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妻种田后暴富了》全集阅读 林小冉郁晏小说无删节

《农妻种田后暴富了》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农妻种田后暴富了》是东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小冉郁晏,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废话,我们绝不能看着你这丧门星克死我家小冉!今天小冉不走也得走!林水生急不可耐地向前就要去拖林小冉。…

《农妻种田后暴富了》 第5章 心疼 免费试读

第5章心疼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郁宴露出淡淡的笑容,笑意未达眼底,”你只要清楚我和杨氏的关系关系不好就行了,其他的不需要你知道的你别多问。”

原来不仅被堂哥欺负还被大伯娘也虐待吗?林小冉盯着郁宴的面无表情的脸忍不住感慨,没想到郁宴这么小就被迫出来自力更生,想想她十二三岁的时候还躲在父母的怀抱里乐不思蜀,突然就有点心疼这男人了。

也不知道杨氏是做了什么可恶的事情才让郁宴宁可自己一个人过也要分家出来,不过看郁宴的模样她应该是问不出什么了,林小冉决定日后在慢慢打听。

郁宴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除了大伯娘外,你没事也可以去四叔家玩,我两个堂妹都是善良的姑娘会和你好好说话的,其次就是村里的乡亲们,大家都很朴实,和我关系都还不错。”

郁宴见林小冉一脸茫然,想了想还是着重提了几个名字,比如隔壁邻居孙二狗夫妻,村里赶牛车的蚂蚱哥,有个爱打人相公的王二嫂母女等,这些都是曾经在郁宴最痛苦的时候给予过帮助的人。

林小冉在心里默念了几遍这几个人的名字,心里有数。

她看着等待她问话的郁宴,犹豫片刻后开口问道:“你——克妻是怎么回事?”

虽然已经在原身记忆中知晓郁宴定亲的那两家姑娘都是因为意外去世的,只是这种谣言如果没人传的话肯定不会这么离谱。

毕竟所有事物都讲究事不过三的说法,真要谣言满天飞至少也应该是等原身彻底挂掉以后才出现啊,出现的这么早一看就有些反常,只是不知道郁宴清楚不清楚原因。

郁宴怔了怔,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道;“我说都是谣言你信吗?”

林小冉想也没想就答应道:“我信哦。”

毕竟,她是无神论者。对于她而言宁可相信穿越是所谓的系统搞的鬼,也不相信是老天爷的旨意。

郁宴勾了勾嘴角,深邃的瞳孔幽幽地泛着波光。

“我相信这是谣言!”林小冉以为郁宴不相信,不由强调道:“如果你真的克妻我现在就不会出现在你眼前,况且就算我上吊也是事出有因,并不是什么意外。”

郁宴脸色一沉,“你想说你上吊是因为你那情郎?”

哦豁,踩雷了。

郁宴没等到林小冉的辩解,语气不悦,“时候不早了,洗漱过后早点睡觉吧。”

古人晚上的娱乐少,吃过晚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等洗漱完毕再收拾一下床铺天就几近全黑。

林小冉借着昏暗的光线看着躺在身旁的四肢僵硬的郁宴,大脑兴奋得睡不着。

一开始得知两人要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她的确紧张地不得了,结果发现这男人竟然比她还紧张,好像担心她会吃了他一样,她紧绷的神经突然就不紧张了。

而且她白天睡觉的时间有点多,现在完全不困,因此她故意有意无意去触碰郁宴的胳膊,成功看到这男人越来越往外缩,然后整个人直接掉下床,她顿时乐不可支,却又不敢笑出声,只能哑着嗓子无声大笑,身体颤抖眼泪都出来了。

郁宴红着脸的瞪了床里边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想出声警告她几句却又觉得丢人,只好闷闷不乐得再次爬上床,心中决定这女人再敢惹事就把她丢出去!

实际上,林小冉很有分寸。在听见郁宴愤怒的喘气声后,她立刻就收敛了。

半夜里,外面突然下起大雨,酝酿了许久睡意的林小冉终于在枯燥的雨声中陷入沉睡。

她恍惚中好像做了个梦。

梦见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走着,突然一个大火炉出现在她面前,她立马搂住了那大火炉不仅没觉得烫人,反而让她舒服得不舍得撒手。

早上醒过来,林小冉感到外面寒冷的温度舍不得起床,忍不住抱紧怀里的热源蹭了蹭,一脸满足。

“你就这么喜欢抱着男人睡觉吗?”郁宴盯着搂住自己的林小冉,半阖的眸子,眸子中危险的光芒不言而喻。

林小冉听见郁宴戏谑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她呆呆地睁开眼仰头看过去,印入眼帘是一张放大的俊脸,此刻对方一双半阖的眸子正带着莫名的光芒注视着她,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危险的诱惑。

“你长的真好看。”林小冉短路的大脑还没恢复正常,手已经比大脑先一步行动,直接捧着郁宴的脸沉醉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鲜肉。”

说完,在郁宴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吻上了郁宴的唇瓣,深入缠绵不舍得放开。

只是,进行到一半时林小冉大脑清醒,顿时吓得就要推开郁宴,结果却被对方反客为主。

就在失控得翻身压在林小冉身上时,突然脸色铁青,“你、你不知廉耻!”

郁晏大脑瞬间清醒,盯着娇艳如花的林小冉,他飞速从她身上下来,羞恼之下脱口而出,“难怪你会在定亲前找情郎,原来如此饥不择食!”

林小冉顷刻间回神,盯着郁宴落荒而逃的背影,不就是不小心错把她当成梦里的小鲜肉了给亲了一下,至于这样吗?而且到最后她想放开的时候明明是某个禽兽不仅不放开还变被动为主动,口是心非的家伙,她就不相信这家伙能口是心非一辈子!

郁宴冲到房间外,一边喘着粗气穿衣服,一边在心底骂林小冉不知廉耻,只是回想起那销魂的滋味,他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嘴唇,等反应过来时已经面色通红。

林小冉起床后,郁宴不知所踪,只有厨房饭桌上还有温度的稀饭证明他离开没多久。

她洗漱后慢吞吞吃饭,早上被郁宴辱骂的时候一开始的确很愤怒,随后冷静下来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也就能理解郁宴的行为了。

被一个有前科的人给调戏后,多少都会对这个人是否是惯犯产生怀疑吧?当然也不排除他只是为了他心爱的人守身如玉,错把她当成了某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