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尸妻苏岩(苏岩安童)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家有尸妻苏岩》小说简介

苏岩安童是小说名字叫《家有尸妻苏岩》里的主角,作者是半尺的追书,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

《家有尸妻苏岩》 第十六章 誓要保护你 免费试读

我看到有人摸进媳妇姐姐的房间,整个人都快疯了,全身的血都在沸腾。
而翻滚着站起来的三个黑影中有个开口说:“抓住这小子,用来要挟她!”
听到这话,我眼睛都快喷火了,全身的血都往头上冲,小腹里有一团气像是要撑爆出来。
我握着刻刀,站到媳妇姐姐房门口,胡乱的挥舞,嘴里大喊着:“谁敢过来我弄死谁!”
那几个人果然停住了,我以为他们被我吓到了,但其中一个突然捧腹大笑,“这小子是不是傻了,以为是街头打群架?”
“沈浩”从里面追了出来,手里捏着张符,本来是想朝我丢来,但听到这句话,也是捧腹大笑。
我狠狠的被**了,媳妇姐姐说的没错,既然入了这行就要学好,否则就会连狗都不如,有命你都没处拼。
几人笑得毫无顾忌,突然媳妇姐姐所在的密室晃了下,四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结,有一个问“沈浩”:“你刚才没弄好绊尸绳?”
“沈浩”也是阴沉着脸,说:“不可能,她出来的时候我就布置好了!现在她的真身不可能出来!”
原来他们掉包沈浩哥就是为了困住媳妇姐姐,那真的沈浩现在又在那里?刚才媳妇姐姐出来的时候,这个假沈浩对媳妇姐姐做了什么?
爷爷说过,媳妇姐姐的强大少有邪祟能近她,但是人就不同,人会想出各种办法,而且世间万物相生相克。
越想我心里越急,碑镇术中也有对付人的,但别说学我就是看都没看过,此刻恨不得几耳光将自己抽死。
“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抓了这小子带路,不愁近不了她的身。”“沈浩”说完抬手就将符朝我打来。
我下意识的倒地翻滚,爬起来就朝着安童的方向跑,如果我没记错,她的配枪就挂在后腰上,现在那把枪是我唯一的希望。
但我刚走出几步,一张符就在我面前炸开,我感觉身体像被雷击到,眼里一片金黄。
踉踉跄跄走了两步,两道黑影就朝我扑来。我一咬牙在地上翻滚,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现在绝对不能落到他们手里,要不然就会对媳妇姐姐不利。
我用力的握了下拳头,让手心的刻纹裂开,钻心的痛让我清醒了不少,抬手就照着最近的黑影拍去。
此刻,我脑袋里是空白的,但随着这一掌拍出去,小腹里的那股气好像也跟着泄了出去。
“镇气!”我听到有人惊慌失措的喊了声,同时听到一声惨叫,等我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视线也恢复了,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一个黑影躺倒在地上,另外两人正朝他跑去。
“沈浩”看着我,又掏出一张符,情急之下我朝着他连拍了几下,但除了甩出一些血水外,再也没有那种泄气的感觉。
但比划这两下,“沈浩”还是很忌讳,扭身朝旁边闪了下,我抓住时机爬起来就朝着安童跑。
安童不能动弹,我在她身上胡乱的摸了几下,在后腰摸到了手枪,**转身上膛对着“沈浩”就连开了几枪。
枪这种东西打鬼肯定不行,但是对付人还是很不错,被我镇气打中的那人不知死活,被另外两人拖着,四人汇集到一起,看着我手里的枪都不敢乱动。
我绕了半圈,站到媳妇姐姐房前,死死的盯着他们:“我不想杀人,但是别逼我!”
“身为修术之人,竟然用枪,真是可悲!”“沈浩”冷嘲了几句。
“砰砰!”我朝着他的脚下开了两枪,“如果没记错,现在枪内还有四颗子弹,刚好一人一颗。”
站着的三人默不作声,时间拖久了,我也开始紧张起来,真要想定了开枪杀人,的确是个很大的考验,现在我有些后悔没在最冲动的时候就把他们都打死。
“兄弟,别激动!我们现在就走!”其中一人开口,但说完却冷笑了两声。
他刚笑我就觉得不对劲,急着就要朝他开枪,但手腕一阵刺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接着钻心的痛蔓延到整只手臂,痛得连枪都拿不稳掉在地上。
“沈浩”冷笑着朝我走来,“你还是太嫩了点!”
如果有后悔药,现在我愿意用任何东西去交换,只可惜没有。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走过来,心里祈祷在媳妇姐姐心里,我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不要受到他们的要挟。
