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鸣唐柔小说无删节 《都市透视医圣雷鸣》无错版

《都市透视医圣雷鸣》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雷鸣唐柔的小说叫做《都市透视医圣雷鸣》,它的作者是萧瑟朗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熊兰赶紧走上前,热情地握着那刘婶的双手:多谢刘姐惦念着我呢,家里最近可还好呀?刘婶叹了口气,道:这不是和平他又给我添了个孙子吗,我一个人两双手可真是忙不过来呢,就盼着你回来了。…

《都市透视医圣雷鸣》 第2章 救治 免费试读

第2章救治

医生说得很委婉,但雷鸣还是急红了眼,他一把打落了那份死亡说明书,吼道:“给我签字做手术,钱我一定会给你们的!”

“小伙子,你就别骗我们了,我们的财务查了您的账户,已经是负债累累,你这样让我们医院也很为难。”

“那算我求你们了行吗,只要你们先做手术,以后我就留在你们医院打工,多久都行。”

雷鸣说到后面,语声已有些哽咽,虽然两个医生都表示同情,但还是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见过太多。

躺在床上的雷母眼窝深陷,脸上的血色也正迅速消退,苍白枯瘦。

“这钱,我来给他做担保!”

唐柔推门走了进来,她环视了病房一周,又看了雷鸣几眼,神色有些复杂。

“请问小姐您是?”

“唐氏集团,唐柔。”

唐柔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那医生看了欲言又止,唐柔走上前,直接在那手术单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唐小姐,今天的事情我雷鸣会记一辈子,您的钱我会尽快还给您的。”雷鸣看在眼里,搓着双手,竟有些局促。

那边医生收好了单据,火速嘱咐护士把雷母移上了手术车,又道:“有一件事需要预先告知你们,因为病人情况危急,手术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二十……”

话音未落,那边护士高喊一声:“李医生,病人没呼吸了!”

两个医生同时抢上前去,观察一阵后,尽皆摊下双手,露出遗憾之色。

雷鸣没有说话,唐柔也只是看着他张了张口,最后发出一声轻叹。

“你们让开,我来。”

雷鸣的眼中闪过一道坚毅之色,朝那手术车走去,那几个医护人员瞅见都是一愣。

“小伙子,你可别想不开呀,人既然已经去世了,我们现在应该考虑怎么安排后事。”

“我说了,你们让一让。”

雷鸣也不管那几人的讶然,直接把他们从手术车边拉开,自己则站在了母亲的身前。

“妈,儿子学会了一门医术,但是从未验证过,也不知道是好是歹。现在他们没办法救您,只能我上阵了,如果依旧回天乏术,还请您老人家原谅儿子。”

雷鸣嘴里念念有词,从手术车的下的器械架上抽出了三根银针,意识却是集中在了双眼之处。

果然,雷母皮下的骨骼和经络条理分明,一一印入了雷鸣的眼帘。

这才是穿透之眼的精髓所在!

雷鸣看准母亲分别分布于上呼吸道和左右两处肌肉群的病变之处,右手两根手指捏银针直刺而下。

“小伙子,别做傻事!”

旁边的人一阵惊呼,还以为是雷鸣悲伤过度、精神错乱了,竟然在试图救治一个已死之人。

施针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一瞬间的功夫,雷母一口暗红色的鲜血喷出,竟缓缓地张开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难道我们都看走眼了?”

两个医生都惊呆了,目光死死地瞪着雷母,而小护士更是张大了小口怎么也合不拢。

“祖传中医,不用见怪。”

雷鸣怕这些人追问自己,先想了个理由打发他们。

这边,雷母在雷鸣的搀扶下慢慢坐了起来,当她看见雷鸣那张消瘦的脸时,顿时流下两行清泪。

“我的儿呀,你受苦了,是妈妈拖累了你。”

雷鸣喜极而泣,却偏要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母子二人心里百感交集,此时也只想多看对方一眼。

唐柔并没有离去,她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雷鸣,美眸中闪过一丝异彩。

离开医院后,雷鸣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带母亲往家中驶去。

虽然他们住在江宁市的一个老式小巷里,屋子破落,有时候连自然水都没有,但是当真正打开屋门,看见里面熟悉的陈设,一种久违的温馨还是涌上了母子二人的心头。

“你呀,这些天为了照顾我连家也不回,快去给我接桶水来,我要打扫打扫屋子。”

“妈,您才刚出院,不休息一会么?”

“精神着呢!要再不让**活那才叫折磨。”

熊兰怜爱的看了雷鸣一眼,抖了抖双臂只觉浑身有劲。

虽然很是疑惑儿子到底是怎么救的自己,但每次话到嘴边还是让她给咽了下去。

儿子有自己的秘密,她不打算去追问了,她知道雷鸣想告诉她的话自然会跟她说。

当下,雷鸣提了两个大水桶就准备去院子里的水井打水,屋门忽然咚咚响了两声。

雷鸣打开门,只见邻居刘婶正站在外头,她一瞧见里面的光景,一张有些肥肿的脸就挂上了笑容。

“熊兰妹子回来了呀?人家都说你得了重病,我看这不是好好的么。”

熊兰赶紧走上前,热情地握着那刘婶的双手:“多谢刘姐惦念着我呢,家里最近可还好呀?”

刘婶叹了口气,道:“这不是和平他又给我添了个孙子吗,我一个人两双手可真是忙不过来呢,就盼着你回来了。”

“那行,家里有什么衣服、被单需要换洗的,都交给我好了,你去忙你的正经事。”

刘婶一听,笑着说:“还是熊兰妹子好呀,我这东西都积压了不少,就等你回来了……要不,咱这就过去吧?”

雷鸣知道这刘婶爱占小解宜,总是支使母亲去做些劳累活,当下便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刘婶家里可是在搓麻将么,方才我还听见骨碌作响的。”

那刘婶脸上面色一僵,开口正想说话,熊兰回头看了一眼雷鸣,道:“人家刘婶都抱孙子了,你看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还不快去学学做饭。”

雷鸣没有回嘴,熊兰拉着刘婶已经走了,走廊上都是她们的声音。

“你家雷鸣也二十好几了吧,我儿子这时候媳妇都找好了,在大企业工作,还是个主管呢!”

“什么,你想请我帮雷鸣介绍呀?只是他那个条件,你可别盼望着有多好……”

雷鸣有些无语,正想回屋躺着,屋门却又被敲响了,只不过这一次声音颇为轻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