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术天师下载 玄术天师免费阅读

《玄术天师》小说简介

陈三姜叔褚思雨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玄术天师》,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许旺仙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我知道!这是人之常情,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我也怕,我也会躲着。…

《玄术天师》 第3章 学姐之死 免费试读

三年前,我大三,距离我们学校不足一公里的万豪酒店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跳楼事件。

一名大四的学姐,从万豪酒店的六楼一跃而下,摔死在酒店门前。

这事当时很轰动,但热度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星期便没了下文。

后来调查报告发布,说学姐是因为醉酒,意外从楼上跌落,同行的几人负连带责任。

这是官面上的说法,私下流传的小道消息完全不是这样。

学姐叫褚思雨,品学兼优,长的还漂亮,追求她的人很多。

出事的那天晚上,就是一个追求者攒的局。

当时赴饭局的一共五个人,三男两女。

吃过饭,几人又去KTV,从KTV出来时已经过了封寝的时间,几人决定就近找个酒店对付一宿。

进入酒店后不到半个小时,褚思雨从六楼跳下。

说白了,就是追求不成,又临近毕业,即将天南海北的各奔东西,追求者不甘心想用强,没想到褚思雨从六楼跳下去了。

据说,追求者家里是做生意的,非常有钱,赔偿给的到位,褚思雨家里因此没有追究。

当时很多人觉得不公,但褚思雨家里认可调查报告,外人也没法说什么!

调查报告出来不久,那一届的大四毕业,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我拿出手机,打下褚思雨三个字,开始搜索。

很快,搜到了一张照片。

我拿着照片和床上的女尸对了一下,确信自己的推断,她就是褚思雨。

这就奇怪了!

距离褚思雨跳楼已经三年了,她怎么还没被火化安葬?

这肯定和褚思雨家里有关。

褚思雨死后,由于她家里的不作为,有人特意在我们校贴吧发了一个扒皮贴。

褚思雨家里重男轻女,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褚思雨自己打工赚的,她家里没出一分钱。

褚思雨出事后,她家人到达后,要的不是真相,而是钱,还通过中间人,也就是学校的老师传话,只要钱给到位,一切都好说。

我有理由怀疑,褚家为了钱,把褚思雨的尸体卖了。

我甚至怀疑,就是褚思雨的那位追求者,买下的褚思雨尸体。

五钉锁魂,封眼缝嘴,这是害怕褚思雨变鬼回来找他报仇。

而这也是让我感到疑惑的原因,是谁把褚思雨送到我家,让爷爷缝尸的呢?

甭管是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褚思雨是友非敌。

我替她缝尸,等于救了她。

她即便要报仇,也不是找我报仇,而是找当年的追求者,找将钉子钉入她身体内的人。

想到这,我放下手机,继续缝尸。

论起缝尸的手艺,我自然是不如爷爷的。

虽然我从小跟在爷爷身边打下手,行针的手法,我早就了熟于心,但我一次尸也没缝过,差的只是操作。

缝尸手法不行,但补全尸体的手艺,我称得上是青出于蓝。

量尺寸,定型,捏骨,团肉,裹皮,没用上二十分钟,一只胳膊捏好。

“我要开始缝了!”

不知道为什么,将胳膊对接后,我下意识对褚思雨来了这么一句。

说完,我自己愣了一下,自打知道女尸是褚思雨后,我总觉得她能听到我说话。

我摇摇头,将杂念从脑子里赶出去,开始下针,一边缝一边回忆爷爷的下针手法。

缝尸下针的次数不可为双,可缝三下,五下,七下,九下,每一次下针,都要计算好针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第一针下去,褚思雨貌似哼了一下。

我顿了一下,没抬头看,继续下针。

两个小时后,随着最后一针落下,褚思雨的四肢全部补全,远处的天边有了一丝亮色。

我拿出一件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给褚思雨穿上。

穿好衣服,缝尸终于完成,我长出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僵的手。

就在这时,院门再次传来砰的一声,有人在外面喊:“三哥,你爷的尸体跑到村口去了!”

声音有点变调,还带着一丝惊恐。

我心里一惊,顾不上褚思雨,扔下手套往外跑。

出屋后,我发现姜叔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院门口站着一个半大小子,是老董家的小儿子。

“三哥,我早起和我爸下地干活,刚走到村口就看到你爷靠树站着!”董小子一脸惊恐的说着。

“快走!”

我没废话,拉着董小子就走。

我家距离村口大约二百米左右,远远的就看到村口的那棵老树前围了几个人。

等我到了近前,围观的村民自动让开。

爷爷穿着寿衣,背靠着树,充满血丝的眼睛圆睁着,望着村外,好像是在防备着什么!

“爷爷,我来接你回家!”

我走到爷爷跟前,轻声说道,手覆在爷爷的眼睛上,轻轻下抚。

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随着我的声音落下,爷爷圆睁的眼睛顺着我的抚弄闭上,头向下一垂,耷拉下来。

我什么也没说,把爷爷背到背上,转身进村。

围观的村民好像躲瘟神一样,全部散开,大气都不敢喘。

三分钟后,我刚把爷爷放入棺材内,门外响起一道停车声。

“三哥?”

伴着一道熟悉的声音,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视线中。

“婷婷?”

我有些意外,来的是我女朋友宫婉婷,她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三哥!”

看到我,宫婉婷紧走几步,看到灵堂后脚步一顿,带着一丝颤音道:“爷爷没了?”

“嗯!”

我沉闷的点点头,走过去道:“你怎么来了?”

“我昨天打你电话你关机了,后来去你公司问,才知道爷爷病故你请假回家了,我怕你出事,和爸爸连夜开车过来的!”宫婉婷担心的说道。

“叔也来了?”我更意外了。

“嗯,我爸也来了!”

宫婉婷点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中年男人正好走入院子,是宫凤年,宫婉婷的爸爸。

“叔!”

我迎上去,叫了一声。

“小陈,节哀!”

宫凤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我给老爷子上柱香!”

“哎!”

我点点头,带着两人给爷爷上香。

上好香,我对宫凤年道:“叔,您和婷婷连夜过来的,一定累了,我找个地方,你和婷婷先休息着!”

“不用找,我和婷婷在家休息就成!”宫凤年摆摆手,迈步径直往屋里走。

我赶忙跟上去,褚思雨的尸体就在屋里,一会我要怎么解释?

可一进屋,我意外的发现,褚思雨的尸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