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强宠太子妃》小说精彩阅读 邹觅雪邹想容小说已完结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小说简介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是最近人气火爆的一部小说,故事中的主人公是邹觅雪邹想容,知名网络作家温小依的作品,主要讲述的是:还未等她回答,秦楚楚便哭着道:姨夫,方才觅雪她是觅雪将我推下去的!…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3章 扬名 免费试读

第3章:扬名

闹剧已然收场,邹觅雪不忘谢场。她朝父母福了福身子,道:“是女儿不好,让爹娘担心了。楚楚是客人,日后她若有什么想要的衣服首饰,女儿给她便是。各位,抱歉惊扰了大家,还望大家不要被影响了心情。”

“果真是邹府嫡女,果真落落大方。”

“是啊,邹丞相教出来的女儿,果然非同一般。”

一致的赞美声中,邹想容揪紧了手中的帕子。

她的幺妹,向来被骄纵,何时竟有了这样的应对能力?今日这一出,原本能让她以“善妒”之名丢尽颜面,却不曾想,到头来竟成了她在京城贵族圈扬名的助力了。

她死死忍着心头的一口郁气,忽然见到人群之中,邹觅雪抬头看向她,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笑容映着日光,耀眼夺目,将她原本就动人的脸庞衬得越发闪耀。可她在这样的时候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笑容……邹想容心中一紧,她分明是在宣战!

她绝对没有看错,自己一直以为娇蛮不懂事,可以任人拿捏的幺妹,竟完美化解了一场危机,随后对自己绽开了这样的笑容。

邹想容闭了闭眼,想看得清楚一些,可等她再定睛的时候,邹觅雪已经离开了人群。邹想容心中疑惑,随后,被邹明叫住了。

邹觅雪心中畅快的走到花园的出口处,随手拈了一片绿叶。

前世傻傻的自己,受了冤枉只会无力辩解,最后在邹想容有意无意的“佐证”之下,被逼得闹了脾气,被邹明当众训斥,落了个善妒的名声。

可笑自己,从来如同这绿叶,一生似乎全都用来衬托邹想容了,即便是后来入了宫得了圣宠,也不过是一切尽在邹想容的算计之中。

她手上用了些力气,将那叶子拈至粉碎,碧绿的汁水沾了满手,她慢悠悠地用帕子擦了,姿态闲适,面色冰冷。

“方才是她故意推你不假,可你分明也装出了上钩的样子,邹家二小姐,恐怕你心思也不纯吧。”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定的邹觅雪满身血液凝固,她心里猛跳不止,随即就转过身去看声音的来源,不知道她的身后何时站了个黑衣男子,十八九岁模样,黑眸湛然,下巴微扬,姿态笃定,分明就是见证了一切。

“你是何人?”邹觅雪故作镇定,同时也是飞快地在脑中过了一遍,此人甚是陌生,分明没有见过。

那人不回答,一双眼睛却像是透析了事情的全部,他直勾勾的盯着邹觅雪的眼睛,像是一条看到猎物的毒蛇。

“在下说的可否正确,姑娘刚才是起了害人之心。”

邹觅雪的心中漏了一拍,手中的帕子掩饰的绞着:“公子在说什么,我竟然听不大明白。”

端木易薄唇勾了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他看着面前的女子眼神闪躲,冷哼了一声:“姑娘揣着明白装糊涂,看来这深宅大院的事情,脏得很。”

“你!”邹觅雪哪能听不出来这个人的指桑骂槐,她抬起了头和他对视,却是觉得这个人的眼睛实在是可怕,没出息的别向了一边。

“你如今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可我只警告你一句,因果轮回,你若是想要平安一生,就应该收敛。”

字字句句,仿佛都已经洞察了自己一个彻底,邹觅雪衣袖下的手紧握,从头到脚再次审视了他一遍,确认这个人不是自己所见过的任何大家之子,索性冷了脸色,道:“既然你看见了,便管好你的嘴,否则我要我爹爹砍你的脑袋。”

“哦?”端木易闻言向前一步,邹觅雪却是觉得浑身上下犹如被针扎,她扭头就提着裙摆的跑。

如今分明是艳阳天,她的背影却孤傲如冬日腊梅。

端木易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背影,眼角余光看到草丛中有个什么物事,他低头捡了起来,却是邹觅雪方才拭手的一方帕子,绣着蝶恋花的图样,却沾了碧绿的汁水。

