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微月傅子墨为主角的小说 纪微月傅子墨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在偏执大佬的怀里撒个娇》小说简介

纪微月傅子墨是现代言情小说《在偏执大佬的怀里撒个娇》中的主要人物,小说文笔细腻,情节跌宕起伏,非常值得观看,小说精彩段落鉴赏:【先婚后爱+甜宠+虐渣+双洁】传闻傅子墨不近女色,而且是弯的。纪微月主动求他庇护惨遭拒绝,谁知某人一转身居然将她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变成合法妻子。以为在他身边会胆战心惊,没想到傅子墨却把她宠到骨子里。傅爷,夫人的角色被导演的女儿替换了。导演换掉。傅爷,夫人被演员嘲讽太穷了。拿钱砸到她哑巴。傅爷,夫人要拍吻戏。某人亲自去片场抓老婆回来是要拍吻戏?我准备好了,来吧!…

《在偏执大佬的怀里撒个娇》 第2章 傅爷,救我 免费试读

药效来的极快,她整个人开始变得昏昏沉沉,随后被张导演和苍宜欣架着出了包厢。“微月啊,你可别怪我,你再这么下去演艺之路就完了。”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陪好了张导演以后有的是机会当女主角。”

苍宜欣一路上对纪微月说了许多话,有劝说的还有威胁的。

没多久,她便被两人带到酒吧客房部。

走廊内灯光昏暗,给人一种很有情调的感觉。

纪微月迷迷糊糊看着眼前的一切,明显是想在这把她个办了。

但下一刻,她看到前方不远处,那里正站着一个男人,好似在拿房卡准备开门。

她拼命瞪大眼睛瞧去,一眼便认出那是刚才同她说话的傅爷,现在唯一自救机会就在眼前。

于是她想都没想便牟足了力气大声叫道:“傅爷!”

原本已经一只脚踏进房间的他,下意识的往声音来源处望去,正好看到纪微月正眼巴巴的望着他。

张导演在听到纪微月喊傅爷的时候便觉得不好了,不过转念一想,傅子墨与纪微月又不认识,应该不会多管闲事。

想到这,张导演站在原地笑道:“傅爷,她喝醉酒了,我们扶她回房间休息。”

傅子墨闻言也不说话,只是将迈进房间的一只脚缓缓的收了回来。

纪微月看到他缓缓收回的脚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于是又对着远处的傅子墨软软的叫了一声,“傅爷……救救我……”

苍宜欣看形势有些不妙,于是提议道:“微月醉的有些厉害,都开始说胡话了,张导演您先和傅爷聊着,我把她先送回房间让她休息。”

“好!”张导演闻言立马点头。

闻言,苍宜欣拿出房卡把门打开,就要扶着纪微月起来往房间内走去。

纪微月眼看着要被拖进去,她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将祈求的目光投向傅子墨。

“等等!”

突然,傅子墨清冷的声音在整个走廊响起。

苍宜欣和张导演本来快要放下的心,又因为这句‘等等’被提了起来。

苍宜欣停下了手中拖拽动作,傅子墨说等等,她怎么可能还敢继续动手。

而张导演则上前两步,整理好脸上的表情问道:“傅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傅子墨冷冷撇了他一眼,随即走到纪微月面前,拎起她卫衣上的帽子,就往他刚才的房间拖去。

此时的张导演和苍宜欣,眼睁睁的看着纪微月被傅子墨拖走,又根本不敢吱声。

圈内的人都知道,傅子墨想要的东西,没人能和他抢,也没人敢和他抢。

“张导演,这……这怎么办啊?”苍宜欣回过神问道。

张导演闻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眼看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走了,他能不气么,更气的是他根本就不敢去抢回来。

“那明天的试镜?”尽管对方正在生气,但是苍宜欣还是硬着头皮问道。

“你还敢提试镜,想演我的电影下辈子吧!”张导演说罢便负气而走,只留下苍宜欣孤零零的站在走廊里。

她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闯进去把人夺回来她不敢,叫记者来制造二人的绯闻她更不敢。

纪微月被拖到房间的时候,她差点以为要被勒死了。傅子墨把她仍在地上,便没再管了。

纪微月心里一阵的咒骂,救人就救人吧,一定要用这么粗鲁的办法吗?

刚想到这,她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头一歪便晕在了地板上。

就在她觉得自己不知道晕了多久的时候,突然感觉一盆冷水从天而降,将她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不过,这使她中的迷药一下子失效了大半。

她撩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抬眼向上望去,只见离她不远处的沙发上傅子墨正坐着,另一边还放着一个塑料盆,盆边上还有许多水珠。

不用问,她身上的水就是从这盆里来的,而始作俑者就是傅子墨了。

纪微月挣扎着起身,冲着他嘴角一扬笑道:“傅爷,刚才谢谢你!”

虽然傅子墨粗鲁的对待了她,但毕竟把她救出火坑了,这声谢谢还是必须要说的。

傅子墨闻言并未回应纪微月,而是从身上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支衔在嘴里,用火机徐徐将它引燃。

深吸一口,吞云吐雾,纪微月没多久便闻到了飘过来的淡淡烟草味。

“既然醒了就走吧!”他面无表情。

纪微月闻言本想出去,但又怕张导演和苍宜欣守在外面,于是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看着不远处的傅子墨心念急转,此刻不就是一个适合谈话的时机吗?

于是纪微月起身,上前两步说道:“傅爷,你就做我的靠山吧,我以后可以给你挣很多钱,保证你物超所值的。”

纪微月说话间,傅子墨的眼神一直上下打量她。

因为衣服被水浇湿的关系,上衣和裤子就这么紧紧贴在她凹凸有致的娇躯上,让人看起来觉得格有感觉。

当傅子墨在听到物超所值这几个字的时候,眉梢轻挑,饶有兴趣的对上她的双眸,“我倒是想知道,怎么个物超所值。”

纪微月闻言觉得有戏,便立马笑着解释:“我是一个演员,现在的经济公司是造星娱乐,不过合同还有一个月就到期了,想必您旗下也有经济公司吧!只要您签我,不打压我,我一定给您多赚钱,多为公司效力。”

她说完之后有些紧张的看着傅子墨,生怕他一口就拒绝。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像她这样想攀上他的人,应该多的不计其数吧。

傅子墨对她的话置若罔闻,只是慢条斯理的抽着手中的香烟,几分钟后香烟燃到尽头,被遗弃到了一旁的烟灰缸里。

这时,他才对上纪微月清澈略带紧张的眼眸,“你觉得我缺钱?”

纪微月知道自己的话让他误会了急忙开口解释,“我知道以你的身份不缺钱,可是你是商人,有价值的商品送上门你也不会拒绝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