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曼骆秋阳小说免费试读 《boss追妻全靠逗》无弹窗阅读

《boss追妻全靠逗》小说简介

这本由邀娆写的《boss追妻全靠逗》小说已完结了,想知道肖曼骆秋阳最终大结局讲的是什么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boss追妻全靠逗》精彩段落鉴赏:肖曼人生第一次喝醉就遇到了身穿高级定制黑色西装的骆秋阳,误把他当成了服务员,不顾骆秋阳面无表情的脸色紧紧扒着不放。肖曼每次遇事都会赖上骆秋阳,他忍无可忍想把人丢出门,结果这女人还能逻辑清晰地跟他理论,他黑着脸看着熟睡的肖曼,竟也无可奈何。呀!骆秋阳!说好的喝醉后会直接把我扔出去呢?意识到压在自己身上露出危险目光的骆秋阳,肖曼做最后顽强的抵抗。媳妇,以后喝醉是要有惩罚的,醉一次,来十次。…

《boss追妻全靠逗》 第十二章 闹分裂 免费试读

樊文丽一听,脸上不由得扬起了笑容。原来是来跟自己讨要母亲的!

“你自己的妈,你不自己找去。跑来找我有什么用!”

肖曼不客气的怼到:“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

“肖曼!”一个低沉的声音带着怒气。肖胜文刚刚一直在书房,要不是听到外面的吵闹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肖曼看见肖胜文也不叫人,她现在心里只想知道樊文丽这个恶毒的女人把自己的母亲带去了哪里。

“肖曼!你还不赶紧松手!”肖胜文说着已经走到樊文丽身边,一副心疼的样子。

“告诉我!”肖曼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她怒红着双眼,急切的想要知道夏薇的下落。

“你母亲在C院!”肖胜文看不下去了,他在一旁悠悠的答道。

肖曼顿时就愣住了,C院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精神病院!还是治疗条件最不好的地方。肖曼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残忍,冷笑的着望了肖胜文一眼转身。

“站住!”肖胜文吼道:“不准去找她!”

肖曼停下脚步:“怎么?只准你们送进去,不准我接出来?”

“她在哪里对谁都是最好的!”

“是对你才是最好的吧!”肖曼讽刺道。她清楚,肖胜文早就想甩开她们母女二人了。

“啪!”响亮的耳光,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肖曼半边脸**辣的疼着。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正好,我也不想要你这样的父亲。”肖曼禁闭的嘴唇中狠狠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头也不回的走了。

屋外的雨大的渗人,肖曼淋着雨走在街上。脑子里面全都是三年前三年后的家变事故,只觉得自己怎么这般可笑,竟然还敢相信那个家里的人。走过熟悉的道路,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往这个方向走,只觉得这边的路好像是自己一直想要来的。不知道走了多久,唯一记得的是她跌落到一个从宝蓝色马萨拉蒂上下来的男人怀中…

外面的雨还在淋淋淅淅的下着,骆秋阳凝视着躺在床上的肖曼。三年的时间!他整整找了她三年!要不是他多看了窗外两眼,可能就要错过她了。

他温柔的为肖曼盖好被子,肖家的事情他基本都调查清楚了。她的经历像极了曾经的自己,背叛的滋味他懂。要在背叛之中坚强起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凝视的目光渐渐柔和了许多,心中竟然响起一个不一样的声音。

或许可以把肖曼留在自己身边……

“妈妈!”肖曼在恐惧之中苏醒,她连忙跳下床,想要奔向C院却撞了骆秋阳一个满怀。

“醒了?”骆秋阳声音轻柔。

肖曼先是一愣,随后猛的晃着脑袋。为什么这个声音那么熟悉,这里也那么熟悉,还有这个气味竟然给她带来了一丝平静的感觉。

“怎么?三年不见,不认识了吗?”骆秋阳挑着俯视身前的肖曼。

肖曼扎着眼睛,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开骆秋阳:“我还记得你。”

“嗯?”这样的回答让骆秋阳好奇,自己在她心中是什么样的形象?

肖曼顿了顿开口:“那个KTV的男模哥哥,谢谢你…”

骆秋阳一口水喷了出来,这个女人是上天派来戏弄他的吗!他怀疑的瞟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副皮囊当真像小白脸?

肖曼茫然的看着骆秋阳一系列的反应不知所措,心底暗暗懊恼着自己怎么把这种话当面讲出来打击了他,大家都是生活所迫,也不能强行要求别人找一份正经工作。

“嗯…小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哈!”肖曼犹豫了一些决定还是安慰一下骆秋阳。

“怎么办呢?我感觉我得自尊心备受打击了。”骆秋阳故意顺着肖曼的话,他的心底竟然想要得到肖曼的安慰。

“没有的没有的,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肖曼连忙摆手,有些不好意思。

骆秋阳看着语无伦次的肖曼,觉得好笑。比起昨晚那个还是这样更可爱一些。

叩叩叩

冯力不适事宜的敲响了公寓大门,一大早就让他跑去买了一套女装。很好奇禁欲三年的骆少是被怎样一个女人征服的。

肖曼离门口毕竟进,她走上前想去开门却骆秋阳挡在了前面。“女人!你这样去开门还想勾引谁?”说着不由得上下打量肖曼,眼中竟有些轻浮。

肖曼愣了一下,她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都不在身上了取而代之的事男人宽大的衬衫,虽然恰到好处的遮挡了重要部位,但是**出来的大腿依旧很勾引男人的目光。

骆秋阳勾起嘴角得意的笑了笑,没给女人说话的机会就打开了门。

冯力在门外等了许久,门边的一条缝隙让冯力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拼命的往里张望,可是看到的只有骆秋阳。

“咳咳…”骆秋阳轻咳了两声,把冯力唤了回来。

“额,少爷。这是您要的。”

“行了,今天我有事。公司的会议推到明天!”

“可是…”话还没讲完,门就关上了。

“你……”肖曼一直站在骆秋阳身后,刚刚的对话自然是听到了。

“把衣服换上,我有事要和你谈。骆秋阳恢复以往的正经,把手里的衣服塞到肖曼手里拿着文件就去了书房。

肖曼在换衣服的时候就万千情绪,他到底是什么人?又要和自己谈什么事?

叩叩叩

“请进。”

骆秋阳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精致的吊带连衣裙就让骆秋阳险些望出了神。

“你是谁?”

“这是我的名片。”骆秋阳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随手把名片放在桌面上。

“骆秋阳,华悦集团董事长!”肖曼小声的念了出来。

华悦集团是所以从商人士的目标,它的规模庞大是一个普通人想象不到的。

肖曼沉默了,脑子里飞快的思量着。她打算放手一搏,抓住眼前的这个机会。

“很抱歉,都怪我眼拙没有认出你。很感谢你这几次的照顾。”先是客套的话语,她望着骆秋阳的眸子抓住了骆秋阳的神情,继续:“骆总是个在街上遇到昏迷女子都会出手相救的人,相比一定是个心地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