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追妻全靠逗》小说大结局在线试读 肖曼骆秋阳小说阅读

《boss追妻全靠逗》小说简介

《boss追妻全靠逗》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作者是著名作家邀娆,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肖曼骆秋阳,小说讲述:肖曼人生第一次喝醉就遇到了身穿高级定制黑色西装的骆秋阳,误把他当成了服务员,不顾骆秋阳面无表情的脸色紧紧扒着不放。肖曼每次遇事都会赖上骆秋阳,他忍无可忍想把人丢出门,结果这女人还能逻辑清晰地跟他理论,他黑着脸看着熟睡的肖曼,竟也无可奈何。呀!骆秋阳!说好的喝醉后会直接把我扔出去呢?意识到压在自己身上露出危险目光的骆秋阳,肖曼做最后顽强的抵抗。媳妇,以后喝醉是要有惩罚的,醉一次,来十次。…

《boss追妻全靠逗》 第十七章 被关家里 免费试读

管家已经年过五十,跟在郑蓉佩身边一辈子了,最是了解她的心思。

“信送出去了?”郑蓉佩问道。

管家回道:“送出去了,但是骆少现在人在F国,应该明天才会收到。”

“送出去了就好。”郑蓉佩往前走了两步,道:“给我多排两个人看住她,肖家的女儿,跑去别人家的公司跟自己父亲作对,像个什么样子。”

“是。”管家点头应了下来。

这头肖曼被变相软禁暂且不提,另外一边骆秋阳刚刚回国,就收到了“肖曼”的辞职信,打开看完后,他脑子有些发懵。

肖曼说她没办好展会,准备引咎辞职?!什么意思?

他认知里的肖曼,可不是这幅样子。

“为什么不可能?他只是你的上司,当年失去你失去价值的时候,他当然可以选择放弃你。”郑蓉佩漠然道。

“就算要辞退我,也应该当面说!”肖曼拒绝再听郑蓉佩说话,她索性起身,就要离开肖宅。

走到门口,两名黑衣保镖却往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摆明了不让她离开。

“让开!”肖曼厉声喝道,然而那两人却毫无反应,一点都没有挪动的意思。

肖曼愤然转身,却见郑蓉佩冷漠地坐在原处:“我说他辞退了你就是辞退了你,你居然连奶奶都不相信,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奶奶!”肖曼没想到,跟郑蓉佩的一次见面,居然会落到这样的境地,对方明显是不想让她离开!为此不惜动用强硬的手段!

郑蓉佩像是看不到肖曼眼中的失望:“把她带回房间!”

两名保镖听命而动,肖曼无力反抗,只能被他们带回房间。

郑蓉佩想让肖曼留在肖家,但她态度越是强硬肖曼便越是不想留下,她对这个家……不,肖家已经不能算是她的家了,这个地方没有给她丝毫关于亲情的温暖,强迫背叛,在这里,冰冷与绝望将她笼罩。

她的母亲现在在疗养院中,她唯一的朋友不知道,她没有能力帮她与肖家对抗……肖曼想要离开,只能依靠自己。

展会只有三天,如今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肖曼不敢想象,自己不再的时候,展会该如何进行。

更何况还有杨玫捣乱在前。

一想到这些悬而未决的事情,肖曼就坐不下去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郑蓉佩叫她下楼吃饭,肖曼没有开门,直接拒绝了郑蓉佩的邀请。

强行将人留在这里,郑蓉佩也知道肖曼心中肯定不服,见她不出来,也没坚持,转身离开了。

而肖曼却在她离开之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查看了一下,发现郑蓉佩确实走了,儿她安排的那两个看守她的保镖还站在门口。

肖曼扫了那两人一眼,便重新退回了房间。

她没闲着,也没时间绝望悲伤,确认外面没有人后,肖曼快速将房门上锁,然后从自己的梳妆台取出了一把剪刀。

这房间是她三年前住的,但肖曼看出,虽然里面陈设一样,却都是全新的。

她的房间早在她离开肖家的那一天就被占用,至于现在为什么要给她腾出来,肖曼不得而知。

而她也不想知道。

她只要足够了解这房间内的陈设,知道她需要的东西在哪里就行了。

肖曼将自己的床单从床上揪了下来,然后用剪掉剪成长条,编织成绳。

她的房间在三楼,想要不经过门口离开,只能跳窗。

将编制好的绳子从窗户垂下去,看着那吓人的告诉,肖曼打了个寒颤,她不是个胆子很大的人,也没有骆秋阳那样好的伸手,现在却要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从三楼下到地面。

肖曼看了将近五分钟,才鼓起勇气将绳子系在窗棂上,怕不结实又多打了两个死结。

然后她将绳子的另外一端缠在自己的腰上,然后从窗户翻了出去!

肖曼没有攀爬技巧,只能将自己身体的重量全部吊在绳子上,腰部被勒得生疼!

然而即便是这样,她仍旧是坚持咬着牙,一点一点从三楼滑了下去。

这么过程漫长而艰难,也不知过了多久,肖曼低头看去的时候,终于发现自己接近地面了,她长舒了一口气,正准备直接跳下去——

旁边蓦然响起郑蓉佩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肖曼被吓了一跳,手一松,人直接从上面掉了下去!

一下摔进了草丛中!

然后郑蓉佩就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她。

虽然草丛足够柔软,不至于摔上,可这样被郑蓉佩撞见,已经足够让肖曼尴尬。

她不顾身体的痛处,挣扎着从草地上爬起来,道:“奶奶。”

整个过程,郑蓉佩都冷眼看着,丝毫没有想要将她扶起来的意思。

她只是冷声道:“没想到你为了离开肖家,连名都不要了,那个骆少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

肖曼一愣:“骆秋阳来过了?”

随即,她便意识到郑蓉佩是不会告诉她的,转而哀求道:“奶奶,我不想留在肖家,你就让我走吧!”

“不想留在肖家?你是肖家的女儿,你还想去哪儿?”郑蓉佩冷冷一笑,拨通了管家的电话:“叫两个人过来,。”

这次郑蓉佩没有手软,她直接将肖曼关入了肖宅后院的思过堂!

思过堂是孩子们小时候犯了错待的地方,里面除了简单的床铺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连窗户都没有,完全杜绝了肖曼逃跑的可能。

郑蓉佩喊来的人完全听从于郑蓉佩的命令,对肖曼毫无怜悯之心,到了地方,便将她往里狠狠一推,然后哐啷一声,将门锁死。

肖曼的手机也被拿走了。

那两人走后,肖曼颓然蹲坐在地上。

房间里没有窗户,所有一切都黑暗不清,常年不见天日的地方泛着一种阴冷的潮气,冷意浸入人骨子里。

另外一边,成功将肖曼抓住的郑蓉佩没有多高兴,她没听到肖曼竟然对肖家产生了这么大的抵触,骆秋阳那边的劳动合同她还没有解决,同时还要面对无时不刻都想离开家的肖曼。

她离开这段时间,樊文丽那女人到底做了多少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