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李信陈子衿的小说穿越唐朝李信完整版在线阅读

《穿越唐朝李信》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李信陈子衿的小说叫《穿越唐朝李信》,本小说的作者是珍珠奶茶加珍珠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李信完全没有想到自己通宵了两天复习功课之后竟然就当场猝死,还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唐朝………天哪,李世民是我亲叔叔???好像还很疼自己的样子……..舒服了!唐朝还有比这个更狠的靠山吗?请务必让我做一个清闲的太平王爷!…

《穿越唐朝李信》 第二十章 再比一次 免费试读

“这根本就是两件事,楚王为何要故意这样为难我陈家?”陈幼澜瞪着李信道。

李信笑呵呵地回答:“因为这是我的生意。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看着陈幼澜脸上不爽又生气的样子,他突然感到心情有几分愉快。

没事逗逗妹子什么的,实在太有趣了。

看着李信脸上贱兮兮的笑容,陈幼澜差点就气得想要甩袖子走人,然而转念一想,这不就显得自己弱了?她本就是骄傲的人,怎么肯轻易在自己看不起的知名纨绔李信面前示弱?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回这被李信强行压下去的半成份子!

“怎么样,不能接受我的条件吗?”李信见陈幼澜半晌没说话,又故意拱火道。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讨厌陈幼澜。事实上,自从知道陈幼澜并不真的长得像王贵打听回来的那样以后,他就对陈幼澜天然地抱有几分好感。不过,好感归好感,毕竟绝大多数情况下,这并不能阻止男孩子们捉弄妹子,反而只能增加成功捉弄妹子之后的乐趣而已。

陈幼澜冷静下来,看着李信道:“我陈家不可能接受这样不公平的条件。”她身旁的小丫鬟也瞪圆了眼睛,一脸跟自家小姐同仇敌忾的样子看着李信。

小丫鬟长得也很可爱,脸圆圆的。任谁被这样一双无辜纯良的眼睛盯着看,都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童话故事里那种欺男霸女的魔王吧?

李信先是心虚地摸了一下鼻子,陡然灵机一动,便换上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小丫鬟,问道:“你这个小丫鬟不错,挺可爱的,叫什么名字?”

“你想做什么?”陈幼澜立即向侧面踏出一步,将那个可爱的小丫鬟挡在了自己身后,道,“小铃从小一直跟着我,我可不会把她送给你!”小铃也立即意识到了李信仿佛对自己抱着什么不好的心思,连忙受惊小兔一般地往陈幼澜单薄的身影后面藏了藏。

唐朝年间,甚至不仅在唐朝年间,达官显贵或者文人雅士之间互赠一两个婢女什么的,根本就是常事,甚至还是喜闻乐见的风流雅事,没有人会以此为耻,反而会大加宣扬,显得两人之间关系亲密。

李信故作失望道:“那怎么办?你总得有点付出吧?我娶你姐姐已经吃了大亏了,你不好好补偿我几分,我怎么对你陈家一视同仁?”

听见李信说他娶陈家三娘子是吃了大亏,陈幼澜的柳眉又是一挑,不经意间露出几分女子的娇蛮情态来。

李信默默地看在眼里,在心里摇了摇头:女扮男装什么的,果然也太容易识破了一点,想必电视剧里那些男主角一定都是瞎子吧?不瞎怎么会看不出来?反正眼睛和脑子,他们必定得坏一个,甚至有可能俩都坏了。

仿佛经过了非常激烈的心理挣扎,陈幼澜脑海中终于有了定计。她平静地看了李信一眼,道:“如果我告诉你,家姐长得跟你打听到的完全不一样,你信吗?”

我信,我当然信啊。

李信在心里点了点头,表面上却一副不屑的样子,冷笑着看向陈幼澜道:“你要是我的话,你信吗?”

陈幼澜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而是继续说道:“很简单,我能让你见到家姐。到时候,家姐到底相貌如何,你亲眼看过之后,自然心里有数。”

其实我已经见过了啊。

李信强忍笑意,配合着露出期待又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说道:“此话当真?你不怕这种事被人知道了,会传闲话?”可惜大唐没有什么奥斯卡,不然李信觉得自己肯定能凭借刚才这句台词拿下一座小金人。

陈幼澜面无表情地说道:“又不是私下里单独见面,怕什么闲话?家姐一直有去龙泉寺上香的习惯,我只要提前告知你家姐的去向,你在暗处偷偷看一眼即可。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自然无人得知。”

李信闻言,有些不明白陈幼澜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把她自己给卖了。若说是为了保护她的宝贝丫鬟,那其实也不至于。毕竟,李信也没有表现出多强烈的想要拿下小铃的意思。不过,客观地说,这确实是眼下最能吸引李信跟她谈下去的筹码,在这一点上,她倒是抓得挺准。

“这个主意不错。如果我真能见到你姐姐的话,并且你姐姐长得确实也还凑合的话,我倒是可以再多给你半成份子。”李信一边思索着陈幼澜在打什么主意,一边微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然而,陈幼澜这时却摇摇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可没说要直接用家姐的名头跟你交换份子。而且,楚王开的份子未免也太少了一点,难道见家姐一面,只值半成份子?”

虽然你陈幼澜长得是挺好看的,但是见一面给半成份子还不够吗?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半成份子价值多少钱?

李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道。

他本来只是想先搞一个小酒坊,也就每年几万贯的规模,逐步逐步蚕食掉长安的酒市场。但是听过王贵的话以后,他改变了计划,决定拉上秦程陈三家,直接以最强硬的姿态吞掉长安市场,之后甚至把二锅头卖遍整个大唐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一来,这一桩生意到底价值多少就难以估量了。仅以长安来计算,半成份子就至少价值几十万贯!

当然,这是后话。陈幼澜没有李信这种来自后世的眼光,自然也就还没有理解到这个层面,只知道这生意现在大概是四家各出一百贯的规模。所以在她眼中,半成份子也就二十贯左右,确实不算多。

李信无奈地摇摇头,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陈幼澜突然笑了笑,道,“楚王殿下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又打赌?”李信古怪地笑了,问道,“我们之间似乎还有一个没有完成的赌局吧?你好像还落后我二十几分呐!”

陈幼澜闻言,稍稍脸红了一瞬间,宛若被春风吹起的桃花瓣,旋即又消失不见。她轻咳两声,正色瞪了李信一眼道:“不是说好暂时封存,等我有空再比吗?难道我堂堂陈府四公子,会赖你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