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晚乔妍顾明骞是哪本小说主角 主角叫陆晚乔妍顾明骞的小说

《千亿总裁的毁容逃妻》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千亿总裁的毁容逃妻》,这本小说是作者沐霜公子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陆晚乔妍顾明骞小说阅读。《千亿总裁的毁容逃妻》这本小说讲述了:陆晚从小床上翻身跌在地上,用手肘撑着地一点一点向门口挪动。脸上一直延伸到脖子的伤口,因为抬头的动作牵扯又开始流血,一条条血线顺着脖子流进看不出颜色的衣领里,但她似乎毫无感觉,只是拖着已经肌肉萎缩的双腿缓缓向前蠕动。…

《千亿总裁的毁容逃妻》 第6章 别墅里的女人 免费试读

一道道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喧嚣在空气中,停驻的行人发出连连惊呼声。

时间仿若静止下来,乔妍怔怔地不知所措了几秒后,思绪方才拉回现实,而映入眼帘的正是满脸血痕面色惨白的顾明骞。

她本该对他恨入骨髓,但当他真正在她眼前毫无生气时,她的心脏仿若被紧紧攥住,痛彻心扉。

乔妍不断呼喊他的名字,她此刻心乱如麻,眼角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汹涌落下,只能祈祷他还活着。

一个小时后,救护车将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顾明骞紧急送到了海城医院,一路随同的是乔妍和顾思思。

看着自家爹地血淋淋的面容,顾思思虽然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可还是被吓得大脑空白,黑葡一样的大眼也了无神采。

乔妍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怀中窝着如同猫儿一样乖巧的小宝贝,她紧紧握住孩子柔.软的小手,竭力让自己保持着平静,她必须在思思面前伪装坚强。

顾思思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急救室大门,又抬起小下巴望着乔妍,夹杂着哭腔的语气,有些害怕地嗫嚅道:“妈咪,爹地他……”

乔妍挤出一抹明媚的笑容,一只手温柔地轻抚着顾思思的背,细声对她说:“爹地没事的,思思不用担心。”

闻言,顾思思将小脑袋往乔妍的怀中拱,两只粉.嫩如藕节的小胳膊紧紧环抱着她的腰肢,不肯撒手。

乔妍心中暗暗喟叹一声,同时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若是这五年来她都陪伴着孩子,思思也不会变得自闭又缺乏安全感。

在乔妍煎熬的等待手术结果时,交警带着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陆宁羽找到了她。

看着神色疯癫的陆宁羽,乔妍秀眉紧蹙,明亮的乌眸闪过一抹浓浓的厌恶以及让人窒息的恨意。

交警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考虑到不打扰病人休养,他将她们领到了一间没有人的休息室。

交警一边用笔在纸上记录信息,同时语气严肃地说明情况:“当时你们两辆车碰撞的路段没有监控录像,取证比较困难,目前事故现场有其他交警勘察,而你们由我来负责调查,希望你们能配合我的工作,将事实的真相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乔妍毫不含糊,颔首说好。

交警抬眼盯着陆宁羽,女人不情不愿的应声:“行,问就是了。”

交警先是询问事故的第一现场在哪,双方车辆的行驶方向及双方车辆是否有违法行为,如酒驾,超车、无证驾驶等问题。

乔妍压着眼底的怒意,语气尽力平和,如实回复发生车祸前的现场情况,最后痛恨的目光指向陆宁羽,道:“是她故意开车撞向我们,如果不是顾明骞应对迅速,现在躺在手术室的就是我和孩子!”

听完乔妍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应答,交警已经信服了大半。

陆宁羽忽然低笑了起来,唇边勾起嘲讽的弧度,看向交警:“我说警察大哥,你不会因为这个女人的三言两语就认定是我的过错了吧?这凡事都得讲证据,空口无凭的,凭什么就认为我故意撞他们呢?他们死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这……”交警一时犯难。

陆宁羽张扬的笑容逐渐浓郁,锐利如刀的目光投向乔妍,讥笑一声,说:“警察大哥可能不知道一件事,这躺在手术台上的是我的爱人,而这位是插.进我家庭里的女人,还坐在我爱人和孩子的车内,您想想看,车祸对哪一方有利呢?显而易见,这车祸就是她制造的,我才是受害者。”

听到陆宁羽颠倒黑白的话语,交警不由无奈又困惑,眼见二人各自坚持互不退让,那这其中必定有一个在恶人先告状无赖撒谎。

交警正艰难记笔录时,注意到了同样身在事故第一现场的小孩子顾思思,他连忙低下身子,和蔼地问道:“小朋友,你是不是也亲眼见证了车祸,你告诉叔叔,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又是假的?”

站在乔妍腿边的顾思思环视了一圈,最后大眼睛紧紧注视着陆宁羽,粉嘟嘟的小嘴巴紧紧抿着。

见交警竟然将问题抛向顾思思,陆宁羽脸上挂着的笑容立即褪去,赶忙往地上一跪,双手抱住顾思思小小的身体,呜咽地道:“思思,你快告诉警察叔叔,是不是那个女人害你爹地出的车祸?都怪妈咪我没有保护好你,妈咪知错了。”

顾思思将身子往后退了退,脱离了陆宁羽圈住的手臂,糯糯的声音道:“你不是我妈咪……”

她回头将胖乎乎的小手勾住乔妍垂下的手,黑漆漆的眸子晶亮无比,说:“这才是我妈咪。”

陆宁羽一愣,眼底升起急遽的暴怒,对着顾思思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连你妈是谁都不知道了?要不是今天外人在,我一定好好地管教管教你!”

顾思思惊的小身板一颤,又想到有妈咪在自己身边,立马就不怕了,格外坚定的出声:“我没有认错,这个人是坏女人,是她害得我爹地妈咪分开,害得我很小就失去了妈咪,警察叔叔你一定要把她带走!”

被顾思思指控的陆宁羽惊慌失措,额头已经沁出一层薄汗,幽深的眸子里翻涌着暗潮,死死瞪着乔妍。

她实在是低估了这个女人,不过和顾思思短暂相处过,就能让自闭的顾思思敞开心扉。

但她是陆宁羽,既然能在三年前将陆晚狠狠地碾压在脚底,从此消失匿世,又怎么会屈服于如今横空出现的乔妍。

陆宁羽面色勃然一变,扬起一抹笑靥,拉着交警的胳膊柔声道:“害!孩子才多大呀,这么小的年龄能知道些什么?小孩的话又怎么能相信呢?既然您对这场车祸拿捏不准,不如等调查的证据充足时,再来判真假也不迟。”

事关闻名海城的风云大人物,交警哪敢弄错事故真相惹祸上身,只得耐心地等待顾明骞苏醒再下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