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言喻权敬衡小说全文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小说介绍

主角是言喻权敬衡的小说叫做《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本小说的作者是如鱼得水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怎么去这么久?”左潇纳闷。不可能是大肠干燥,她这个闺蜜身体倍棒!言喻擦了擦手上的水,“碰见个臭虫,顺手捏了捏。”“哦。”“走吧。”两个姑娘并肩离开,引的那些等候在大厅排队的男人频频侧目。“那女人你们…

《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第19章 酒会碰见权三爷 免费试读

“怎么去这么久?”左潇纳闷。

不可能是大肠干燥,她这个闺蜜身体倍棒!

言喻擦了擦手上的水,“碰见个臭虫,顺手捏了捏。”

“哦。”

“走吧。”

两个姑娘并肩离开,引的那些等候在大厅排队的男人频频侧目。

“那女人你们这里常客?”有男人询问前台。

前台摇摇头,“第一次来。”

离开的两人驱车朝着所谓的酒会去了,说是酒会,却在一个大型的夜总会举行,里面的灯光都比较暗淡。

左潇找了个停车位,附近都是豪车。

“啧啧啧,有大款哦!”她搓搓手。

言喻解开安全带,“又不是你念叨商卓阳的时候了。”

“一码归一码,事业和爱情不冲突。”

两人有预约,可以自行进入。

眼下还差五分钟六点,可没想到酒会已经开始了。

里面的人可是真不少。

有男有女,有坐在沙发里的,也有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的,各个都是西装革履晚礼服。

男人们看着就都有钱,女人则是卯足了劲儿彰显自己的美。

言喻的出现好像是在漂亮的红牡丹里丢了一只雪莲,醒目而纯净。

她五官干净精致,没有半点人为过的痕迹,美人在于风骨,风骨清雅温婉,胜过那些浓妆艳抹。

尤其她抬眸间的那双眼睛,风情夺目。

在这里的女人,无非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想遇到所谓的真命天子。

这个酒会,就是给有钱人准备的。

那些男人已然有跃跃欲试的了。

言喻跟着左潇坐到没有人的沙发,她的目光微微一扫,就看见了斜对面正看着他的一个男人。

那男人清润儒雅,笑的温和。

权敬宇。

左潇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居然也在?”

“有什么奇怪?”

“他结了婚啊。”左潇讶异。

然而言喻却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她,“纵然我不提倡三妻四妾,但这都什么年代了?”

刚开始来到这里时,得知这里已然是一夫一妻制,言喻是高兴的。

前世她母亲是正室,可同样有事多心思多的妾室在,实在令人烦恼的很,连带着她也很讨厌妾室。

可如今到了这里,妾室倒是换了个别致的名称——第三者。

“不能吧?他看着也不像啊。”左潇实在惊奇。

她跟权家的小公主认识,小时候一起玩,那时候就知道二少爷权敬宇,很儒雅有礼的一个大哥哥。

“你多大了,还看人只看脸?”言喻接过服侍生递过来的一杯清酒。

“他来了他来了!”左潇吓得忽然掐住她的腿。

那一刻,她察觉到一股子幽冷的视线。

左潇呆呆的看了眼一旁正注视着自己的闺蜜,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手,还替闺蜜重新整理了下旗袍。

闺蜜的那个眼神,太可怕了吧。

眼看着权敬宇过来了,左潇站了起来,“敬宇哥。”

权敬宇离得近了,能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子菊香,很淡很好闻,“你们怎么在这儿?”

有品味的人。

“没什么事做,来转转,看看热闹呗。”左潇回答着。

权敬宇捏着一杯酒,他穿着黑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西裤,举手抬足都有几分权敬衡的影子,到底是堂兄弟。

“喝点果汁,别喝酒。”他拿过附近服侍生端着的托盘上的果汁递给了言喻。

言喻接过,莞尔道谢:“谢谢敬宇哥。”

她跟着左潇一样称呼。

权敬宇点点头,视线在周围那些带着虎视眈眈的眼神的人身上扫了一圈,那群人立马挪开了视线。

那个是权敬宇的人?

“小姐,方便认识一下吗?”

这时候,一位男士靠近左潇,彬彬有礼的开口。

左潇挑了挑眉,“自然。”

说完,她就同那位男士去了附近的吧台坐着聊天。

权敬宇看了眼,指了指他刚刚坐的位置,“去那边吧。”

“好。”

到了沙发那边,有服侍生特意送上几份女士的点心。

“星宇哥的妹妹?”权敬宇笑问。

她莞尔一笑,“嗯,言喻。”

权敬宇放下酒杯,“你知道这是什么酒会?”

“知道啊。”

她微微靠着沙发靠背,长腿并拢,坐姿即优雅又有几分懒散的味道。

空气沉默了能有五秒钟,权敬宇笑了,“不走?”

“为什么要走?”言喻水眸里荡漾着头顶的淡光。

她如此坦荡,倒是让权敬宇笑意更深。

“你再不走,一会儿会有人过来找你的。”

女人的天鹅颈洁白又漂亮,眼睛如同一只猫儿,缱绻着几分倦意,“如果有优秀的,未尝不可。”

他没再说话,静默的抿了口酒。

忽然,“大哥来了。”

言喻顺着他的视线往那边看。

权敬衡手里夹着一根烟,袖口上推,两颗钻石熠熠生辉,他个子很高,眉峰压低,仿佛在搜寻这里的人似的。

身旁有人跟他说了句什么,他微微点头,然后用牙齿咬住烟嘴,拿出手机摆弄。

与身旁的人交流完,权敬衡迈着步子往这边走,他行走间,那股子气质与姿态实在是叫人惊心,沉冷,肃杀。

这不该是一个贵公子有的气质。

“三爷。”

“三爷。”

“嗯。”

遇到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对他问好。

“不是排行老大么,为什么叫三爷?”

权敬宇倒是没隐瞒,“因为我父母之前有一对双胞胎男孩,没活下来,到按照辈分,仍旧是老三,而且京城里也有人习惯这么叫,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么个称呼。”

言喻点点头。

真好。

权敬衡找到卡座时,似乎愣了下,他瞅着里面坐着的言喻,又看了看已经站起来的权敬宇。

“大哥。”

他点点头,然后走进去,拉了拉裤子坐下,“你怎么在这,你哥带你来的?”

言喻眼里掠过一丝兴味,“我跟闺蜜来的。”

男人吸了口烟,抬眸,对权敬宇说:“你让你司机送她回去。”

权敬宇点点头,拿出手机就要打给司机过来。

言喻慢吞吞起身,走过他面前,准备离开他这里。

手腕忽然被人抓住。

权敬宇拨电话的手立马按了下挂断键,于是静等着。

黑暗里的权敬衡的眼神可不大善,嗓音沉淡,“去哪儿?”

言喻眨眨眼,仍旧笑眯眯的,“去玩。”

小说《一妻当棺:权少,咱俩合葬吧!》 第19章 酒会碰见权三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