,这军大衣哪里是随随便便谁就能有的?肯定是姐姐回家路上遇到了哪个解放军叔叔,怕姐姐冷,就把衣服给姐姐穿了,是吧姐姐?”

“哼!她这样的泼皮,能遇到什么解放军,就算遇到了,但她私自收下陌生男人的东西,还要不要脸?我们老沈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

李慧华冷哼一声,因为她从小就不喜欢沈半夏她爹沈振斌,所以连着也不待见沈半夏。今天沈半夏这样气她,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

“错了,你算哪门子的沈家人啊,别记错了,你可是姓李。李慧华,不是沈慧华,我丢脸也跟你没关系。”更何况她也没觉得自己丢了脸!

“我嫁给了你爷,生了你爹他们,我就是沈家人!我不仅是沈家人,整个沈家都是我说了算!”

“切~”沈半夏不屑地憋了憋嘴,“你自己说你是沈家人,可前些年村里分田的时候,为什么你要逼着我爹把村里最好的几亩地给了你李家的堂弟?那几亩地明明就是我们沈家先划分好的!合着你就是拿我们沈家的东西,给你们李家谋好?我们沈家可没有这样吃里扒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