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春宇文颉在线阅读 花春宇文颉小说全本无弹窗

《当春乃发生》小说简介

主角叫花春宇文颉的小说是《当春乃发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鹭成双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当春乃发生》 第11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哇 免费试读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事实,适应起这个世界的规矩来,花春竟然觉得意外地自然。不知道是不是一向热爱古装剧和古典事物的关系,她看这里的任何东西都觉得很顺眼,跟人招呼行礼也十分熟稔。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闻到了一股宿命的味道。

“拿去,为娘给你做的小鱼干。”万氏慈祥地将一纸包东西塞进她怀里:“这香味都飘得引了不少猫来了,保证好吃!”

花春有点傻,吸吸鼻子,诧异地看着手里的油纸包。

堂堂丞相爷,竟然喜欢吃小鱼干?!

“你每次下午进宫都会耽误许久,别嫌为娘的啰嗦,饿了就偷吃点,皇上也不会怪你。”

有些感动,花春将这包鱼干收进袖子里,朝万氏点了点头:“母亲放心。”

虽然她张扬跋扈,但也真是个好母亲啊。就算为着这包小鱼干,她也得去跟皇帝再争取争取。

走路还是有些不便,下午的时候,几个老臣依旧是用肩舆将花春抬进宫的。

“咱们能打个商量吗?”她板着脸,一本正经地看着旁边的唐太师开口道:“用肩舆送我进去,能不能也用肩舆接我出来?”

唐太师一愣,拱手道:“上午宫人们就在宣政殿外头候着,肩舆也是备着的,您没乘?”

花春:“……”

为什么在宣政殿外头等啊?她丫的去的是御书房!

伸手抹了把脸,花春干笑两声:“没事了。”

白给那么多宫人当猴看了!

看了她两眼,唐太师道:“关于赈灾银两的发放问题,丞相还得多与皇上商议才是。”

“我明白。”

她以前做过类似的事情,古代和现代差不了多少,一赈灾必有贪污抽油之事发生。她以前有过一个想法,但是因为伤及太多人的利益,被上司一巴掌拍在了墙壁上。

而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试试。

龙榻上的宇文颉从梦里惊醒,一睁眼就满是戾气,扫向旁边的人。

秦公公微微一惊,连忙送了凉茶和锦帕上来,伺候他起身。

“皇上,申时还有集议。”

集议?

顿了顿,宇文颉闭了眼,重新再睁开的时候,里头的戾气消散,归为一片平静。

“知道了。”

他又做了很讨厌的梦,梦里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让他心肝脾肺都绞在一起痛。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烦躁,但又必须克制住。

黑着脸换了朝服,宇文颉往宣政殿而去。

在等皇帝来的时候,花春坐在椅子上,心情不错地哼着歌偷吃着小鱼干。万氏的手艺当真是不错,这鱼干又香又辣,还没有半点腥味,实在是最佳零嘴。

正吃得笑嘻嘻的,外头就传来秦公公的声音:“皇上驾到——”

这回她学老实了,二话不说立马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行礼:“臣等恭迎圣上!”

宇文颉皱眉,走到龙位上坐下,看了一眼都只躬身行礼的老臣,再看一眼趴在前头跟个青蛙一样的花春,不知为什么眼里的阴霾就散去了一些。

“花丞相。”他道:“集议不是朝会,你行这么大礼做什么?”

趴在地上,花春恨不得两耳光扇死自己,这宫里的礼仪也该研究研究啊!都丢两次人了!

“臣……”撑着地面慢慢站起来,等抬头的时候,花春同学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十分镇定地拱手道:“身犯大错在先,所以见吾皇必以大礼,以示悔过之意。”

“哦?”宇文颉看向她,目光颇有深意:“丞相真乃朝臣之表率。”

僵硬地笑了笑,花春站直身子,退回人堆里去。

集议是皇帝召集重臣就某件大事重点讨论的会议,今儿的主题自然就是赈灾。旱灾来势汹汹,再这样下去,今年秋日的收成怕是要降低不少。

唐太师和李中堂等人与皇帝商议好了赈灾银两的数额,花春没有什么意见,就答了两声“好”。

宇文颉有些不太适应地看了她两眼,平时说个什么东西,花丞相是一定会来挑刺的,今儿怎么这么消停了?

一眼望过去,那人还是侧脸精致得不似凡人,鼻梁轮廓都透着清雅。

真是娘娘腔。

宇文颉不喜欢花京华的原因,有一半是觉得他不像个男人,清秀得过分了,又瘦弱,好像风一吹就会倒。

眼瞧着越长越秀气,他就更不喜欢了,瞬间有了想为难他的心思。

“丞相对赈灾之事,可有什么好的想法?”

花春正在斟酌用词,冷不防被皇帝这么问了一声,瞬间站直了身子。

唐太师等人轻轻叹息了一声,无言地低头。赈灾之事从来都有固定的流程,上头只要商量好赈灾的银两数目和赈灾范围就可以了,其余的下头会安排。皇上这时候问这么一句,也只能是又要跟丞相过不去了。

正想着要不要出声解个围,就听得前头花丞相道:“臣有想法,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乱议,此回提出,也只当是狂妄之言,陛下不必太当真。”

还真有想法?

宇文颉看着她,点头:“你但说无妨。”

深吸一口气,花春拱手:“历来赈灾,朝廷发十,官员吞九,剩下一成到百姓手里也是杯水车薪。此番赈灾,该重的不是下发多少,而是到百姓手里的有多少。”

朝堂里都是她一人的声音,还带回声的。顿了一会儿见没人接话,花春就硬着头皮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君者,天下臣民万物之主也。惟其为天下臣民万物之主,责任至重。凡民生利病,一有所不宜,将有所不称其任。是故事君之道宜无不备,而以其责寄臣工,使之尽言焉。臣工尽言,而君道斯称矣。但臣有为利益,阿谀曲从,致使灾祸隔绝、主上不闻者,国之大灾也。”

“言若不闻,君恩浩荡,而臣行苟且,使民不受君恩,反害于君。臣以为,为使君恩令民周知,皇上当下旨言明赈灾银两之数目,下头之人,相互监督,若有举报贪污者,升官赏财。若官官相护,则令钦差大使听取民意,反闻于君,务必使灾银一分不少送到百姓手里。”

实在没说的了,花春喘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