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千歌薄修沉全文免费阅读 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谁家mm

《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小说简介

主角是梁千歌薄修沉的小说《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在这里为大家提供全文阅读,《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是作者谁家mm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拔草。《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精彩段落:五年前一夜荒唐,五年后她携宝归来。众人皆知,薄氏集团总裁薄修沉,冷漠阴沉,性情不定,身价千亿,令人闻风丧胆。直到有一天,有人在超市拍到,矜贵无匹的男人跟在一大一小身后,语气无奈,眉色温柔如风:我错了还不行吗?老婆?身前跟他容貌五分像的小男孩转身,一本正经的教他:爸爸,你要保证以后不会偷偷在避孕套上戳针眼了,不然妈妈还是会让你睡客厅的。…

《霍少的宠婚甜妻顾千歌》 浅淡的香,带着甜意 免费试读

中方的演员、导演们也都惊讶的看着孟可薰,没料到这位当红小花情商这么低?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有一位导演正要出声打圆场,那边翻译已经将孟可薰的话翻译给了奥斯丁导演,奥斯丁导演听完很生气:“梁,你上去来一段。”

奥斯丁导演是个不爱嘴炮,喜欢用事实打脸的人。

梁千歌无奈:“我演什么?成年后的女儿和母亲可没对手戏。”

“那就让她看看你和她爸最后相处是什么样的!这段你背过吧?”

“背倒是背过……”梁千歌尴尬了。

“那就上去!”奥斯丁导演催促。

梁千歌叹息:“可我老公也不在啊!”

奥斯丁导演大手一挥:“随便找一个,这里这么多人,找个道具还不容易!”

梁千歌无法,只得看向自己身边的外国男演员。

男演员正要答应,就听奥斯丁导演说:“你老公是亚洲人。”

梁千歌只得又把目光放到中方演员那边,视线一一扫过,却突然感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看自己。

她顺着视线瞧去,就与首位的薄修沉四目相对。

薄修沉挑了下眉,状似不经意的问:“我?”

梁千歌:“……”不,没有,她不是这个意思。

那边薄修沉已经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问:“要怎么做?”

梁千歌:“……”

方频虽然觉得不妥,但奥斯丁导演却觉得没什么,外国一些资方在挑选演员时,偶尔也会出现临时搭戏的情况,确保对方真的有导演推荐的那么好。

奥斯丁导演对薄修沉说:“您站在中间就可以了,这段是您即将出征的前夕,您的妻子来与您道别,之后的剧情是,您在战场失踪,传回的消息是您身亡了,您的妻子不信,为了追寻您的下落,带着年幼的女儿,搭上前往异国的轮船,后来您妻子在海难中丧生,政府找到了您,将女儿送还给了您。”

薄修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有条不紊的站到了场中央。

梁千歌叹了口气,无奈于奥斯丁导演的冲动,却也只能站出来。

她将自己的衣服扯了扯,让衣衫更凌乱些,还弄乱了头发,因为那场戏,是从她与丈夫欢好后,半夜醒来,丈夫却不在身边,她找到他开始,起床的细节要处理好。

“怎么没睡?”娇软的小手从腰间慢慢滑到前胸,薄修沉垂眸看着自己胸前,那只轻刮着自己胸膛的指尖,只觉得身后,跟有火炉贴拢似的。

扮演丈夫的薄修沉不会台词,沉默不语。

梁千歌自己演下去,她将脸贴在男人的后背,手上有些小动作,无一不是挑弄男人的身体,这是夫妻之间亲密的附加细节,带上后,会显得情节更加真实。

见男人半天未语,她放开他的身子,从侧面走到他前方,仰头看着男人硬朗的下巴。

她眸光轻柔,踮起脚尖,安抚似的吻住男人的唇。

评委席的孟可薰顿时双目喷火!

