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宠妻如命》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12 大师请上座

《太子宠妻如命》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仇小贝樊沉兮的小说叫做《太子宠妻如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红幽灵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御膳房的御厨疯了!不近女色的太子殿下突然要吃酸梅干、青梅果子、酸萝卜老鸭汤!做得不酸拖出去斩了!听闻此事,太医院的御医全都一窝蜂的涌进太子东宫,给宫中所有雌性生物都把了一脉。然,并无一脉是喜脉!太子妃:殿下,你有本事就把那小贱人藏好了,一辈子别放出来!皇上:事关皇室血脉,岂容你胡来,说,孩子在哪!入夜,小太监缩在床角战战兢兢的看着某人:殿殿下,这孩子…

《太子宠妻如命》 17 深夜叫声 免费试读

17深夜叫声

说的同时,太子殿下手掌拍在花瓶上,花瓶飞了出去,安安稳稳地放在了架上。

明明是赏赐的话,为什么有种,被威胁的感觉?

不过跪在地上的仇小贝,还是大着胆子问:“是不是奴才要什么都可以?”

这话,在奴才里可真是反了天了,樊沉兮还是笑笑了道:“你说说看。”

小贝勇敢地抬起半头:“奴才想,请您多相信奴才一点。”

整个殿厅一下子寂静下来,原先候着的宫人虽也没说话,可这回,他们吓得连呼吸都不敢了,李公公身子往下压了压,略有点忐忑。

樊沉兮倒一点不意外的,还很亲切地问她:“你想本宫,怎么多相信你一点?”

小贝觉得有点冷,但她还是一口气说了出来:“奴才想请您允许,让奴才帮您治病。”

所有宫人纷纷跪了下去,樊沉兮坐在轮椅上,浅浅的笑容里完全看不出他的思绪,他只微微停顿了一下,很客气地问:“哦?看不出,你还懂医术?”

“奴才只是略通一二,但奴才,能做药,或许……或许能帮到殿下。”

樊沉兮了然地点点头,随即朝她勾了勾手指,要她靠近一点,仇小贝跪着挪动到他身前,不想,上一刻还温和询问的太子,这会忽然出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上来,只有脚背弯曲地在地面上。

“你当本宫是什么,嗯?”

仇小贝望着他,眼睛里有一点湿润,勉强挤出话来:“请、殿下、成全……”

他好笑地摇摇头,笑容收起时,眼里满是阴霾:“成全什么,让你去死吗?”

“殿、殿下……”

那双要哭不哭,恳求的眼睛真让人生气——这般想着,樊沉兮很想再用点力气,掐死小太监算了,可最后却还是松开了手,将她甩到地上。

再看他,刚还乌云密布,这会已经是万里情况:“不就是检查身体吗,本宫允了。”

“殿下!”李公公惊慌地喊道,太子殿下的身体怎么能由这么个小太监检查,万一她对太子做出什么事来……

樊沉兮挡住李公公劝诫的话,继续对贝公公道:“但你要知道,就算是太医院的太医,也只有林太医有资格为本宫看病,你要得到这个特权,那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仇小贝撑着不适爬跪着,忍着想咳嗽的冲动:“奴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樊沉兮深深地看着这个趴伏在自己脚下的人,看着脆弱不堪一击,却能在所有人畏怯的内霆司里完好无损地回来,说她很有本事,却又能心甘情愿地跪在他面前,卑微、怯弱,又大着胆子不顾生死地想给他看病。

她所图的到底是什么,想借着接触他身边的机会,对他下手?

她已经是内侍公公了,随时伺候,多的是机会,何必这般冒险?

他扬起嘴角,颇为邪恶地说:“代价就是,五天之内,本宫要看到你的治疗有效果,否则,你明白的。”

这代价几乎是要让她送命的,因为医术高明的林子亦都对他的情况莫可奈何,就算仇小贝身怀秘术,又岂能在五天内看到效果呢。

“你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本宫允许你讨别的赏赐。”

仇小贝坚定地将头磕在地上:“奴才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樊沉兮莫名地觉得生气,却不明白这怒火为何而来,她急着送死,便让她去死好了。

他怒而转动轮椅背过身,不让侍从旁边自己推着往里走:“那就滚吧,本宫现在不想看到你。”

“奴才告退。”

仇小贝爬着往外一段距离才站起身,走出殿门后,往自己的住所走去,身旁跟着一名太监。

她现在是从四品的内侍公公,自然有伺候她的太监。

“贝公公你可真了不起。”太监小安子见没有旁人了,就拍起马屁,“这要换做奴才,面对殿下,早吓死了。”

仇小贝没有回答,埋头走路。

“您还刚从内霆司回来,奴才可听说了,那地方可吓人了,但您就有本事只进去玩一圈就回来了。”

可不是了不起嘛。

仇小贝苦笑着,任谁只看到她干干净净地进去干干净净地出来,以为她多厉害,却不知,内霆司对她的折磨并不是在肉体上,三天晚上,谁能明白,她是如何在那重重环绕的冤魂怨气下,撑过来的。

“你别跟着我了,去给我拿点吃的吧。”摸摸肚子,不能饿着自己的宝宝,那可是她的护身符呢。

“诶诶,奴才这就去。”

吃完饭,稍微走动消化一下,再让小安子准备一桶水,洗完后,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要说最让她讨厌的地方,是内霆司这样阴气极重的地方,最让她欢喜的,就是离樊沉兮很近的房间。

龙气,可破世间一切邪祟,所有皇子中,樊沉兮的龙气最重,连当今圣上都比不上,所以,当她因为怀孕被太子盯上,还给安排这间离他正殿最近的房间,她不知道有多高兴。

喜滋滋地摸摸肚子,三天没睡好觉,今晚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了。

想法是美好的,不曾想,半夜,就被一声尖叫给吵醒过来。

仇小贝立马翻身而起,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往外看去,眉头紧锁:差点忘了,让她进内霆司的罪魁祸首了。

直接从窗户跳出去,她避开他人,朝周侧妃的寝宫跑去。

她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好几个侍卫围起来了,她躲在外头的花丛里,偷偷往那看。

大概不想弄出太大声响,只点了几盏能照面的灯笼,旁的宫人一律不许靠近,除了一开始的那两声尖叫,这会周侧妃的寝宫静悄悄的。

如此深夜,又刚死过人,看着就阴森森的。

太子所在的轮椅被推着往里走,忽然,他让身后的侍从停下,朝她所在的地方看过来:“在那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仇小贝脖子一缩,知道被发现了,只能耸搭着脑袋钻出来。

刚站起身,就有侍卫的两根钢戟横交叉在她跟前。

“让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