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夏语陆森野小说阅读

《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夏语陆森野的小说叫《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本小说的作者是叶落无声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不太如意的婚姻将他们绑在了一起,却日久生情。然而爱情并不一帆风顺,误会与挑拨,他们分分合合,品尝这一份情缘的酸甜…

《另类婚宠:娇妻有个性》 第九章 误会 免费试读

夏语带着豆宝去了她以前最爱去吃的那家蛋糕店,她和沈洛坐在对面看着豆宝吃的满脸都是奶油。

夏语用纸巾帮豆宝拂了去,如果芋宝在她身边,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爱吃蛋糕,似乎他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她一点都不清楚。

她陪在他身边的日子甚少,陆夫人基本不让她接触芋宝,除了生他下来的几个月,其他的时间聚少离多。

“舅妈……舅妈”豆宝连叫了几声也不见夏雨应,只见她看着他一直在笑。

“啊,怎么了?”夏语回过神,见豆宝已经吃完。

“舅妈,你刚刚在想什么吧,我见就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回答。”

夏语迷茫的望向沈洛,沈洛笑着点了点头,夏语摸了摸豆宝的头,歉意道:“下次……下次不会了。”

“舅妈,和豆宝在一起的时候不能想其他的男人,不然我会吃醋的哦。”豆宝吧唧着嘴,霸道的要求着,有种小大人的感觉。

夏语哭笑不得。

“夏语,你不要在意,豆宝小孩子。”沈洛生怕她生气,解释着,他看的出来豆宝挺喜欢夏语的,平时没看到他对哪个女的热情过,对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满是敌意。

夏语淡淡笑了笑,“不会,豆宝很可爱,我很喜欢。”豆宝性格和芋宝相差不多,若这两个见面,肯定能够玩得到一起,夏语心中这样想着。

“听到没,舅妈夸我可爱!”豆宝炫宝似的炫耀着,生怕沈洛没有听到夏语夸他。

“小野哥,你觉得我爸生日我买什么蛋糕好?”唐箐问向旁边不耐烦的陆森野。

陆森野俊郎的眸子里刻满了阴郁,若不是在路上恰好碰到她和陆夫人,而陆夫人又恰好让他陪她来选蛋糕,他根本懒得搭理。

“都可以。”慵懒的鼻音,也不知道夏语那个女人起来了没有,现在在做什么,也不给他打电话。

唐箐也不在意陆森野对她的态度,她相信只要给她单独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她一定会打动陆森野。

夏语那个口吃的废物,她丝毫不放在眼里,陆森野对她也不过是责任和使命,只有她能给陆森野带来所有。

唐箐回眸一转,便看到夏语那个女人和一个陌生男人待在一块,嘴角邪魅一勾,老天都在给她机会,她不利用那不可惜了。

“小野哥,那个不是夏语吗?她旁边的那个帅气的男人是谁啊,你朋友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唐箐故作疑问,实则在挑起两个人的矛盾。

陆森野顺着唐箐的目光望去,下午的阳光踱在她脸上,嘴角带着浅显的微笑,对着她对面的男子,一阵怒意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她对他都没有这么笑过,在他面前都是唯唯诺诺的,竟然对着别的男子开怀大笑。

陆森野推门走了进去,唐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跟在后面。

夏语一抬头便看到了陆森野和唐小姐走进来的画面,她脸上的笑僵了下来,心里发冷,在陆森野眼里却是做贼心虚。

陆森野怎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和唐箐在一起?一连串的问题堵在夏语心里上气不接下气。

“舅妈,你有没有在听啊!”豆宝不满的喊道,今天下午都好几次不理他了,他也是有脾气的。

沈洛很快便发现从刚才那个男人和女人进来,夏语的脸色便变了。

陆森野听到小屁孩叫夏语舅妈,一向沉静的他神色微变,夏语你好样的!

