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强宠太子妃》全集免费在线阅读(邹觅雪邹想容)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小说介绍

主角叫邹觅雪邹想容的小说是《重生之强宠太子妃》,是作者温小依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4章:家丑秦楚楚嗓音尖利,这一嗓子在寂静的相府迅速引起了轩然**,府中灯火骤亮,原本在后门处与喻盛你侬我侬的邹想容受到惊吓,下意识就想要让喻盛走。可正在此时,邹觅雪从树上爬出了墙,趁着喻盛往里张望的…

《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4章 家丑 免费试读

第4章:家丑

秦楚楚嗓音尖利,这一嗓子在寂静的相府迅速引起了轩然**,府中灯火骤亮,原本在后门处与喻盛你侬我侬的邹想容受到惊吓,下意识就想要让喻盛走。

可正在此时,邹觅雪从树上爬出了墙,趁着喻盛往里张望的时刻,用尽了力气,抄着一根木棍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喻盛趔趄了一下摔了进去,与此同时,邹觅雪将门从外面一关,锁上了。

府内早已热闹非凡,邹觅雪深深吸了一口气,沿原路返回,又从墙上爬了回去,这才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跟着众人走到了后门口。

很好,秦楚楚这个蠢货,成功将人引到了正确的地点。

哪怕两世记忆中,邹觅雪也从未见过邹明发过这样大的火。便是一向温柔贤淑的冯氏,今夜脸上也露了愁容。

让二老如此费心,邹觅雪心中有些愧疚,可她明白,有些牺牲,非做不可。她绝不会再让相府承受上一世的伤害。

“说吧,你是什么人。”

因此事实在不大好看,下人都已被遣散出去,堂中只剩下几个主子。

喻盛与邹想容站在一处,隔了一世的记忆,这张脸还未变成上一世那般冷血的样子,只是有些阴沉罢了。

邹觅雪站在冯氏身旁,冷眼旁观。

见堂下人不说话,邹明猛地拍了一下太师椅的扶手,道:“月黑风高,入人宅邸,毁人清白,如今你倒是连句话都不敢说了吗?”

“爹……”邹想容想开口,被邹明喝止:“你住口!”

邹想容何时被这样对待过?眼眶一下子红了,扁着嘴退到一旁,狠狠地剜了一眼秦楚楚,随即,脸沉了下来。

大约是不忍心上人被呵斥,喻盛终于行了个礼,道:“见过丞相。”

虽是行礼,可脸上也么有半分恭敬,依旧是那般阴沉的样子。邹觅雪回忆着方才见到的场景,他面对邹想容时,至少是暖心宽慰,脸上还有笑颜的。

这般做派,自然惹人不喜,邹明道:“你究竟是何人!”

喻盛言简意赅:“喻盛。”

见邹明似乎又有动怒的预兆,他接着道:“丞相何必动怒,我不过路过贵府,只是不知被暗处什么人打了一棍子,这才跌了进来。”

说这话时,他神情自若,显然不觉得有丝毫不妥,邹明气极反笑,指着喻盛道:“听听,这说的什么话?”

邹觅雪拉了拉爹爹的袖子,轻声道:“爹爹先消消气,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如听听长姐怎么说?”

她倒是真的很想知道,如今这样的境况下,邹想容要如何处理?

“好,想容,你说。”

邹想容红着眼眶看了一眼邹明,上前福了福身子,道:“爹爹,是女儿不好。”她顿了顿,接着道:“女儿一直知道这件事。”

邹觅雪一愣,眼睛眯了起来。

“喻公子,你也不必瞒了。爹爹,楚楚与喻盛情投意合,女儿知道有些日子了,可这样私下接触,毕竟对楚楚名声不大好,我便想劝劝喻公子,要他改日登门,正式求亲。可今日女儿刚到那里,话还没说上几句,不知为何忽然有了这些变故,闹出这许多误会来,让爹娘担心了。”

秦楚楚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邹想容,嗫嚅道:“姐姐,你怎么……”她实在不懂,明明自己一心为她,为何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秦母转身便打了秦楚楚一巴掌,道:“你怎么竟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来!”

秦楚楚哭着叫道:“娘,不是这样的,不是我,不是我啊!姐姐,你说句话啊!你把实情说出来啊!”

邹想容暗暗瞪了她一眼,随即叹了口气,道:“喻公子,方才我也同你说了,你既然喜欢楚楚,便应当顾及她女儿家的清誉,如今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你若是真心喜欢楚楚,便把话说开了吧。”

喻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从邹觅雪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他眼里的兴致。

而邹想容,自说完了这些话,便低着头一声未吭,只是掩在袖中的手,紧紧握成了拳。

“胡闹!若是看上了楚楚,便当请父母上门求亲,哪有如此行事的!你看他方才的态度,分明就是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楚楚,你……罢了罢了,来人,将此人给我赶出府去!”

很快就有下人涌了进来,喻盛挣脱了他们的钳制,冷道:“我自己走。”

随即,从正厅步履稳健地走了出去,秦楚楚毕竟不是邹家人,冯氏叹了口气,也跟着丈夫出了门。

堂中只剩下秦楚楚母女与邹想容,邹觅雪,秦楚楚哪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她上前拉住邹想容的袖子道:“姐姐,你为何要这样说,明明是你……”

“好了!”

邹想容看了邹觅雪一眼,声音不大,却足够威严,唬得秦楚楚连哭都顾不上了,傻傻地看着她,一时忘了言语。

邹想容转向邹觅雪道:“妹妹,这毕竟是我们家的事,妹妹还是不要参与了吧。”

邹觅雪挑挑眉,意外邹想容会将话说得这样直白,不过她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自然也没办法堂而皇之地留下看戏。想到这里,她微微勾了勾唇角,道:“那妹妹就回房了。”

邹想容点点头,横了秦楚楚一眼,示意她们母女跟上,三人一道回了邹想容的院子。

邹觅雪自然不会就这么回去。她往回走了一段,又从花园绕到了邹想容的院子,动作娴熟的翻墙,摸到了墙根下。

便听秦母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又是惊又是怒:“想容,明明是你自己做出来的事,怎能让楚楚替你承受这样的污名,你这孩子,如今怎么变得这样心狠手辣!连姐妹情分都不顾了么!”

邹想容道:“小点声!”

秦母噤了声,秦楚楚的哭声也小了一些,邹想容的声音才慢慢悠悠地传了出来。

“我且问一句,今日之事是谁弄出来的?”

秦楚楚哭声一顿,竟没骨气地道了歉:“是我……方才我在花园那里,有人拿东西砸我,我被吓到了,这才……弄出了些动静……可我不是故意的,姐姐你也不能将脏水往我身上泼啊……”

“就是啊,想容你怎么……何况你与那喻公子情投意合,何不索性将此事挑明了,你爹爹若是同意,你们不也能得圆满了么?”

小说《重生之强宠太子妃》 第4章 家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