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高手 新书《偷心高手》小说全集阅读

《偷心高手》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童南沈凌萱的书名叫《偷心高手》,是作者房东老才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意外成为上门女婿,软饭男的逆袭之路就此开始,撩妹、偷心,他是专业的。…

《偷心高手》 第14章 完美的前女友 免费试读

“额……好久不见。”童南想跑的双腿居然停下来了。

两年不见,白玉依然那么有气质,童南见了依然有些凌乱。

他回头瞪了老胡一眼,老胡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就算是损友,也不至于故意给童南添堵,他心里清楚,是白玉主动找老胡约见的。

前任相见,两人去了对面的咖啡店里,童南以为气氛会有些尴尬,没想到白玉表现的风轻云淡。

咖啡里放了块糖,她搅拌着勺子:“听老胡说你最近结婚了,所以顺道来看看你。”

“闪婚,你不是在国外读书吗。”

“毕业了呀,现在在艺术院里当老师。”她拄着下巴轻笑道:“如果当初没分手,现在我们俩连孩子都生了吧。”

童南无奈的笑了,“这玩笑可开不得,我们俩曾经的事,难道就像玩笑一样随意?”

她眨了眨眼,“你还在生我气?”

“不生气。”

个屁。

和前任见面,就像捅自己两刀,还是往心脏上捅。

童南无法像白玉那样淡定,“当初我走心了,结果却扎心了。”

“对不起……”白玉道歉之后,却露出疑惑的神色,“你现在不是结婚了吗,干嘛还纠结我们的事。”

“额……”

童南傻了,因为他现在应该是已婚男人的坦然,而不是纠结前任的单身狗。

他想抽自己一耳光,忘了该演谁了,赶紧改口,“我没纠结,只是当初不欢而散,没个太好的收尾。”

白玉抿嘴轻笑,“情侣之间,除了结婚,都不会有太好的收尾,我今天来见你,其实是想谢谢你,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你对我很好,现在你也收获了幸福,我该送上祝福的。”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份礼物。

“居然是有备而来,谢谢了。”

童南从容的打开礼物盒,惊讶的瞪大眼睛,“一副牌?”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你喜欢牌,送你一副婚礼主题的纸牌,我特意定做的。”

“用心了,我代我老婆谢谢你。”

“不客气,我该去上课了,下次再聊。”

门外的老胡看见白玉离开,两人打了招呼,他便进了咖啡店,想趁机调侃好基友,进屋却看见了童南拿着一副纸牌,低着发呆。

老胡愣了一下,退出了店。

白玉,一个让童南自废武功的女人。

三年前,童南找了份宠物店的工作,店里的猫在网上很火,喜欢猫的白玉去买了一只,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起初是白玉经常问他一些养猫的知识,一来二去,两人越聊越近,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说实话,这事是童南占便宜了,他打工人一个,而白玉父母都是教师,生活优越,安静温婉的一个漂亮姑娘。

两人的恋爱相处要多顺利有多顺利,童南惊讶的发现,白玉身上有太多难得的优点。

她约会从不迟到,总是很守时,她读书很多,聊天时却从不卖弄,她家庭优越,却从不炫耀攀比,她体谅童南工资普通,约会通常是AA,也不会买贵重礼物,让童南负担不起回礼。

她懂得童南的荤段子,偶尔害羞一笑,偶尔跟着开车,收放自如,气氛拿捏的恰到好处,她愿意小鸟依人,满足男人的保护欲,也会独立坚强,从不把负面情绪带给童南。

她聪明心细,落落大方,言谈举止都有很好的教养,没有矫情纠结的情绪,没有过节送礼的要求。

恋爱中,男人需要的,她给,男人害怕的麻烦,她一个没有。

永远那么懂事,你需要什么,她就给你什么,从不会出错。简直给了童南最优质的恋爱体验,他觉得白玉是一个小说里才有的完美女友。

她不悲不喜,平淡如水,却也不失情侣的乐趣,让童南获得了极大的安稳,让人安逸其中,不想离开了,于是有一天他冲动的问白玉,我可以见你父母吗。

白玉只是淡淡的点头,当然可以。

她那么聪明,自然知道见父母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她父母为人和善,对童南没任何意见,只要女儿同意就好。

童南一辈子不敢想的事,差点就实现了。

是差点……

那一天两人去庙里求姻缘,打算下半年商议结婚的事,童南这个草根终于找到根了,却在半路上遇到了白玉的一个熟人,也是一对情侣,那男生微笑着打了招呼。

然后当天的气氛就突然变得不对了,最后在庙里的半路上,她突然说有事先走了,把童南孤零零的丢下。

这是白玉从没有过的举动,让童南尴尬的半天没回过神。

还有几步的路就求到姻缘签,她放弃了……

回想着一年相处的点点滴滴,突然就想通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完美的女朋友啊……因为她不爱你,所以从不出错。

不要抱怨你女朋友不成熟,因为多么成熟的女生,在恋爱中都会小脾气,因为她喜欢你,才会释放自己的真实。

姻缘路上,偶遇的前男友,终究是让白玉出错了。

而和童南发生的一切,就像她写好的剧本,童南的出现,不会左右她任何情绪,她不会患得患失,在相处中从容淡定的看出男生想要什么,轻松的满足你。

不走心,不动情,怎么会出错呢。

至少……童南没法让她出错。

“给我支烟。”回忆过后,童南出现了在了老胡的身后,疲倦的笑了,“你都看见了?”

“当年你和白玉在庙里看见的一对男女,也去求姻缘,那男的就是她前男友吧。”

“应该叫前前男友,我才是正牌前任。”

“其实我一直很可惜你俩这一对,真挺合适的。”

“屁话,演出来的样子,换任何男的都合适。”提起从前,童南还是有些不痛快。

老胡说道:“都过去两年了,还有心结?”

“那感觉就像……输的一败涂地,我走心了,我什么都愿意了,最后发现我一点都不重要,我猜她只是想要一个合适结婚的人,来应付她爸妈,我只是随机抽取的替代品。”

“随机抽取,就抽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人?”

“白玉夸过我,长的让她很满意。”

“今天你心情不好,我允许你装一次逼,仅此一次嗷。”

“去你大爷的,我装逼不分昼夜。”

如果说人人都有宿命,那童南觉得自己的宿命,大概就是替代品,白玉眼中结婚的替代品,如今沈凌萱的替补新郎,好像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