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小说洛千瓷司墨寒全本章节阅读

《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小说简介

《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是最近人气火爆的一部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洛千瓷司墨寒,知名网络作家公子绾绾的作品,主要讲述的是:什么?他是司墨寒的儿子!瞳孔一缩,顾诗琪整张小脸煞白,顾景轩也是一惊。这些天,虽然因为洛千瓷,他多次进入司家。只是司家注重隐私,司冷、司爵从不露面,唯一远远见过的,只有司囡囡。…

《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 第3章 恢复容貌,惊艳全场 免费试读

是夜,司家举办宴会,帝都不少名门贵族,一一应邀到场。

司家继承人司墨寒,未婚却有三个孩子,孩子生母不明,一直被人议论不休。

哪怕如此,他仍是名媛千金心中排行第一想嫁的男人。

只可惜,半年前一场火灾让他毁了半边脸,双腿还沦为残疾,令人唏嘘不已。

听说,今晚上的宴会,司家是为介绍一个女人。

能让司家这么看重,等同是在宣告这是未来的少夫人。

所以,众人猜测这场宴会可能安排了订婚流程,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孩子的生母。

就在这时,一袭雾蓝色身影入场,直直闯入众人眼帘,璀璨而又闪耀,颇为惊艳不已:

“哇,好一个绝色尤物,那个女孩是谁啊?”

“不知道,挺眼生的,等等……她去的地方,是寒爷的位置!”

“听说寒爷孩子的生母,出身小门小户。她年纪不大,怎么看怎么不像……”

……

照镜子的时候,洛千瓷才知道为什么吓哭囡宝。

脸上化的妆,像是唱戏的脸谱,看着十分辣眼睛。

因此,她进入美容院,花了一下午收拾,又挑了雾蓝色礼服,刚好赶上赴宴。

期间,所有人的电话,统统设置拒接。

尤其顾景轩,一年难得打一次,破天荒打了好几次。

只可惜,她再不是从前痴痴爱着他的傻子。

眼看着,女孩烟视媚行,肌肤瓷白如雪,容颜精致无暇。

礼服勾勒身材,纤瘦而又饱满,雾蓝色衬托之下,宛如海中人鱼公主。

漂亮,不足以形容,堪称一抹倾城色。

一时间,惊叹声此起彼伏。

原本,还有人想看笑话,现在则是有些羡慕。

瞧瞧这脸蛋,身段,气质,如果真是孩子的生母,寒爷可谓艳福不浅。

关键人家还争气,一口气一胎三宝,完事也不损美貌,宛如十八少女。

搁在他们身上,他们也愿意啊!

“千……千瓷?”

最先沉不住气的,当属顾诗琪。

只看她瞳孔地震,写满不可置信,咬碎了牙发问:“千瓷,你这一整天人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还有,你怎么这种打扮!”

原本,她想着赶在宴会前先把洛千瓷从司家弄走。

谁知道,她一整天都联系不上,就连哥哥顾景轩的电话也不接听。

结果一出现,轻易抢走所有风头。

她知道洛千瓷底子不错,只是被自己撺掇着才一直浓妆艳抹。

久而久之,两人站在一起,有洛千瓷扮丑衬托,她滋生一种优越感。

如今,洛千瓷恢复容貌不说,还比从前更盛几分,全面碾压自己,顾诗琪的嫉妒心油然而生。

不知怎么,她心口突突跳,好像什么正在脱离控制。

要知道,她和人打了包票的,洛千瓷今晚一定会从司家逃走,绝不会出席宴会。

洛千瓷一逃走,司家为了脸面,多半找人代替,刚好陆子晴补上。

陆子晴,陆家大小姐,暗恋司墨寒多年,顾思琪早就和她串通和了。

听到顾思琪的话,洛千瓷眸子微眯,随手把玩着指甲,满是慵懒之姿:“哦,手机忘了带。我这种打扮怎么,不美吗?”

何止是美,简直艳压全场!

顾诗琪愤恨想着,脸上强颜欢笑:“美是美,不过我感觉……以前的更美!”

“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洛千瓷淡淡反问,眼底凉薄悄然蔓延。

身为顾景轩的妹妹,洛千瓷经常上赶着讨好,顾诗琪早已习惯。

如今,不知怎么,她在洛千瓷注视下,竟然第一次感到了心虚!

“看,寒爷来了!”

顾诗琪还未想好怎么回答,突然有人惊呼一声,吸引了注意力。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助理推着司墨寒缓缓出现,楼梯旁边另有一条通道,便于司墨寒上下楼。司墨寒身后跟着司老爷子。

在帝都,司墨寒就是王,这是所有人默认的事实。

可是这位王,从前不爱高调,鲜少暴露公众视野。

那场火灾过后更是再不露面,这是难得的一次。

男人坐在轮椅上,脸上半边戴着面具,闪着神秘的光泽,露出的半边脸,完美的颠倒众生。

“老爷子好,我是洛千瓷。”

洛千瓷见到司家的人出现,找了一圈,确定宝宝们不在,就先和司老爷子打招呼。

司老爷子自然知道洛千瓷的身份,肃然点了点头,态度不冷不热。

说不上满不满意,倒是表现的落落大方,比想象当中好一些。

而坐在轮椅上的司墨寒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存在感强烈,令人不容忽视。

“老公……”

下意识,洛千瓷靠近司墨寒讨好道,却接到男人冷冰冰的视线,含着明晃晃的警告。

她到底没敢继续放肆,换了个昵称:“寒哥哥,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漂亮?我保证这次,肯定不会吓到囡宝……”

听着“寒哥哥”这一称呼,司墨寒忍了忍,淡漠一回:“我看你现在,挺自恋的。”

啧啧,这个狗男人,真是一个直男,不懂得欣赏美!

当然,她不在乎,反正她精心打扮不全是给他看的。

不曾想,男人跟着又补充一句:“你的自恋程度,和闯祸能力不相上下。”

洛千瓷知道,他指的是她作天作地,还闹出私奔一事,连忙继续讨好:“寒哥哥,你还在怀疑我?我真不认识苏浩,是被人陷害的!”

闻言,司墨寒不戴面具的半边脸,神色似笑非笑,正要否决。

谁知,小女人突然弯腰靠近他,认真的对着他咬耳朵道:“我洛千瓷,就只有过一个男人……当年那晚,要了我的男人,是你。”

她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子上,泛起一层温热的痒,夹杂着一丝不知名的香味。

司墨寒搭在轮椅上的手猛然一攥,颇为不适应这种陌生的亲昵。

倒是洛千瓷,发觉男人耳尖泛红,像是发现新大陆,十分不可思议:“司墨寒,你是在害羞吗?你竟然这么纯情……”

“闭嘴!”

司墨寒冷冷打断她,眼神淬了冰,警告意味浓烈。

好在洛千瓷懂眼色,也不会当真以为司墨寒纯情,压低声音再开口,说不出的期待:“孩子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