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赵清屏顾亦承 主角是赵清屏顾亦承的小说免费阅读

《权宠嫡妃:娘子种田忙》小说简介

《权宠嫡妃:娘子种田忙》小说是青凝萌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要围绕赵清屏顾亦承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幕幕精彩的故事,小说作者是青凝萌,小说主要内容:一出门,赵清屏就看到一个花枝招展,保养得当的中年女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迎面走来。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孙姨娘了。赵清屏胖得只剩一条缝的眼睛上下打量孙姨娘,饶是那么小的眼睛,也让孙姨娘察觉了其中的不屑。…

《权宠嫡妃:娘子种田忙》 第2章 气死你丫的 免费试读

第二章气死你丫的

小王爷顾亦承,在盛京那是数一数二的纨绔子弟,但众人也拿他没招儿,谁让镇西王就这么一个种。镇西王曾经跟着先皇东征北战,立下不少功劳,虽然当时年纪小,但先皇还是力排众议封他做镇西王,还享受王位世袭的特权。

顾亦承这是一生下来就是未来的王爷,而且听说镇西王手里还有一支神秘的精英军队,以后肯定是要交给顾亦承的,谁敢惹他?

据说连皇帝都对镇西王这个兄弟恭敬有加,背地里皇帝怎么看这个兄弟咱们不敢说,但明面肯定是不敢招惹的。

顾亦承一听赵丞相这么说,立马就明白他在忽悠自己,这货眼睛一瞪,小王爷的架势直接就摆出来了,“本王说要看,那就得看!你是不是得了好东西想藏着掖着?”

“小王爷这说的哪儿的话,下官不敢啊!下官这就让人去拿。”赵丞相可不敢得罪这位祖宗,只得苦着脸吩咐下人去拿名画,心里也明白,一旦这画拿出来,指定就拿不回去了。

“哼!这还差不多!”顾亦承剑眉一挑,得意的翘起二郎腿。

这边赵清屏接收了原主所有记忆,直接在心里骂了句妈卖批!

这都是些什么憋屈的日子!

原主也叫赵清屏,十三岁,是这丞相府的嫡女,她弟弟赵清延是嫡子。按理说这姐弟俩身份搁这儿摆着,日子应该过得吃香的喝辣的,但让人憋屈的就是这俩苦逼孩子的娘亲,生下她俩就死了。

赵丞相是个痴情的,只爱正妻,正妻死了他悲痛欲绝,一看到俩孩子就想起正妻,然后更难过。最后他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把俩孩子支配到相府最偏的院子,还让孙姨娘掌管后院,照顾两个孩子。

但凡有脑子的人都应该明白,孙姨娘人家有自己的闺女,怎么可能对原主姐弟俩好呢?!而且赵丞相因为挚爱正妻,决定再不立正妻,孙姨娘忙活来忙活去,连个正妻之位都捞不着,就更不可能对原主姐弟俩好了!

于是在孙姨娘“照顾”下,原主和弟弟在这个相府过的日子连下人都不如,看方才李嬷嬷的态度也知道了。

得知了原主和弟弟的遭遇,赵清屏真的满肚子火。

孙姨娘固然坏,但罪魁祸首不还是原主的丞相爹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按照孙姨娘那个磋磨的方式,原来的赵清屏,是怎么吃这么胖的呢?

赵清屏看着自己沉甸甸的肚子,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一旁忽然传来弱弱的声音,“姐姐,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啊?”

赵清屏转头看去,这才想起还有一个便宜弟弟,赵清延。

赵清延实际年龄七岁,但看着就跟五岁孩子差不多,严重的营养不良。

看看赵清延细瘦的跟麻杆儿一样的小胳膊,又低头看看自己的粗壮的比赵清延大腿还粗的胳膊,赵清屏心里有些难以言喻。

“那个,平日里,我是把你的饭都给吃了吗?”赵清屏脸上的肉肉抖了抖。

赵清延怯怯的看了赵清屏一眼,“不是啊,他们每天就给咱们送一顿饭,姐姐有时候还会把饭给我吃呢。”

嘿!那就奇了怪了?原来的赵清屏难不成是吹气的?啥也没吃就胖了?

赵清屏简直无语。

“得了,怎么胖的我不管了,我只要瘦下来就行。”赵清屏抬手把胳膊放在桌子上,破旧的桌子立马嘎吱两声,折了一条桌腿。

“……”赵清屏心酸的抹了一把脸。

“孙姨娘,就在房里呢!您可得给老奴做主啊!那丫头不仅打老奴,还不把您放在眼里呢!”外面忽然传来李嬷嬷哭诉的声音。

赵清延忙挡在赵清屏身前,一脸慷慨赴义的神情,“姐姐你快躲起来!孙姨娘来了,她一定会欺负你的!”

“怕什么?”赵清屏一把将赵清延的小体格子扒拉到一边,一脸不屑,“看姐给你出口恶气。”

说完,赵清屏就迈开大腿走出房间。不过话说这身体真是沉重,走这么几步路就呼哧带喘的。

一出门,赵清屏就看到一个花枝招展,保养得当的中年女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迎面走来。

看来这个女人就是孙姨娘了。

赵清屏胖得只剩一条缝的眼睛上下打量孙姨娘,饶是那么小的眼睛,也让孙姨娘察觉了其中的不屑。

“清屏啊,我方才听说你打了李嬷嬷?”孙姨娘在众多下人面前还是要保持形象,断然不会像李嬷嬷那样一口一个死丫头。

赵清屏看着孙姨娘假惺惺的脸,冷哼了一声,“孙姨娘,我好歹是这个相府的大小姐,难道想处治一个下人都不行吗?”

被故意加重了语气的“姨娘”两个字,让孙姨娘有些火大,她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看向赵清屏的眼神带着不易察觉的恨意。

“李嬷嬷好歹也是我的随嫁嬷嬷,清屏你这么做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孙姨娘在下人面前一向是这么能装,但其实下人们都明白孙姨娘看不上赵清屏,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姐弟俩。

赵清屏又是呵呵一笑,感觉站着太累,便倚在门框上,门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有些不堪重负。

“孙姨娘这话的意思难道是打狗还得看主人?”赵清屏说着,扫了一眼李嬷嬷,果然看到李嬷嬷脸色一变。

看吧,语言就是这么奇妙,换一个说法就会让人听了不舒服。

孙姨娘被噎了一下,她隐晦的瞪了赵清屏一眼,“不管怎么说,清屏你无缘无故打了李嬷嬷,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要不然,咱们去找老爷评评理?”

这是孙姨娘惯用的套路,一有事,就搬出赵丞相,原主知道丞相爹不待见她和弟弟,所以都是努力避开赵丞相,连逢年过节都是远远行个礼就走。

所以孙姨娘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赵清屏见孙姨娘眼底带着挑衅,心中有些隔应。直接清了清嗓子,走到了孙姨娘身边。

“孙姨娘,我爹在朝为官每天那么忙,你还用这些琐事去烦他,真是一点也不贤惠。既然你这么说,那咱就去找爹爹评理!”说着,她还伸手去拉孙姨娘的裙子,倒像是真的一般。

“你……”孙姨娘一愣,没想到平日里怕老爷怕的要死的赵清平竟敢这么说,一时竟被唬住了,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怎么了姨娘,走啊……”孙姨娘想后退,但赵清屏哪能给她这个机会,她当即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抓住了孙姨娘布料光滑的裙子。

随着孙姨娘的后退,只听撕拉一声,孙姨娘的裙子从大腿根一直裂到了脚脖子,亵裤下白白的大腿若隐若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