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来欺君百度云 穿越来欺君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来欺君》小说简介

《穿越来欺君》是由作者白鹭成双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该小说主角是花春宇文颉,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穿越架空小说,该小说讲述了:我叫花春。第一次给皇帝这样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天下最好看的笑容。可惜的是,这死面瘫一辈子也就只笑了这么一次。看电视剧的时候花春迷上了里头的一位丞相,觉得他长得帅又霸气。但是穿越过来她才知道,这丞相是个女的,而且和皇帝水火不相容。…

《穿越来欺君》 第5章 皇上今天心情好 免费试读

朝堂里如没人一样死寂,花春茫然地抬头看了宇文颉一眼,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了,就听见了一声冷笑:

“花丞相的礼数真是周到。”

心里一惊,花春立马反应了过来。

她现在是在古代,上头那个是万人之上的皇帝,顶着花丞相的身子这么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朝堂之上,简直是鹤坐鸡群,他不看她就有鬼了!

立马捂着腰站起来,花春老老实实地跪了下去,颤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宇文颉低眼看着她,微微皱了皱眉。

从上回杖责开始他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花丞相是不是被他打傻了?会痛得大叫不说,现在还会抖着声音说话了,以前那个打不怕骂不怕刚劲铁骨的丞相大人哪里去了?

还以为不管面对什么,他那脸上都不会有一点变化呢。

顿了顿,他别开头,意外地没有为难他:“众爱卿平身。”

“谢皇上!”

唐太师担忧地往花春那边看了一眼,就见他十分僵硬地一点点挪着身子,像是怕扯着伤处,以至于姿势很扭曲,动作也很慢。

众人都已经站直了身子,花春是站在最前头的,这样的造型自然是十分惹眼。

宇文颉难得地又看了她一眼,眼神颇为古怪,然后转眼看着前头,开始听众人禀告要事。

六部官员一个个站出列去说话,又挨个退回队列里,大殿里叽里呱啦的声音此起彼伏,一转眼就过去了半个时辰。

李中堂侧头焦急地看了花春好几眼,他们的折子可都是在丞相手里啊,今日不说,明日就又晚了。

感觉到四周射来的强力视线,花春眼观鼻口观心,岿然不动。

她不是胆小,毕竟以前也跟着上司开过重要会议,大场面都见过。但是袖子里那几本折子实在是关系重大,在朝堂上说出来,皇帝做不了决策不说,心里肯定还会更记恨她。

所以一直到早朝结束,她也没吭声。

“丞相大人没有话要说吗?”唐太师看不下去了,大声问了一句。

这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此话一出,众人、包括皇帝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花春撇嘴,僵硬了一会儿,无奈地捂着腰出列:“臣的确有事要启奏,只是事关重要,还是等早朝结束,陛下移驾御书房再说吧。”

宇文颉皱眉:“朝堂本乃商议要事之地,丞相有什么不得了的要事,非得早朝之后说?”

花春笑了笑,学着其他人的样子拱手行礼:“回皇上,朝堂的确是商议要事之地,但微臣要启奏之事关乎后宫,故而只宜置之朝后。”

“哦?”宇文颉看着他:“既然丞相也觉得后宫之事不该朝臣过问,又何必还要同朕禀告?后宫乃朕之家宅,丞相是佐王之臣,并非管家。”

只要一对上花丞相,宇文皇帝话里必带火药,花春这话已经是含蓄又体面了,他却依旧开口就喷火。

花春明白了,宇文颉就是横竖看不惯花丞相,不管她做啥都是错的。

有这个觉悟,那她也不必太顾忌。

“皇上此言不妥。”她弯腰道:“后宫虽乃皇上之家宅,却也是天下之大家,正如皇后被称母仪天下一样,后宫之事,也与天下百姓相关。与天下百姓相关之事,都是大事,臣也自然都当效力。”

“但,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故而有些话,臣觉得还是私下来说更为妥当,请圣上明察。”

她在现代就是从政的,虽然没混多久就自己辞退了,但是官腔也还是会打的。

听着这些话,宇文颉坐在龙椅上,身子靠在一边,一双偏褐色的眸子平静地看着她,表情高深莫测。

唐太师等人背后都冒了冷汗,十分担心皇帝一个不高兴又找花丞相麻烦,虽然丞相今日说话的态度,已经比从前好了很多了,但是皇帝的心思谁能猜得透?

朝堂上又是一片寂静,花春保持着行礼的动作,只觉得**一阵阵地疼。

许久之后,宇文颉才开口道:“行了,退朝吧。丞相有事,那就移步御书房。”

“恭送吾皇万岁——”

一片松了口气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跪下,花春也跟着混了个礼,然后抬头,看着皇帝起身从旁边下去,走出宣政殿。

安慰了一番自己受惊的**,花春也连忙扶着秦公公伸过来的手,跟着他走出去。

李中堂和唐太师等人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扭一扭的背影,李中堂感动地道:“这挨了一顿打,丞相好像开窍了,今日终于没有顶撞皇上。”

“是啊。”唐太师抹了抹眼泪:“老夫看见了希望,要是丞相当真能好好说话,皇上也能好好听话,老夫早些去见先帝都值啊!”

众人纷纷感叹,接着三三两两地出了宣政殿,回家吃饭。

花春跟在皇帝后头走,走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后怕。

她竟然真的在一个皇帝身边,还跟他说话了!伴君如伴虎啊,宇文颉给她的感觉可比现代那些虎着脸的老头子可怕多了,想起刚才的话,她背后还起了一层冷汗,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丞相大人不必紧张。”被她抓疼了的秦公公小声道:“皇上今日心情不错。”

啥?花春一愣,看了看前头肩舆上坐着的人。

没记错的话他刚刚一直是板着脸的,说话的态度也不怎么好,这个样子叫心情不错,那他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啊?

抿抿唇,花春捏了捏袖子里的折子。阿弥陀佛,既然今天心情好,那就一定不要迁怒她,毕竟都是别人上的折子,她就是个转发站而已!

进了御书房,宇文颉挥了挥手,后头的奴才,包括秦公公,便都一起退了出去,大门“duang”地一声,里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花春有点慌,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还不打算说吗?”宇文颉在书桌后头坐下,抬头看着她:“花丞相。”

“臣在!”一个激灵,花春连忙将折子都掏了出来,僵硬地走了两步,将东西一股脑都推到了他面前:“请皇上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