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春乃发生小说 精品《当春乃发生》小说在线阅读

《当春乃发生》小说简介

主角是花春宇文颉的穿越架空小说《当春乃发生》由著名作家白鹭成双倾心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当春乃发生》 第18章 总算能出口气 免费试读

围着她的人纷纷回头,花春跟着抬头看过去,突然觉得有点感动。

万氏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门,扒拉开周围的人就走到了她跟前,心疼地看着她的脸:“怎么搞的?”

花春朝她微微一笑:“在房梁上蹭的灰,没什么大不了。”

“不是在宫里吗?”万氏弯下腰,拿了帕子给她:“皇上为难你了?”

“这看也知道了,姐姐又何必一直问。”任姨娘幽幽地道:“大少爷忙了这么久,也该好好休息了。”

抬头瞪她一眼,万氏道:“你是唯恐天下不乱还是怎么的?我儿天天为花家为朝廷劳累,你吃着花家的饭不感激就算了,在这儿放什么酸呢?”

“姐姐又要强词夺理?”任氏低笑:“妾身可没有半句酸话,关心关心大少爷都不成了?”

“你会当真关心他?”万氏咬牙:“你是巴不得我儿被皇上责罚!”

“瞧您说的。”任姨娘撇嘴:“妾身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只是三小姐说的话也在理,大少爷要是天天犯错得罪圣上,少不得要连累花家。妾身吃着花家的饭,自然该多关心。”

万氏黑了脸,还想再说,花春就比她先开了口:“多谢各位的关心。”

众人一顿,都看向她。

鼻尖上还带着灰,她这模样的确是狼狈极了,不过她开口,说的却是:“皇上没有责罚我,昨日宫中进了刺客,我只不过护驾陪皇上躲藏,所以这么狼狈。”

“有刺客?”万氏吓了一跳,上下打量她:“你没受伤吧?”

“没有。”花春笑眯眯地道:“就是没怎么睡好,不过昨日在赈灾之事上立了功,皇上已经下了恩典,允许花家继续修后院了。”

此话一出,任姨娘包括旁边的三小姐吴姨娘,脸色统统都是一变。

万氏也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皇上……又允咱们修了?”

“花家后院本就与朝廷无关,不过碍着华贵妃,皇上才下了那样的命令。”花春道:“昨日陛下感念我的孝心,又看在我有功的份上,特意给了恩典。母亲只管去同父亲说,按照原来定好的继续修院子吧。”

“这可太好了!”万氏大喜,笑意瞬间染遍眼角眉梢,还得意地看了任氏一眼。

“我说么,我儿就是有出息,任凭人家怎么为难,也能靠本事说话!”

语气里满满的骄傲,听得其他几个姨娘不舒服得很。先前还在嘲讽万氏黄粱一梦一场空呢,这才没两天,就打脸了。

不过一般的姨娘也就觉得不舒服一下,对任氏来说,这消息可是让她有些生气了:“那永安殿呢?”

花春道:“永安殿自然还是不能修的,国库吃紧,正要赈灾。”

“凭什么?!”任氏皱眉,深吸一口气,努力想表现得温和一点,却还是没控制住,眼神凶恶地看着她道:“当初不是说了么?要永安殿不修,那花家后院也别修。现在你要修后院了,又怎能还妨碍流萤的永安殿?都是一家人,大少爷这样做怕是有些伤和气吧?”

“这话怎么来的?”花春抬眼看着她:“最先要停修永安殿是朝中重臣们的主意,我身为丞相,不过是帮着递了个折子,谁知道华贵妃娘娘就跟我杠上了,非要停修花家院子来让她心理平衡。”

“为大局着想,哪怕这做法是十足十的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也答应她了。现在给恩典的是皇上,从头到尾都没我什么事,任姨何以就怪到我头上了?”

花京华从出生开始到现在,在家里就没怎么说过话,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长串,把万氏都吓了一跳。

不过到底是亲妈,万氏很快回过神来帮着自家儿子说话:“就是!你女儿先挑的事,现在还怪别人头上了。华儿是立了功,才得的恩典,你要是不满意,也让流萤立功去啊。”

“你!”任氏被气得脸发白,不过到底是个懂事的,知道硬碰硬来不起,强忍着怒气屈膝行礼:“妾身先告退!”

“不送。”万氏舒心地朝她挥手。

这么久了,虽然她是个正室,但是没少受这任姨娘的闲气。以往华儿性子隐忍,不爱与她计较,可没少憋着她。现在好了,华儿终于开窍,知道反驳了!万氏觉得很欣慰,恨不得出去放几个烟花庆祝一下。

旁边站着的姨娘相互看了看,也都悻悻地告退,三小姐低着头,有些心虚地看了花春一眼,跟着吴姨娘跑得飞快。

松了口气,花春看着品檀道:“我想洗个澡。”

品檀一愣,接着点头笑道:“奴婢这就去准备。”

一回家还得跟人大战一场才能好好休息,这花京华也真是够惨的。花春摇头,看着一脸慈祥地握着她的手的万氏,忍不住道:“该孝敬母亲的,儿子都会尽力,您也没必要每次都跟她们磨嘴皮子。”

这万氏战斗力也太强了,逮着就能开骂,也实在不太好。

“为娘知道。”听她这话,万氏也有点愧疚:“但是为娘就是不太能管得住这张嘴,有时候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麻烦应该没什么,但是正室也该有正室的气度,您将自己拉低到姨娘的位置上,跟她们争来争去的,有什么意思?”

这还是华儿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跟她谈心啊!万氏有些激动,手里抓着帕子使劲揉,连连点头:“为娘明白了。”

但愿她是真的明白了啊,花春叹了口气,见家奴已经把浴桶和热水都抬进了屋子来,便起身道:“母亲早些回去歇着,儿子太累了,洗漱之后得小憩一会儿。”

“好。”万氏起身,慈爱地看了她两眼,便退了出去。

洗澡水灌好了,品檀就转身去将门给上了栓,把所有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

“主子,奴婢伺候您更衣。”

点点头,花春跟着她站去屏风后头。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她总是希望花丞相能湿个身啊、露个肉啥的,来满足一下她这个好色之徒。但是当真到了近距离观察人家身体的时候,她心情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