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若邪司空疾全文免费完结 明若邪司空疾小说全本无弹窗

《病君的小邪后》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病君的小邪后》是萌千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明若邪司空疾,内容主要讲述:轰了医研所穿越而来的明若邪,遇上美到妖孽的病王爷在选妃。王爷,我可甜可盐,可萌可辣,喂药都用嘴!丑拒。王爷有病我有药,我俩天生一对。考虑。他们都想要王爷的命,我替你灭了他们。就你了。…

《病君的小邪后》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哦?选中了?”

澜帝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在心里冷笑。

他定了那么多的选妃规矩,等会儿只要随便挑点儿差错,说这女子不符合规矩,当不了缙王妃就行。

他一开始让缙王选妃,也不过是为了为难他折辱他,同时让临玉公主和大将军的掌上明珠都死了心思。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缙王只剩下几天可活,要是知道了,哪还要费这功夫?

直接让他等死便可。

现在知道缙王已经快死了,澜帝就不想当真给他赐婚了。

“请皇上为臣赐婚。”司空疾说道。

“不急。”

澜帝的这句话,让司空疾心微沉。

他就知道澜帝不会轻易为他赐婚的。

“这姑娘缙王是从哪里找来的?当初朕可说过,民家女不可,商户女不可,官家千金不可,皇亲贵胄更加不可以成为缙王妃。”

当着百官的面,澜帝毫不忌讳表现出他对缙王的刁难。

他就是刁难缙王了又怎么?

这里是澜国,是他的天下,这些官,是他的官。

大贞国弱,把堂堂六皇子都送过来当质子了,还不能让他刁难了?

缙王在他的眼里,比他们皇城一个落魄侯府的世子都不如。

“皇上,臣不敢忘。皇亲贵胄,平民百姓,商户女,她都不是。她是臣从沉仙岭中寻来的,是从原来府中被杀丢弃,如今连卖-身契只怕都烧了,宛若新生。”

明若邪头没抬,却忍不住想要撇嘴。

她算是看出来了,缙王奸诈,之前咳成那样,分明就是想要避免跟皇帝行礼。

现在说话可就溜极了,哪里还见他咳过一声?

看来,她还得重新评估这个病痨王爷,只怕他还是个心思深沉腹黑的,跟他合作的过程中可得小心不能被他算计了。

“这么说,她以前是个丫鬟奴婢?”

澜帝漫不经心地特意又点出了这一点。

百官们果然都讥笑出声。

“缙王,你可要想好了,当真要娶一个奴婢为妃?”有大臣说了出来,“可别到时候回大贞跟你父皇哭诉,是我们澜国欺负了你啊。你堂堂一个王爷,娶了个奴婢为正妃,回去不怕被你的兄弟姐妹们笑掉大牙?”

“就是,缙王,依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

“缙王,我们皇上可没有逼迫你。”

“一个奴婢,还丑成这样,看看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哎哟哟,站在那里一直在抖啊,这是吓成什么样子了,上不得场面,上不得场面。”

“缙王,你看看这奴婢的模样,能睡得下去?”渐渐有更轻佻的话响起。

“哈哈哈,小公爷,这个问题您就不用担心了,何不担心缙王还能不能洞房呢。”

“哈哈哈,有理有理,只怕没闻到女子的香就先晕过去了。”

“哈哈哈!”

一声一声的嘲笑,一句一句的讥诮和侮辱,把他们包围了。

这些文武百官们极尽可能地羞辱着缙王,又羞辱着明若邪,而澜帝高坐于龙椅上也没有喝斥众臣,反而放任着他们。

可以想得出来,这么多年来,在澜国,缙王受到了多少羞辱嘲讽。再加上他那病弱的身体,能够活到今天当真不容易。

明若邪心里轻叹了一声。

她就算当上了缙王妃,只怕也得承受这些了,可想而知,以后生活不容易啊。

回头得跟缙王重新商拟一下合作条件,否则她吃亏了。

这要是换成以前的她,一张一张脸地扇过去,绝对能把他们扇成猪头。

但是,缙王借着宽大的袖袍,悄悄地伸手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很凉,却很有力量。

明若邪怔住。

这是第一次,有男人握住她的手。

医研所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手是鬼手,从来没人敢与她握手牵手,甚至她一抬手,他们都会畏惧地离得远远的。

司空疾是怕她崩溃。

一个丫鬟,以前只怕是一辈子都不敢想象上金銮殿,见皇帝和百官。

承受这些人的嘲笑羞辱,又怎么能受得住?

“缙王,朕觉得众爱卿说得对,此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朕思来想去.

澜帝终于又说了话,但是他的话一说出来,司空疾和明若邪都听得出来,澜帝是下定决心把这个约定给推翻了。

想必是知道司空疾只剩几天可活,出尔反尔了!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省下那些龙涎草籽。

明若邪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倏地用力。

她把手抽了出来,然后身子抖了起来,扑通一声就摔下去,整个人在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皇、皇、皇上救命!”

本来要齐声哈哈大笑的众臣:

瞬间像被掐住了喉咙。

这是干什么?

澜帝也被瞬间抓住了注意力,本来他刚才连分一眼看这么个将死的小丫鬟都觉得是拉低了自己为皇的档次。

像这种蝼蚁,就该等他拒了缙王之后,让禁军拉出去打死,再丢回乱葬岗去,免得污了他这金銮殿。

可她现在匍匐于殿前,怕得这般瑟瑟发抖,又叫着要他救命,毕竟是他澜国子民,澜帝倒是不好连给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何况,澜帝与众臣一样,也很好奇她到底要说些什么。

怎敢让他救她一条贱命?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要朕救你性命?”澜帝声音威严。

“奴婢、明明明.

“明明明?”

少女纤弱身体伏在地上,看着可怜兮兮。

谁都看得出来她怕得不行,听声音都抖如糠。

司空疾站在她身边都以为她当真怕。

可她之前的表现明明不是如此,在死人堆里都没见她惊叫过一声。

司空疾垂首静立。

“奴婢明若邪,”伏在地上的少女好像是费尽力气才把话说得清楚了,“不想嫁给缙王!”

哟嗬!

从澜帝到百官,听了明若邪的话都觉得可笑极了。

不管他们如何看不起缙王,他都还是大贞六皇子,受封的王爷。虽在澜国为质,但是何时轮到一个小小的罪婢嫌弃他了?

有人忍不住又噗地一声笑了起来。

“缙王爷,看来您就是想娶,这丫鬟还不愿意嫁您呢。”

澜帝也觉得甚为好笑。

“明若邪,你为何不想嫁给缙王?嫁了他你可就是缙王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