“陆夫人,真巧啊!”陆森林好看的眉峰蹙着,情绪不明,夏语见陆森林面色清冷,也不敢说什么,站起身,看着他。

每当陆森野这样,夏语知道是他要发怒了,他笑起来比不笑还要恐怖。

她又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心虚什么,该心虚的是他才对。

沈洛无声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带有笑意的眸子稍作冷淡,原来,是他。

两人无声的盯着彼此,一冷一热,一笑一无情,两人之间的小火花烧的有点旺,气氛格外不对劲。

夏语小心的看着,陆森野不会误会啥了吧,不会生气了吧,要不要解释一下,心里略过诸多想法,刚想开口,不料,陆森野却抢在了前头。

“过来。”陆森野眸光过于深沉,夕阳笼罩下,男人精致的五官一派平静,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夏语小媳妇样的走到陆森野面前,挽着他的手,将他带到沈洛旁边,不管陆森野目前的眸子多阴沉,出声介绍道:“这是我……我先生,陆森野,他……就是……是我和你……说……说的那个……请我做……钢琴老师……师的人,叫沈……沈洛,那个小孩……孩叫豆宝,是……是他外甥。”

沈洛笑着伸出手:“你好,陆总,我叫沈洛。”

陆森野轻轻一握,“恩。”

陆森野显然没打算与沈洛多说,浑厚的男声,染上了霜花,深邃内敛的眸子微眯,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沈洛有点不明白这强大的敌意是什么意思,旋即一想,微然一笑,显然已经明白,不光是吃醋那么简单。

“老婆,我们回去吧。”先前还一脸黑暗之色的男人视线转向女人的一刹那变得无比宠溺。

夏语有点受宠若惊,转念一想,他应该是为了维持外界好丈夫的形象,便配合着。

夏语点了点头,小鸟依人的模样,只是沈洛却没有结束谈话的意思,温润的眸子闪过一道微光,薄唇轻启。

“没想到夏小姐是陆总的妻子,陆总,好福气,有夏小姐这么善解人意的妻子。”沈洛是真没有想到夏语竟然结婚了,丈夫还是陆森野。

“嗯!”陆森野敷衍的应道,搂着夏语的腰紧了紧,甚至还用力掐了一下,夏语吃痛一声,嗔怪的瞪着他。

在唐箐和沈洛是两夫妻的打情骂俏,羡煞了旁人。

“沈洛,那我们……我们先走了,不好……好意思,豆宝,我……我明天……再过来……来教你。”夏语略有歉意的看着沈洛,还希望他不要介意的好。

“唐小姐,我和我老婆还有事就先走了,伯父明天的生日我带着我老婆一定准时到。”陆森野丢下唐箐拥着夏语走了出去。

豆宝不闲事大的,看了眼落寞的沈洛,冲着离去的夏语喊道:“舅妈,我会想你的!”

陆森野黑眸沉了沉,拥着夏语的手臂圈紧了些。

夏语明显觉得自己腰更加紧了,走出没有多远,陆森野便松开了,率先迈步走在前面,夏语在后面吭哧吭哧的跟在后面。

她低头抿唇,脑袋乱入麻,她都解释了,他都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和唐箐在一起,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吧!

夏语绞着手指头在后面追着,两个人谁也不跟谁说话,她心虚的跟在他的后面,小碎步迈的饶有节奏,一颗小石头被她有秩序的踢着,和小孩一般。

突地,陆森林停住脚步,快速的转身,夏语一个猝不及防,脑袋直接都撞在了他练过的胸膛上,白皙的额头撞出了红印子。

“疼不疼?”陆森野沉眸,望着根本就不抬头看他的女人,声音淡凉

她纤细的手捂住脑袋,摇头,“没事,不疼。”不疼才怪,比铁还硬,她倒想拿锤子试试看哪个硬。

气氛仿若静止,许久,夏语慢慢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神,不知为何,她立马就意识到,他生气了。

可是他到底为什么生气?

“夏语,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那个小孩为什么叫你舅妈?”陆森野黑沉的眸子眯起,涔薄的唇毫无弧度,说出的话也是凉到让人心惊胆颤。

夏语大概紧张了那么一会,便释然了,“我和你说……说了啊,我去……去做了钢琴……琴老师……家家教,豆宝叫……叫我舅妈……不是……是我让的,我也……也说了不……不让,但……他……他改不了。”

陆森野心虚,无理取闹道:“你没有告诉我是个男的。”

如果他知道是个男的,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去的,孤男寡女在一室,难免不会日久生情,他身为男人,直觉告诉他,那个男人对夏语绝对动机不纯。

“我……是男的……重……重要吗,你不也……也和你青梅……竹马待……待在一块。”夏语委屈的撅起了嘴,殊不知在陆森野眼里多么享受。

“我们不一样,唐箐她爸明天生日,我只是碰巧陪她来买蛋糕。”陆森野说完一愣,他干嘛没事向这个他讨厌的女人解释,他和谁在一起和她有关系吗。

立马陆森野黑了脸,沉声命令道:“以后不准再去了。”他绝不给任何人有机会惦念他的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