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调酒师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林莫张伟小说完结版

《阴阳调酒师》小说简介

林莫张伟是悬疑灵异小说《阴阳调酒师》中的主要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想旅行,

《阴阳调酒师》 第十七章赵婆 免费试读

一听到赵瑶的声音,我顿时来了精神。

“赵瑶,是你吗?”

森林里空无一人,回答我的只有树叶沙沙的声响,带着手电在周围搜寻了一圈,我都没找到赵瑶的身影。

揉了揉眉心,我一脸疲惫的回到了木屋,或许是这几天太累的原因,导致我满脑子里都是赵瑶的身影。

回到木屋后,我却没了睡意,可过了几分钟后,我又听见了呼喊声。

我屏息凝神确认了片刻后,这才敢确定的确是有人呼救,可这声音却又虚无缥缈。

昨晚听那老头说着深山里经常会发生一些邪门的事情,一想到外面可能有什么妖魔鬼怪作祟,我连忙掏出了手电筒。

可还没等我按下开关,我却忽然觉得有人摸了一下我的肩膀!

被人摸了一下,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但除了木头吱呀吱呀的声响外,根本没有半点声响。

慌乱之中我连忙按下了手电筒的开关,这时我才发现我面前的房梁上竟然悬挂着一具尸体!

或许是这具尸体一直悬挂在房梁上,直到刚刚才掉了下来,看着那个浑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尸体,我当场就坐在了地上。

看着像是钟摆一样来回摆动的尸体,一股恶寒顿时席卷而来,慌乱之中我直接跑出了木屋,也顾不上东南西北的朝前跑去。

直到我累的跑不动了,我这才停下来歇息了片刻,虽然不知道自己暂时跑到了哪里,但总归比留在那个邪门的木屋要强。

就这样我又朝前走了十多分钟,直到在前面我竟然又遇见了一间木屋!

借着手电微弱的亮光,我小声嘟囔道:“难不成是遇见了鬼打墙?”

虽然还不敢确定我是不是在原地转圈,但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要是我再不能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根本不用鬼吓死我,我自己就能累死在这片树林里!

握着手电筒,我壮着胆子朝木屋走了过去。

推开木门后,我的眼前只见到了一具被黑袍笼罩着的尸体。

看着那具像是提线木偶般的尸体,我暗骂了一声,随后又一次跑出了木屋。

“妈的,难不成我还真遇到了鬼打墙?”

在老家的时候,我经常听说有人遇见过鬼打墙,破局的方法也十分简单,只需要一泡童子尿。但我早就在十八岁的时候破了身,可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吃个别的办法,情急之下我还是脱下了裤子。

“妈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就在我系腰带的时候,我的背后忽然传来了????的声音。

“谁?”

我下意识的握着手电照了过去,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黑袍的家伙竟然蹲在了不远处的树下。

“妈的,这他妈成精了吧”

骂了一句之后,我头也不回的朝前跑去。

可就在我跑了没几步之后,我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是人是鬼?”

嗯?

听这声音像是一个女人,我连忙停下了脚步。

“你是人是鬼?”

我说完后握着手电朝她的方向晃了几下,见我没有恶意,那个身影也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她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头上的兜帽,我这才发现她竟然是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见对方是活人,我长吁了一口气。

看着我手里的手电筒,她好奇的问:“你不是本地人?”

听她的口气似乎像是个本地人,我惊喜的问道:“大姐你是本地人?”

“叫什么大姐,叫我赵婆就行。”

赵婆说完后将一个水壶递给了我:“看你刚才就有点不对劲,一定是累坏了吧?喝口水压压惊。”

接过水壶后,我迫不及待的灌了几口水。

吹了一阵凉风,我这才回过神来。见我不再慌慌张张,赵婆小声的问着我:“小伙子,怎么还大晚上的赶夜路?”

于是我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赵婆,赵婆听完后也是对此十分忌惮:“小伙子,还好你遇到了我,别说是你一个外来人,就算是这附近的本地人也没几个敢在这儿走夜路的,我看你这么着急,你是要去哪个村寨啊?”

“我要去西河村寨,赵婆你知道怎么走吗?”

赵婆听完我的话后忽然笑了笑:“我就是西和村寨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走?”

没想到我竟然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本地人,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根据赵婆所言,明天一早我们就能赶到西和村寨。

一路上我和赵婆聊了不少关于这附近的奇异事件,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我们俩终于看到了些许烟火。

看着山脚下的阵阵青烟,赵婆面带疲惫的拍了下我的肩膀:“看见了吗,那就是西和村寨。”

虽然听名字是个村子,但这儿的人却过着如同原始部落般的生活。

村子不大,赵婆很快就带我来到了她的家。

“林莫,你现在这儿歇一会儿,吃过了饭我带你去找村长!”

跟着赵婆走了一夜的山路,我早就累的筋疲力竭了,脑袋刚沾上枕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睡了多久,我忽然觉得耳边传来了赵瑶的声音。

“林莫,林莫,快醒醒”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赵瑶竟然就站在我的面前!

赵瑶!

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却发现竟然是赵婆。

见我满头冷汗,赵婆将肩膀上的毛巾递了过来:“怎么了林莫,做噩梦了?”

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我摇了摇头。吃罢了早饭,赵婆竟然穿着一身十分奇怪的衣服从屋里走了出来。

“赵婆,你这是”

只见赵婆身上的那件黑袍早就换了一件,和之前的不同,这件黑袍的衣领和袖口上都绣着银白色的纹绣,几道十分简单的线条,却勾勒出了一道云龙的图案。

见我的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衣服上,赵婆微微侧身说:“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而已,你不用在意。”

见赵婆不愿意多说,我也不便多问,可当我踏进这个村儿里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村儿到处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