昨夜星象有异,便是她么,他再次抬头,一直到邹觅雪的背影消失在了回廊尽头,他才收回目光,将那帕子放进了怀中。

倒是有趣。

秦楚楚是邹府的客人,且是前夫人娘家的孩子,邹明与夫人都不便说什么,这场闹剧的结尾,是邹想容因未能正确引导妹妹,而被训斥了一番。

而秦楚楚母女,做戏一般在丞相夫妇面前认了错,一个训斥一个忏悔,演得可怜至极,邹明不好说什么,此事便就此揭过。

邹觅雪看得无趣,早早便找了个借口回了自己的院子,只不过,秦楚楚出身卑微又心机极重的名声,在京城是传开了。

月明星稀,邹觅雪爬到了自家院中的大树上,远远眺望京城风光,她自小便喜欢登高,可惜府中没有高楼个,她便养成了这爬树的习惯。

她倚窗看了一会月色,忽然瞧见侧门处,似乎有个男子的身影。

月色明亮,将那人影照得分明,邹觅雪定睛看了一眼,适巧那人无意之间抬头,她得以看清了颜面,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邹觅雪皱着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个陌生的男子,前世自己死前曾在雪夜陪同邹想容前来冷宫,随后,给了自己当胸一剑,更是说出了“杀了那狗皇帝”之类的话语。

是他?

那男子她或许是见过的,但邹觅雪没有什么印象了,唯一的印象,便是临死之前的遭遇,如今想来,此人必定与邹想容关系匪浅。

能自由出入宫闱,说明他拥有绝佳的掩护身份,而最后那大逆不道的话,分明就是与邹想容合谋些什么。

邹觅雪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前世,竟连登上后位都不是邹想容的最终目的?杀了皇帝……她想杀了皇帝,然后让弘儿取而代之,直接由皇后晋升太后,将这江山握在手中!

虽然已经知道了邹想容的真面目,可才想通此间关节的邹觅雪还是吓了一跳,她看着站在后门处来回踱步的男人,心中疑惑渐深。

正在此时,府中有一个人影急匆匆地朝着后门去了,将后门打开一条缝,从那男子手中接过了个什么物事,随后,那人影原地折返,邹觅雪冷眼看着,是朝着邹想容的院子去的。

秦楚楚母女所住的客房离后门近,她又一向以邹想容马首是瞻,这男子是来找邹想容的无疑,如此说来,秦楚楚必定是其中负责联络的那一个。

邹觅雪手脚灵活地从树上爬下去,朝着邹想容的院落走过去。脚步不停,她的脑子也飞快地运转起来。她还记得,自己临死之前,邹想容曾对她说:“他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拆了我的姻缘,不顾我的意愿将我送入宫……”拆了她的姻缘……莫非就是此人?

命运的轨迹始终在往既定的方向走,邹觅雪当年虽知道长姐曾有过一段姻缘,被父亲以“那人居心不良,实非良配”为由斩断,可却不知其中具体。如今得以知道实情,她兴奋得步子都有些雀跃。

这可是你们撞上来的!

邹觅雪紧走几步,远远地便瞧见秦楚楚带着邹想容出来了。两人一路边走边四处看,十分谨慎的样子。邹觅雪躲在了栏杆背后,掩住了身形,眼看着两人走到了后门边,邹想容对秦楚楚说了几句什么,秦楚楚便远远走开望风去了。

而邹想容将后门洞开,与那男子说着话,先时还有些距离,后来,那男子似乎有些急切,竟一把抓住了邹想容的手。

邹觅雪冷笑,忽然转身,朝着秦楚楚的脚扔了个小石子。

为了望风,也顺带避嫌,秦楚楚离后门有些远,挨着花园,夜里天色昏暗,花园中花草影影绰绰,她一个小姑娘,本就有些心慌,被这莫名的一下弄得慌了神,但还勉强有些理智,捂着嘴四处看了一圈,没见到什么人。

只是这样一来她就更慌了,朝着有灯火的地方走过去,正好一阵风过,树叶悉悉率率,邹觅雪又在后头发出了呜咽的声响,秦楚楚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但紧接着,背上又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秦楚楚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哪里受过这样的惊吓?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啊”的一声尖叫出声,口中还嚷着:“有鬼,有鬼!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