轰!
媳妇姐姐所在的房间又一次震动,她好像被绊尸绳困住了,正在突围。
我眼里全是绝望,这一刻竟然生出咬舌自尽的想法。
“呔!”
眼看就要落到他们手里,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想起了沈二爷,他每次做法前都要吼上这么一声。
吼声落下,一把桃木剑从远处飞来,剑尖上贴着一张符,到“沈浩”身前时,符纸突然爆开,把他炸了个踉跄连退几步。
“小石头别怕,咬破舌尖喝下舌尖血!”一个伟岸的身影从门口冲进来站在我身前。
“沈浩哥!”我哽咽的喊了声。
“不学无术,现在后悔了吧?”沈浩哥捏着桃木剑,摆了个剑客的造型。
我点点头,赶紧咬破舌尖咽了口舌尖血,说来也怪,舌尖血刚咽下,手腕被咬的地方就像有只虫子在蠕动,而且剧痛也随之消失,半秒不到,皮下就掉出来一只虫子。
沈浩掏出几张符,朝安童所在的房间丢去,符刚到门口就爆开,接着就听到林华和阿蛮的声音。安童三人冲出来,看到对面的四人,林华掏出手枪指了过去。
阿蛮的动作有些笨拙,半天才从兜里掏出几张符纸。
“现在四对四!你们还有个残废,我看你们怎么蹦跶?”沈浩哥桃木剑挽了个剑花,好像胜券在握。
假沈浩冷笑:“想不到你还能活着下山!”
沈浩哥没有搭他的话,不屑的哼了声,“三流符术也敢冒充我,也只能骗一骗我这个傻师弟和傻兄弟了!”
轰!
媳妇姐姐的密室再次传来轰鸣,整个屋子都在簌簌抖动,同时一股红雾从屋内冲出,瞬间扩散开来。
“走!”假沈浩喊了声,丢出数张符纸,那符纸炸开冒出一阵烟雾,四人的身影也就此消失。
阿蛮拔腿就要追,沈浩喊道:“穷寇莫追!”说完身子摇摇晃晃,喷出一大口鲜血。
“沈浩哥!”我赶紧上前扶住他。他抹了一把嘴角,冲我笑道:“没事,刚才在山上吃了些亏。”
此刻红雾越来越浓,媳妇姐姐从破碎的房门内显现出来。
“弟媳妇好久不见!”沈浩哥竟然朝着媳妇姐姐喊了声,“这次我救了你老公,你不会再为难我了吧?”
听到沈浩哥这样跟媳妇姐姐说话,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挡在媳妇姐姐和他之间,眼巴巴的看着媳妇姐姐。
“哼!”
媳妇姐姐冷哼了一声,红雾瞬间收拢消失不见。
沈浩哥这才嘘了声,抹了把额头,“看来你们感情又进步了!”
我不懂他说的意思,一个劲的问他那里受伤。
“我休息下就好!”沈浩哥拨开我的手,“你赶紧去看看你媳妇,她身上的伤,用你的血能治。”
“媳妇姐姐受伤了!”我惊道。拔腿就往密室跑。
沈浩哥在后面说:“要不是着急你,比绊尸绳厉害几倍的东西也伤不了她,看来她是越来越喜欢…”
“哼!”
媳妇姐姐哼了声,沈浩哥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也顾不上沈浩,直奔密室。密室里凌乱不堪,像是爆炸的现场,地上散落着不少黑色的绳子碎屑。
这些东西之前没有,应该就是假沈浩悄悄摸进来布置的绊尸绳。
我挑亮长明灯,跑到媳妇姐姐的红棺前,媳妇姐姐还是很安详的平躺着,双手放在小腹。
“媳妇姐姐,你那里受伤了?”我着急的问,但她根本不理我。
这样我就只能盯着她上下看了个遍,最后发现她小腿部位的红裙有些黑色勒痕。
“我看一下!”说着我就伸手去揭她小腿部位的裙摆。
“你出去!”我都快碰到了,媳妇姐姐的声音突然传来,我看向她的脸,还是完全藏在面纱里。
“这次我不会听你的!”我说着快速将裙摆掀起。
哼!媳妇姐姐不满的哼了声。但我还是真实的触碰到了裙摆,这说明她不反对。
裙摆掀起,我的心一阵阵刺痛,媳妇姐姐月牙般的小腿上,数道黑色勒痕触目惊心。
沈浩哥说媳妇姐姐要不是担心我,这些绊尸绳伤不了她,也就是说媳妇姐姐是着急之下,才硬生生破开这些绊尸绳的。
我好一阵心痛后才用刻刀切开中指,将血滴到媳妇姐姐小腿的勒痕上。
血一碰到那些黑痕就嗤嗤冒烟,烟雾散开后,那些勒痕也消失不见。
媳妇姐姐一如既往的沉默,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听到我的声音,但我还是小声的说:“我保证学好碑镇术,以后,我保护你!”说完我转身出了密室。
即便此刻很想陪着媳妇姐姐,但今晚的事绝不是偶然,现在我要弄清针对媳妇姐姐的是什么人,是不是盘龙村遇到的红衣女子那伙人。
其实从沈浩哥被掉包,还有那种让人动弹不得的奇香来看,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伙人。
如果真是这样,父亲他…
我没在想下去,现在事情还有转折,因为盘龙村的红衣女孩没有害我的心,还把苏家祖传的刻刀交到了我手上,但今晚的这四人动机则是完全不同。
走出密室,他们已经将灯拉到院子里,沈浩哥低头在地上找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