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皎皎赵拓小说 春意闹小说全文阅读

《春意闹》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庄皎皎赵拓的小说叫做《春意闹》,它的作者是雪中回眸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晋王老六庶出,娶的是六品小官家的庶出女,这家世低的真是提不起来。不过就算是王爷的儿子也没用,又不袭爵。庄皎皎对这桩婚事满意极了。不当家做主,不应付公婆,不顶门立户,钱也够花,觉也够睡。夫君也俊美,小妾也算了,小妾们是不省心,不过还能翻过天去?再生两个孩子,这日子不就这么过去了吗。两口子想法差不离,混吃等死就完了,可万万没想到,陛下不行了,太子比陛下还着急,爷俩死了个干干净净。这往下……

《春意闹》 第0010章 给铺子 免费试读

“管家哪里就容易了,你还有时间学,如今你婆婆管着你帮衬还好,过些年你自己管了家,那才是累。”庄皎皎道。

“哎,羡慕你,只需管着自己那一摊子就好,对了,说是晋王府里,二娘子十分的厉害,可欺负你了?”庄照晚问。

“妯娌又不是别的,她欺负我做什么。只不过我们府里,确实也是都厉害。”庄皎皎道。

“你我都不如二姐姐难做人。她家里,有小娘了,还怀孕了。”庄照晚道。

远远的见庄知薇来了,她们就不说了。

姐妹三个一道回春晖堂去。

庄老太太与庄守业性子差不多,都是没什么脾气的人。

对孙子孙女也都是很好的。

不过老太太对嫡出的两个更看重些,这倒也换的大娘子孙氏高兴。

总的来说,庄家是十分和睦的一家子了。

纵然也有些个争斗,但是因为老太太做得正,只支持大娘子。

而大娘子也算厉害又讲道理,几个小娘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这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了庄皎皎的小娘杨小娘的。

这会子,春晖堂里安静多了。

一家子坐在一起说话。老太太很是欢喜,可也累了一天,撑不住了。

于是大娘子劝着说明日再说吧,姑娘们也不走。

这才算是劝住老太太歇息去了。

各自告别,总算是松口气。

庄皎皎与杨小娘回到了杨小娘阁子里,这才算是亲娘俩有时间说话。

今日也是因是老太太寿辰,杨小娘几个姨娘才有机会出席,这要是外头的宴会场合,自然是不能去的。

“皎皎累了吧,脱了外头衣裳说话吧。”杨小娘笑道。

娘俩于是一起坐在榻上。

私下里,规矩自然就没什么了。也没人来这里盯着她们。

“小娘这些时候可好?”

“好,就是担心你。你府里如何?”杨小娘拉着庄皎皎的手。

“我也好。”于是将府里是简单说了些。

杨小娘是个很简单的女人,很多事,说太深她都不懂。

这一点,庄皎皎从小就是知道的。

她毕竟有上一世几十年的记忆,所以有时候也很理解杨小娘这样的女子。

“那六郎是好,可高门大户不好做人。”杨小娘拍她的手。

“说出去这话,叫东京城多少闺秀骂我不知足?当初这门婚事虽然是晋王的意思,可到底咱们家高攀了。”庄皎皎道。

当初晋王当街拉着庄守业,不知哪里听闻他家风极好,家中女儿也好,正好赵六郎没娶妻,就非要跟庄家结亲。

这原本门不当户不对的,是成不了的。

可晋王当着许多人面拉着庄守业进了酒楼,又当众兴师动众的问了。

庄守业当时也是愁死了,那是去年时候,庄知薇刚出嫁,庄照晚是打小订婚的。只有一个庄皎皎。

一开始,晋王求的自然是嫡女,他并不知嫡女已经许配。

又是一时酒劲上来,偏说庄家家风好,庶出也是极好的。

这就拍了板。

这晋王也是奇葩,分明就这么三个儿子,偏就只疼爱一个。

五郎六郎就跟捡来的一样。

自然定了庶女也就定了。

再怎么样,那是皇族。且不说,赵六郎一表人才,就算是个倭瓜,那也是庄家高攀了,岂敢说一句不好做人?

庄皎皎只是装了一肚子杨小娘劝她早生孩子的话,就这么睡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庄守业与大娘子孙氏都在正堂里。

主要是与三个出嫁的女儿说话。

“知薇之前几次回来,都是有事时候,没空说话。爹爹瞧你面色不大好,是怎么了?女婿不好相处?还是贺家如何了?”庄守业问道。

庄知薇只是咬着下唇低头。

她小娘张氏叹气:“实在是贺家做事不地道。那贺家的大娘子做事情也实在是没规矩。她房里通房有孕,就抬举成了妾。这还未曾如何,她婆婆又送进去两个。这是叫她怎么样?”

“竟有这等事?”庄守业皱眉:“这贺家做事真是……女婿就没话说?”

庄知薇咬唇:“他虽然不愿意,可他孝顺……只说……只说怎么也要叫我先有个孩子,可……人都送来了……”

“不像话,你别怕,爹爹改日就找你公公说说去。要是实在不满意庄家的女儿,何苦求了去?”庄守业道。

庄知薇点头擦泪:“多谢爹爹给我做主。”

“什么话,爹爹是你亲爹,怎么会不管?”庄守业心疼道。

“不必担心,你爹爹要与你公公说道,我见了你婆婆自然也是要说的。当初也是他们求的亲,又不是咱们上赶着?”大娘子道。

“是,多谢大娘子。”庄知薇忙道。

问过她,又问庄皎皎。

“皎皎如何?爹也担心你,王府里规矩更大了。”庄守业道。

“我倒是还好。虽说王府规矩大,不过王妃是继室。前头又有嫡出的二伯家里顶着。我左不过是个最小的。倒也不碍事。”庄皎皎笑道。

“那就好,过些年分家就好了。”庄守业叹气:“不过我瞧着女婿对你不错,也是好事。”

“是,爹爹不必担心我。”庄皎皎笑了笑。

“那就好。那就好。”

“照晚爹爹就不多问了,前日才遇见你公公,满口的夸你。只是你也知道些辛苦,身子也要紧。”

“是。”庄照晚对自己的婚事也满意的很。

众人就又去老太太那说话。

庄皎皎反正不说不好的话。

她虽然庶出,不过家里对她都不错,这些事吧,就没必要说什么了。

主要是,晋王府的事,庄家真心插不上手。

“皎皎,你来我与你有话说。”等下午时候要各自回去的时候,大娘子忽然道。

庄皎皎应了,就跟着去了正院里。

大娘子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你拿着。”

“这是?”庄皎皎看了看,是个铺子的地契和房契。

“大娘子,这……”

“给你的。我原本也预备好了。只是你出嫁那时候不好放在你嫁妆里头。主要是,我不知你府上情形。如今给你正好,你就不要声张,悄悄的拿着就是。说的再好,你那王府里岂是好应付的?你手里有银子也好说话。这铺子出息好,你拿着日常花用就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