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觅雪邹想容为主角的小说 邹觅雪邹想容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邹觅雪邹想容的小说是《重生之强宠太子妃》,它的作者是温小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5章:清理这些人都是没有头脑的,说事根本不过脑子,邹想容冷冷地看了她们母女二人一眼,道:“我爹爹是如何重礼仪的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况且今夜他的态度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别说是成全,若是今夜我不知…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5章 清理 免费试读

第5章:清理

这些人都是没有头脑的,说事根本不过脑子,邹想容冷冷地看了她们母女二人一眼,道:“我爹爹是如何重礼仪的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况且今夜他的态度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别说是成全,若是今夜我不知死活地挑明了,爹爹怕是要将我也赶出门去。”

邹明是丞相,更加的恪守人伦纲常,他骨子里的传统,也是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挑战权威。

看着秦楚楚和她娘站在了地上不愿意说话,邹想容站起身走到秦母面前,看着她说道:“我娘去的早,这些年你们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抛开亲情不说……你们为何来邹府,需要我提醒你们么?”

邹想容向来是一张乖巧温顺的面孔示人,如今突然变了脸,便是秦楚楚的娘也难以接受,她愣愣地看着这个陌生的邹想容,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们来投奔邹府,不就是想让邹府替你们谋个好前程?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我娘亲已经不在了,如今这府中乃是冯氏的天下。你们能依靠的,只有我。”

“若是我出了什么事,你们以为自己还能安然待在这里么?”

邹想容清清楚楚的说着话,倒是把秦楚楚的娘说了个大张嘴,看着大的被自己给说住了,邹想容又转向秦楚楚,道:“今夜这事是你弄出来的,我的姻缘,也大半被你毁了”。

“这脏水你若是安然接着,那日后还能有翻盘的机会,若是再胡说些什么,我也帮不了你们。”

屋子里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邹觅雪听到这里,轻手轻脚地摸到院门边,退了出去。

这邹想容的心机,经过前一世,她早就知道了,可今日,她却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前世她虽不知具体,可也知道入宫之前,邹想容曾被爹爹断送了一段姻缘,而照最后的光景来看,那人必然是喻盛无疑。

前世连入宫都没能彻底断了的姻缘,今夜邹想容这般说辞,喻盛愣是没说出个不字,她记得喻盛看邹想容的眼神,那里面,满满的是对同类的欣赏。

自己到底还是动手早了,给邹想容留了机会,邹觅雪心中叹着可惜。

这一生的时间还长,她一定要细细筹谋,慢慢规划。

邹觅雪知道自己还有大把的机会和时光,她轻手轻脚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关上房门,却没有发现一旁丫鬟住着的小房间,门悄悄地开了条缝。

翌日,天气晴好。

昨夜的事闹得很大,饶是秦楚楚母女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住下去。

邹想容已经派了人来收拾他们的行李,秦楚楚看着邹想容对自己并没有半点的宽容,心里也是不好受。

“表姐,我和我娘真的要走?”

“昨日便已经说好,要是再有什么差池,咱们谁也没有好处。”

邹想容如今感觉自己有一些火烧眉头,她将自己存着的一些钱拿了出来,塞在了秦楚楚的手里。

“这件事情你们是为我,这些钱先拿着应急。”

秦楚楚看着邹想容丫鬟帮她们收拾的大包小包,也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她们得了邹想容的授意,都对外声称家中有事,要回去住一阵子。

相爷因为昨天的事情已经厌恶了她们娘俩,直接没有出来见面,而冯氏接见了她们,只不过是说了几句体面话,给了些银子就算是打发了。

秦楚楚看着她们出府得了这么多银子,也觉得这相府忒大方了一些,她们娘俩不过是为了避开这一阵,等日后合适的时机再来。

到底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冯氏眼看着快到中午,立马客套了几句,便让人带了些礼品,送母女二人回去了。

等着秦家的母女一走,冯氏立马就差人喊来了自己的女儿,在邹觅雪跟着身边的嬷嬷走进来的时候,冯氏坐在主位上,目光里都是欣赏。

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经出挑的亭亭玉立,况且有相府的加持和自己的**,女儿的未来一定可期。

“女儿给母亲请安。”

邹觅雪依着礼节的给冯氏行礼,冯氏嘴上勾了勾,朝着邹觅雪伸手,让自己身边的嬷嬷带着下人们出去了,她们娘两个想要说体己话。

“娘今日特意喊你过来,是因为最近府里发生的这些事情,虽然闲话现在被压了下来,但是女儿家身份清白才是最重要的。”

“你是相府嫡女,一言一行都代表我和你爹的教养,你要更加谨言慎行。”

邹觅雪闻言颔首表示自己记下了,冯氏拉起了邹觅雪的手,看着她的五指葱葱,放在了自己的手掌心。

“如今咱们家大业大,无论是朝堂上还是庭院中都有许多人盯着,你谨慎一些,别人暗害你就能防一些,娘希望你平平安安。”

“女儿知道。”

邹觅雪看着如今的冯氏满身的华服,身子也还算是健朗,眼眶忽的就浸出了眼眶,酸酸的。

上一世若不是她被邹想容算计,满门相府怎会落得那样子的下场,她哭得悲伤,冯氏却是捉摸不透,拿着自己的手帕给女儿擦眼泪,声音温柔。

“好端端的哭什么?”

“就是有一些高兴。”

邹觅雪抬手擦眼泪,更是将自己的头靠在了冯氏的胸膛上,她总能靠自己的能力护得相府的安全。

“你是娘的骨肉还能这样子的撒娇哭诉,但你姐姐那孩子就是有心事也总是不肯跟娘说,娘这一碗水就是想要端平,也总会落人口舌。”

冯氏似乎也是在说自己的当家主母的为难,相爷将这一大家子的事情都托付给了自己,自己总要里外操持的好,她的手有一些没有一下的摸着邹觅雪的发顶,心中不由得叹气。

“你姐姐日后若是想要什么,雪儿你有办法的情况下一定不要跟她争。”

“娘。”邹觅雪闻言张了张嘴想要说一些说什么,却最终是叹了一口气,邹想容的面目她一定让众人都看的明白,有些恶气她已经忍的够久了。

与冯氏没有待多久的时间,邹觅雪就心事重重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她刚坐在椅子上拿着茶壶想要给自己倒水,却是凉的。

“今日是谁当差?”

邹觅雪喊来了自己身边的嬷嬷问她,嬷嬷却是说今天当值的是巧儿:“这丫头片子,一定是去哪偷懒了,待我把她找回来。”

嬷嬷正说着话要掀开门帘出去,这时候那巧儿却匆匆忙忙的跑进了院子,看到了嬷嬷站在院中间,急急忙忙的过来。

“小姐的水都凉透了,你都不晓得换壶新的来,我看是想被早早的打发出去配人家。”

嬷嬷张嘴就骂,那丫鬟急急忙忙的就提着一壶热水进来,邹觅雪看着倒在自己杯中的热水,实在是烫嘴,况且这丫鬟也太冒失了。

“你今年多大了,又是什么时候进府跟在我的身边?”

小说《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5章 清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