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来欺君卷三 穿越来欺君白鹭成双

《穿越来欺君》小说简介

主角花春宇文颉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穿越架空小说,名字叫做《穿越来欺君》,是作者白鹭成双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的一部作品,小说主要内容是: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穿越来欺君》 第12章 大写的绣花枕头 免费试读

旁边一向拥护她的大臣,在听完她这一番话之后竟然鸦雀无声,个个低垂着头,无人附和。

对此她也不觉得意外,这些重臣里头,谁敢说是一身清廉?她这样的想法,是动了其他人的蛋糕,自然不会有人支持。甚至是上头坐着的皇帝,真想与她为难,这会儿就能逮着机会让她里外不是人。

但是吧,说完这些,花春倒觉得十分轻松。当初熬了无数个通宵写方案,虽然现在只能说点皮毛,但是能当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觉得很圆满。反正花丞相也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借着她的皮囊,也让她潇洒一把。

宇文颉盯着她看了许久。

先前觉得花丞相有些变了,像是换了一个人,他还特意去确认了一番他的颈后痣。没想到正经起来,花京华还是花京华,只有他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说别人绝对不会说的实话。

虽然不喜欢他,但是身为帝王,有这样的人辅佐,是他的运气。

“想法不错。”宇文颉朝花春点了点头。

四个字在宣政殿里犹如深海鱼雷,炸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后头站着的孟将军瞬间慌了:“皇上,若是按照丞相所说,可当真是牵一发动全身,恐怕会出不少乱子。”

“孟将军所言甚是。”唐太师看了花春一眼,也忍不住开口道:“这样做,会耽误赈灾。”

背后有不少怪异的目光,花春都感受到了,但是背脊反而挺得更直了些。

她一个字也没说错,不需要心虚和担心。

“众位爱卿不必多虑。”坐上的宇文颉淡淡地开口:“朕觉得丞相可以留下来与朕仔细商讨细末之事,明日即可给出所有安排,不会耽误什么。”

反正每年情况都差不多,等赈灾物资下去的时候,百姓都死得差不多了,还不如试试别的法子,左右他也没别的事做,又不打仗。

“这……”众人相互递着眼色,唐太师甚至轻轻拉了拉花春的袖子。

花春没理他们,心里已经犹如浪花拍岸,一阵阵地欢喜啊!

在现代没能用上的案子,在这地方能派上用场的话,那就太好了!这皇帝看起来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讲道理啊,至少还听得进去话,也不枉她绞尽脑汁想文言文了。

见花丞相没有要改主意的意思,一众老臣都没再说话。

宇文颉道:“没别的事,各位爱卿便先退下吧,花丞相留下。”

“……臣等告退。”

声音又小又不整齐,明显是心有不满。花春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这回不打算当他们的救世主,安静地看着他们离开。

“移步紫辰殿吧。”宇文颉起身,看着她道:“希望丞相方才所说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已经有了可以实施的计划。”

哇塞,这是她听过他说的话当中最长的一句!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准备好的方案,真的能派上用场了!花春下意识地双手合十,两眼泛光,感动地看着帝王。

一句“多谢皇上”还没说出来,就见面前这人眼神一顿,看着她的表情,眸子里清清楚楚地露出嫌弃的神色来,二话没说,起身越过她就往外走了。

“……”

啥情况啊这是?刚还不赞同了她说的话吗?花春满脑袋问号,捂着**跟着他往外走。

太娘娘腔了!宇文颉皱眉。

要不是说的话有用,光花京华方才那样的眼神,他就想把他直接拎起来从窗口丢出去!

怎么有男人活成这样?

在马背上长大的宇文颉很欣赏铁血男儿,自然,就无比厌恶绣花枕头。而花京华,无论是外貌还是功夫,都是一个大写的绣花枕头。

等会要是说不出什么有用的法子,他真的不介意推他出去,直面那一群老奸巨猾的大臣,办赈灾之事。到时候他就知道,平时在朝廷里当老好人,什么都一肩扛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利益面前,人家绝对不会再帮他。

冷哼一声,帝王走得又急又快。

花春身上还带着伤,咬牙一蹦一跳地跟在他后头,走出了满头的汗。

你说这花丞相为什么要想不开当男人呢?男人虽然不会痛经,但在其他方面也真是太惨了啊!

她现在明白了,人果然还是不能单看一方面就羡慕别人,综合来看,女人的待遇还是比男人好的。她现在想回去继续享受女人的人生,老天爷还醒着吗?

“轰隆——”

一声惊雷,吓得花春“哇”地一声往旁边跳了一步。

走在前头的宇文颉顿了顿,皱眉回头看了她一眼。

秦公公轻笑道:“看这天等会是要下雨了,丞相别怕,只是打雷而已。”

“……嗯。”花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雷打得也太巧了,老天爷是在跟她挑衅吗?大意就是:“老子醒着但是就是不会满足你的愿望”这样的?

撇撇嘴,她继续跟着皇帝一路去到紫辰殿。

紫辰殿前殿有一张很大的桌子,可以用来开会也能用来赐宴,但是现在皇帝明显是不会给她东西吃的,自顾自在主位上坐下就示意她也坐下说话。

理了理思路,花春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拿了纸笔来,尽量把话说成文言文,一点点给帝王分析该怎么安排赈灾之事。

这一说就说了整整一个时辰,以前憋着没敢说的,现在统统都禀告了宇文颉,比如让百姓监督官员,又比如派合不来的官员相互去监督。最重要的是,这套路不能年年相同,得变着花样来,让人没有可以提前钻空子的机会。

一个时辰之后,太阳落山了。

喝了口茶,花春看向宇文颉,等他表态。

全程都是她在说啊,跟单口相声似的,大爷好歹也给个表示啊!

看着桌上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和一些意味不明的符号,宇文颉沉默,想了一会儿道:“就按你说的做。”

这想法是不错,也算完善,只是当真做起来,恐怕会遇到不小的阻力。

想了想,宇文颉凑近了她,刚想说点什么,就有一股子香辣馋人的味道钻进了他的鼻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