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夙洛深承主角的小说 白夙洛深承主角的小说

《彼岸花灼灼》小说简介

《彼岸花灼灼》是作者桃花妖所著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彼岸花灼灼》精彩章节节选:当年神魔大战,洛深承的一滴心头血无意落在一株桃树上,六界多了一个小仙女,化身人形的白夙被冤枉勾结妖魔,受尽折磨。…

《彼岸花灼灼》 第2章 孽障 免费试读

“卿颜!”看到锦卿颜瞬间口吐鲜血昏倒,天帝快步上前接住她,震怒道:“深承,这是怎么回事!”

洛深承立刻上前替她疗伤,发现她体内有股熟悉的木灵之气在游走,不由得皱起眉,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孽障!竟敢诓骗我!

“天帝啊!您要为公主殿下做主啊!”此时,一个小仙娥大哭着跪倒在天帝面前,脑袋磕得咚咚响。

“银月,不懂规矩,退下。”悠悠转醒的锦卿颜急忙呵斥自己宫中的小仙娥,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不!公主,看到您饱受折磨的样子,我实在是替您感到心疼!禀报天帝,我有战神座下弟子白夙勾结妖族的证据!”银月磕破了额头,鲜血顺着她脸颊流淌,那样子着实可怖,她声声控诉道:“神妖大战因白夙而起,妖族之所以能打开封印趁虚而入,就是因为她私下与妖族勾结,后来事情败露,在战场上她就想将公主灭口!”说罢从怀中拿出一面铜镜。

铜镜四周雕刻细密的纹路,有阵阵龙吟之声响起,这是无上至宝妄知镜,能通前事知后事的强大神力。

镜中画面一转,印出一个少女清秀婉约的面容,眉间一枚桃花印熠熠生辉。

竟真的是她!

洛深承袖中的手握得死紧,他冷冷看着镜中白夙与妖君在庭院中私会的场景,两人耳鬓厮磨不知在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洛深承抢过妄知镜,眨眼间消失在了天庭中。

“来人,把白夙打入天牢!”洛深承俊美无缺的容颜,此刻平静无常,一双深邃的眼睛,更是无情无欲的看着遍体鳞伤,流血不止的白夙。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关押的都是犯过罪但不至死的仙人,他们忍受着每日的酷刑,无法以仙力续命,都在地牢中垂死挣扎,等待着仙力散尽魂飞魄散的时刻。

“砰——”一声巨响,木屑纷飞间露出奄奄一息浑身浴火的白夙。

只见她双手被铁链狠狠拉扯着绑在刑架之上,每隔一分钟就会遭受一次焚烧之刑,她身上的伤口无法自行愈合流出脓血,噼里啪啦筋骨燃烧的声音在地牢中彻响,

“啊——师父!师父救我!”忍受剧痛的白夙在看到洛深承的那一刻忍不住痛呼出声,心中满是惊喜。

师父终究是信她的!他终究是……

“为什么……”白夙愣愣看着洛深承面无表情一剑刺向自己,剑尖从她心口穿过,阵阵冷风带着寒气吹灭了她心底所有希望的曙光。

“孽徒,执迷不悟,不知廉耻!为师悔恨当时收你为徒!”洛深承将妄知镜丢到白夙面前,隐忍着怒火再次看着上面碍眼的画面,“勾结妖君入侵天界,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

“不是我!师父!我没有啊!这不是真的!”白夙看到妄知镜上显现的画面,陡然激动起来,她一挣扎,长剑越刺越深,鲜血飞溅,点点跌落镜子上,刺眼至极。

“白夙,你真的令我失望!”洛深承狠狠将长剑抽出,挥手斩断她手上铁索,冰凉的手掐住她的脖子,平时不为他物所动的他如今情绪波动既然如此之大,甚至怒得额头青筋暴起!

当年神魔大战,自己受伤坠落人间,一滴心头血无意落在一株桃树上,六界多了一个小仙女,看着刚化身人形的白夙,纯善至极,一时心软收她为徒。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一念之差,今日哪会生出这许多的事端,神魔大战中天界战死的仙魂无数,竟然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师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真的没有……啊!”白夙呼吸不顺畅,脸憋得通红,她努力想要解释被洛深承一掌挥开,狠狠撞上斑驳不平的墙壁,整个后背鲜血淋漓。

“满口竟是龌蹉谎言,尤不知悔改!你愧对天下苍生!今日为师亲手断你仙骨!”终归还是不忍心把她交给天帝,最终魂飞魄散,洛深承忍住心中异样,抬手凭空变出法器。

“不——师父!不要……求求你,相信我啊!”

一片银光在眼前汇聚,洛深承指尖一动,银光狠狠打向白夙伤痕累累的手腕,脚踝,划出深深一道血痕,血水溅射而出。

“师父……相信我……”白夙承受着抽骨剥筋之痛,她的手筋脚筋尽数被洛深承狠心挑断,心口刺出的血窟窿不断流出鲜血,她却挣扎着,以怪异的姿势缓慢爬向洛深承。

师父说我错了,我肯定是哪里做错了,才让师傅这么生气……

好痛!真的好痛,师父从来没有这么对过我!

要赶紧给师父道歉才行,我知道错了……

“师父!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听话,我道歉!师父……”她每挪动一步就有一道银光打向她伤口,洛深承看着她涕泪横流的样子,手上一抖,银光不受控制狠狠击向她眉间。

众仙赶到看到的就是这样惨烈的景象,白夙披散着头发,状若癫狂拖着不成人形的身躯往前爬,心中仅剩的是对着她最爱的师父的依恋,不远处一身白衣的洛深承站成了永恒。

“如今,为师断你仙骨,为众仙魂赎罪!”

莹亮蓝光闪过,仙骨缓缓从白夙身体内显现出来,锦卿颜看到白夙被剥离了仙骨,心中狂喜。

白夙以为师父只是惩罚着她,太过生气说气话要将她逐出师门,未曾想过师父居然夺她仙骨!

师父您忍心吗——这是要杀了我吗!

白夙恐惧地看着自己仙骨剥离,身躯渐渐变得透明,她身体上的痛苦不及心间一分一毫,她最依赖最信任的师父对她的质疑和狠心,才是她最无法承受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