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千瓷司墨寒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洛千瓷司墨寒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小说简介

主角叫洛千瓷司墨寒的小说叫做《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是作者公子绾绾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他是司墨寒的儿子!瞳孔一缩,顾诗琪整张小脸煞白,顾景轩也是一惊。这些天,虽然因为洛千瓷,他多次进入司家。只是司家注重隐私,司冷、司爵从不露面,唯一远远见过的,只有司囡囡。…

《幸孕萌宝:重生娇妻宠爆了》 第1章 重生,一胎三宝 免费试读

“洛千瓷,你找死!”

男人冰冷的嗓音,让刚恢复意识的洛千瓷身子狠狠一颤。

脖子被人掐住,呼吸困难之下,洛千瓷艰难睁开眼睛。

入眼,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左脸戴着面具,右脸俊美无暇,掩盖不住神色的狰狞。

“司墨寒?”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见到司墨寒!

洛千瓷还在茫然这是怎么回事,就被他随手甩在地上,像甩垃圾一般。

随后,他目光满含厌恶朝着门口一指:“滚,带着你的奸夫给我滚!”

下一刻,洛千瓷先是感觉肩膀上多出一只咸猪手,跟着响起一道令人作呕的男声:“寒爷,我和千瓷真心相爱,谢谢您的大度成全!”

洛千瓷听着如遭雷击,脑海中有什么记忆闪过。

为了验证,她忍着一腔震惊,偏头看向身边猥琐的男人,和前世如出一辙。

男人露出一口黄牙,满脸兴奋的开口:“千瓷,我们走吧,别继续留在这里碍了寒爷的眼……”

说着,男人靠近洛千瓷,正想抱得美人归,结果……

“啪——”

美人想也不想,给了他一巴掌!

男人名叫苏浩,被洛千瓷这么一巴掌扇过来,脸色顿时一黑,差点忍不住翻脸,尽量压着怒火温情款款:“千瓷,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洛千瓷浑身颤抖,是激动也是愤怒。

这一刻,她确信自己重生了!

回到了悲剧开始的最初。

前世,她十八岁的时候,遭遇一夜意外怀孕,因为检查出是多胞胎,流产容易伤身体,不得已休学生子。

最终,她生下三个宝宝,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未看上一眼就被家人偷偷送人。

原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谁知过了四年,被司家找上门。

原来孩子生父不是旁人,正是司家主子司墨寒。

他说,孩子需要妈妈,强行把她带回司家大宅。

当时因为一场火灾,司墨寒毁了半边脸,双腿落下残疾。

她仅仅是看着他,就已说不出的害怕,加上爱慕未婚夫顾景轩,一门心思逃跑,各种作天作地。

一开始司墨寒还容忍着,只在订婚宴当天,她听从闺蜜的建议,找了个男人演了一场出轨的戏码,正是眼前这一幕。

司墨寒果然忍无可忍,把她赶出司家。

她以为离开司家从此就解脱了,然而却没想到正是噩梦的开始。

离开司家后,未婚夫承诺她给姐姐捐一颗肾,就会跟她举行婚礼。

结果她捐了肾,也确实举行了婚礼,只是新娘成了她的姐姐!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

不仅如此,她的车子还被动了手脚撞了人惹上命案,被未婚夫亲手送进监狱。

在那里,她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最后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冰冷的监狱里。

临死前,还被人生生挖了心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流干!

想起前世的一幕幕,洛千瓷的心头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恨意!

悔恨,愤怒,不甘!

一切都怪她自己识人不清!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因此,她狠狠推开苏浩质问:“你是什么人?闯入我的房间,想要干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跑回司墨寒身边,顶着他的死亡凝视,硬着头皮就着轮椅坐上他残疾的大腿,对着他开始告状。

“老公,他竟然污蔑我,妄图给你戴绿帽子!我根本不认识他,你快把他赶出去……”

前世,她一直认为是司墨寒强占她的清白,毁了她的人生,深恶痛绝之下,连带不认三个孩子。

到死才知道,她只是牺牲品,司墨寒被人算计,和她一样是受害者。

而孩子们更是无辜,一出生就失去了她这个亲生母亲的陪伴!

“滚下去——”

司墨寒嗓音冰冷,从齿缝挤出三字。

放在前世,她可能畏惧听从。

可在这一刻,洛千瓷不仅不从他腿上下去,还不怕死抬手环住他的脖子诉苦:“老公,我吓到了,现在双腿发软……”

见状,苏浩傻了眼,完全不明状况,不是说好了演戏跟他私奔吗?

不得已,他嗫喏着提醒:“千瓷,你这是什么意思?快和我走啊!”

“嘭——”

话音刚落,房门猛地被人推开。

司墨寒蹙眉,得知洛千瓷房里藏有野男人,他明明下令保密,谁胆敢闯进来?

至于洛千瓷,则是毫不意外的抬起头。

就看,门口闯入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

女孩似乎一早知情,进门就先苦苦劝说:“寒爷,求求您高抬贵手,成全了千瓷吧!她和我表哥……”

听到这里,洛千瓷嘴角勾起,眸中划过一抹冷意。

顾诗琪,她最好的闺蜜,也是未婚夫顾景轩的妹妹。

表面上善解人意,实际上嘴毒心狠。

当年,失去清白一事,就是她私下传遍全校,闹得人尽皆知,自己不得不提前休学。

平常,她还撺掇自己浓妆扮丑,说是顾景轩喜欢。

临死前,洛千瓷才知道,给车子动手脚的人,是顾诗琪帮忙找的!

前世,她真是眼盲心瞎,这么低级的招数竟然傻傻看不出,还把她当成知心闺蜜,一再掏心掏肺!

顾诗琪的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她发现洛千瓷竟然坐在司墨寒的腿上!

瞬间,她整个人惊疑不定:“千瓷,你怎么可以冒犯寒爷?”

洛千瓷这个肮脏的蠢货,怎么配得上靠近司墨寒?!

“为什么不可以?晚上订了婚,他就是我的未婚夫,谈什么冒不冒犯!”

洛千瓷淡淡开口,没有错过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嫉妒,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当然,如果忽略她脸上浓浓的丑妆!

“可是……你不是和我表哥……”

顾诗琪咬咬唇,看向旁边的苏浩,意有所指一说。

“哦,他是你表哥啊?诗琪,你表哥怎么会在司家,还不经允许闯入我的房间,这可是犯法的——”洛千瓷看都没看苏浩一眼,随口轻飘飘说道。

什么?

听着洛千瓷的话,顾诗琪差点没忍住质问出声。

洛千瓷这个蠢货,这会儿在这装什么傻?明明说好让苏浩来演一场戏带她私奔的!

尽管不清楚哪里出了差错,顾诗琪还是坚持提醒,视线有意无意撇向司墨寒:“千瓷,不是你说,非我表哥不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