中方的演员和导演也都愣了一下。

倒是外方的主创没什么表情。

梁千歌没有真的触碰上男人的唇瓣,事实上隔开了足有一厘米的距离。这个角度,远处的旁人看到,却会以为真的在亲吻。

女人细密的啄着男人的唇瓣,她身上有种浅淡的香,带着甜意,窜入男人的鼻息。

薄修沉喉咙耸动了一下,手无意识的托住女人纤细柔软的后腰,将她扶得离自己更近。

梁千歌察觉到他的动作,没有挣扎,只继续演下去。

她的手攀上来,摩挲着男人的脸,目光眷恋的在对方英朗的五官上流连,用自己的鼻尖,一点点的在他下巴上摩擦,带着勾人的意境。

薄修沉瞳孔微缩,掐着女人腰肢的大手,将她按得更深了。

女人又在此时放开他,唇瓣在他唇上划着,兀自说道:“你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

薄修沉定定的看着她。

最后,她将脸埋进男人的胸膛里,半天不出来。

几个呼吸后,薄修沉却感觉自己衬衫下的胸膛湿湿的。

接着,是阵啜泣声,女人含着鼻音的哭声,被寂静的试镜会现场,衬得越来越大,她白皙的指尖掐着男人白色的衬衫,揪出一个皱痕,又用指甲去抠。

薄修沉心神都不在自己的衬衫上,他只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捧起了她的脸。

入目的,就是一双通红的眼,还有满脸的泪痕。

女人的声音嗡嗡的,带着痛苦:“一定要活着回来,不要再丢下我了。”

薄修沉轻蹙了下眉,迎着她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只觉得胸腔难受,他稍倾身,正要吻住她的唇,堵住她嘴里不吉利的话。

但女人却侧偏一下,她双眸的睫毛,在他脸庞上轻轻一划过,他顿觉皮肤像被蝴蝶的翅膀扇到。

没人注意到薄修沉差点儿倾身的动作。

梁千歌此时推开薄修沉的胸膛,后退两步,擦着眼泪说:“下面是亲热戏,就省略了。”

薄修沉一晃神,片刻后,瞳孔才浮现清明。

那边的奥斯丁导演满意极了,对向晴晴说:“这就是你小时候最后看到父母一起的画面,这个时候你就在房门外,看到了母亲在哭,父亲在哄,所以后来你父亲要娶继母,你才会那么反叛,你认为你父亲对不起母亲,尤其是你如此确定,你的父母以前有多么恩爱。”

向晴晴听得懂英文,被奥斯丁导演说的满头大汗,只能不住点头。

那边奥斯丁导演又问摄像:“刚才那段拍了吗?”

摄像说拍了,试镜会有统一录像。

奥斯丁导演又看了孟可薰一眼,意有所指的说:“下面来试女儿角色的,都给她们放一遍,不是要回忆吗,就回忆给她们看。”

中方导演和演员们都觉得难堪,有志一同的瞪向孟可薰。

孟可薰却顾不得在意,她深吸口气,狠狠的看向那一边收拢衣服,一边朝评委席走去的梁千歌,指尖险些掐出血来。

这个梁千歌,演技居然这么好,入戏居然这么快,她在国外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试镜继续,接下来就是中外双方的专业碰撞,等到今天在场的全部演员试戏结束,已经快晚上了,他们午饭都是在试镜棚吃的,大家吃饭的时候,都在商讨角色,每位主创,可谓都投入极了。

除了孟可薰。

本来和孟可薰一样是流量的还有一位艺人,但那位今天没来,而少了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孟可薰就显得尤其孤独。

尤其是中方主创还记着她之前口不择言,胡搅蛮缠,心里憋着火,因此都不怎么搭理她。

孟可薰好不容易熬到试镜会结束,一出去就开始打电话。

她走出电梯时,电话刚刚接通,她正要说话,就看到另一部电梯里,梁千歌与奥斯丁导演一起出来,两人说说笑笑,梁千歌捂着自己的脖子扭了扭,似乎是坐久了肌肉疲劳。

偏首时,她就看到了孟可薰。

二人视线在空中碰撞,梁千歌率先转过头,把孟可薰视为无物。

孟可薰狠狠握着拳,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传来:“喂?”

孟可薰深吸口气,看着梁千歌逐渐走远的背影,对电话那头道:“李董,我是孟可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