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曼骆秋阳小说全文 《boss追妻全靠逗》全集阅读

《boss追妻全靠逗》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肖曼骆秋阳的小说叫做《boss追妻全靠逗》,本小说的作者是邀娆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肖曼人生第一次喝醉就遇到了身穿高级定制黑色西装的骆秋阳,误把他当成了服务员,不顾骆秋阳面无表情的脸色紧紧扒着不放。肖曼每次遇事都会赖上骆秋阳,他忍无可忍想把人丢出门,结果这女人还能逻辑清晰地跟他理论,他黑着脸看着熟睡的肖曼,竟也无可奈何。呀!骆秋阳!说好的喝醉后会直接把我扔出去呢?意识到压在自己身上露出危险目光的骆秋阳,肖曼做最后顽强的抵抗。媳妇,以后喝醉是要有惩罚的,醉一次,来十次。…

《boss追妻全靠逗》 第十九章 思过堂 免费试读

不知道肖清悦用了什么手段,门口看守肖曼的人居然不见了,肖清悦带着肖曼一路往外走去。

肖家那么大,一路上两人居然没有遇到其他人。

肖清悦将肖曼送到肖宅的后门,门打开,她却站在门口不动了。

肖曼走了出去,没两步,便听到身后肖清悦的声音响起:“肖曼。”

不是矫揉造作的姐姐或者故作亲密的曼曼……而是她的名字。

肖曼回头,却见肖清悦远远站在门边,柔美的面容一如当年,她身姿纤细,似乎弱不禁风,然而眼眸中却喊着复杂的情绪,让肖曼心口一滞。

她应当是恨着这个人的,然而三年过去,再见她时,她心中只有悲哀。

她们曾经是多么好的朋友啊……

肖曼忽然道:“肖清悦,你幸福么?”

肖清悦一愣,她原本应该是点头的,然而看着肖曼平静淡漠的眼眸,这个头却忽然点不下去了。

肖曼等不到答案,便回头准备离开,然而不等她抬脚,便听到身后一声冷笑:“好一个姐妹情深,肖清悦,没想到你这样为曼曼着想。”

这声音……是郑蓉佩!

肖曼猛然回头,却见郑蓉佩从门后走了出来,面容冷峻,没有半分惊讶,似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相比之下,肖清悦就显得慌乱多了,她像是完全没想到郑蓉佩会守在这里,向后踉跄了一下,脸色苍白地喊道:“奶奶……”

“不要喊我奶奶!”郑蓉佩极其厌恶地冷喝一声,又将目光挪向肖曼:“你好,你很好!”

她没想到肖曼还敢再次逃跑!

肖曼的这种行为已经完全激怒了郑蓉佩!

这一次,她不再顾忌祖孙之情,不仅将肖曼带了回去,连通放走肖曼的肖清悦也一起被抓紧了思过堂!

房门“哐啷”一声,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肖曼没想到自己还有一天会跟肖清悦一起被关进肖家的思过堂,房门关上之后,她低声笑了起来。

而肖清悦则不死心的站在门边,拍打着门板。

久久无人应答,唯有回声在房间内一遍遍回响着。

这声音着实刺耳,肖曼听不下去了,出言制止了肖清悦的无用功:“别拍了,既然把我们关进来了,你怎么拍都没用的。”

“可是……”肖清悦的语气中带着慌乱:“这里这么黑,奶奶不会一直把我们关在这里吧?”

听着这柔弱惹人怜惜的声音,肖曼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她被关的时间长了,黑暗中,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维。

这小小的思过堂像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罩,隔绝了她跟外面的世界,也隔绝了她跟肖清悦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肖清悦,你还记得大一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么?”黑暗中,肖曼忽然道。

肖清悦一愣,肖曼的这种口气她还熟悉,清淡平静,带着一点伤感,是她从前同她谈心时会用到的口气。

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后,她还会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么?

黑暗中,肖曼看不清楚肖清悦的表情,所以也没有等待,而是继续道:“那时我们去军训,地点是在临时的深山里,坐大巴去,不巧的是路上车抛锚了,大家被困在半山腰走不了,中午的时候还下起了大雨。”

肖清悦站在门口沉默着,黑暗遮去了她脸上的表情,让人分辨不清她现在的情绪。

肖曼声音幽幽,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大家都没了主意,甚至有人建议在路上等于雨停后再走……然后你就说,这种天气在那样危险的道路上会有可能会有泥石流,大家都会有危险,你让他们将车往前推一推,选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当时大家都不相信你说的话,但最后你还是说服了他们。”

那时候的肖清悦还没有现在这样万人瞩目,她只是S大万名新生中的一名,默默无闻无人知晓,但却能顶得住那么多人的压力,最后说服所有人跟她一起离开。

当时的肖清悦站在大雨里,雨水打湿她的衣服,狼狈却又美丽。

肖曼正是看了这样一幕,才决定要跟这个人做朋友,她总觉得能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还能顶得住压力的人,应该是不错的做朋友的人选。

或许是她看走眼了吧。

然而直到今天,她也没有忘记肖清悦当时的样子。

肖曼像是在追忆过往,说完这段,便不再开口。

肖清悦听后,呼吸却越发清浅起来,若是此时有光亮,就可以看到,她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

那是……她还没有认识肖曼时候的事情。

那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是肖家的女儿,还没有披上现在这层……虚伪的外皮。

房间内沉默了良久,就在肖清悦以为肖曼睡过去的时候,肖曼却忽然道:“我知道你不是柔弱可怜的人,别人不懂,但我明白。”

席俊奇会为她柔弱可怜的外表欺骗从她身边离开,但肖曼不会,她永远记得当年那个在大雨中劝服众人的女孩儿,美丽却坚强。

思过堂漆黑房间内一片沉默,肖清悦没有出声,肖曼看不到她的脸,便永远也无法得知,这一瞬间的肖清悦到底想了什么。

她们曾经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她却下手抢了她的男友,抢走她的家庭,如今的肖清悦,披着这样一层虚伪的外皮活着,真的幸福么?

房间内的气氛一点点沉默凝固下去,无形的重量压在肖曼的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时间过去三年,她却像是仍旧活在过去。

过不去,永远都过不去。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忽然发出“咔嚓”一声脆响,一丝光明从外面透了进来。

肖曼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没有抬头。

下一刻,房间里的灯被人打开了,明亮的光线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肖曼从眼角看到,肖清悦像是坐在她的对面。

而开门那人在门口站了半晌,便快步走向了肖清悦,俯身轻声喊道:“清悦?清悦?你醒醒。”

肖曼一下就听出来了,是席俊奇的声音。

肖曼的身体瞬间绷紧,她憎恨自己这时的反应,但身体却已经习惯了对席俊奇的关注,对方一旦开口,他便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关注,肖曼不愿透露对席俊奇仍未散去的习惯,便绷紧了身体,若无其事地继续坐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