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首封易云嫦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虢首封易云嫦做主角的小说

《身魂祭》小说简介

焰焰又给我们大家带来好作品啦!这本叫做《身魂祭》的小说,一经发布便受到了万千读者的好评,男女主人公是虢首封易云嫦、讲述了他们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小说详情梗概:灵界再次遭遇灭世危机,救世希望全押在一个哑巴身上。人人都希望她大力出奇迹能说话,还能唤醒醒族;醒族能拯救灵界。她用事实证明,她的价值远超世人期待。当死者无法长眠,怨灵无法安息,醒族以身魂献祭,唱响镇魂之歌:以吾身魂献祭,封异界之门,守天下民安。虢首封一把将人媷下祭坛那么多醒族都死于同一种献祭,再次重蹈覆辙又如何能保证结局不同?僵尸怨灵围拢上来。假如一己身魂就能换整个灵界永世长存这样的灵界,不如毁灭!易云嫦拍拍虢首封的胸膛,默默地比划出手语: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她停顿了片刻,才慢慢比划出:还有,我爱你。有些事如果只能带进坟墓,死了也无法瞑目。…

《身魂祭》 第3章 免费试读

作为赏金猎人的著名群落,夜行者在夔地发展已有万年历史。这个群落内设九十九个会员名额,但实际占位的却只有三十六人。每一个能拿到夜行者铭牌的赏金猎人,全是这行业里的个中翘楚。成为夜行者,意味着能获得雄厚的资源,必要时还有特权,任务不一定比别的游离猎人接的多,但质量,尤其是酬金足够让所有人眼红。

但是要入夜行者的门也很困难:要有拔尖的个人实力,最好能身负异能;如果前面两样都有缺失,也可以考虑个人背后能倚靠的靠山。比如这些靠山是地主,或者是九地的世家贵阀。

世家贵阀是九地的贵族,能享受的权利仅次于地主。古老的被称为世家,年轻新崛起的势力被称为贵阀。

即使个人能力不是特别出众,背后支持自己的地主和世家贵阀力量也可以作为一种无形的实力。

夜行者按综合实力排名,第一位当之无愧的人是一个叫姬覆的年轻人。这人来历不明,个人实力也深不可测。往往他往人群里一站,三言两语,或是一个眼神就能令大众折服。他和夔地的地主一样神秘,轻易不会出现。甚至有人传言,夔地目前的地主,又被称为“僭主”的皇司,还是被他扶上大位的。

第二位皇袅娜,凰族后裔,既是姬覆之妻,又是夔地地主皇司的堂妹,自己还身怀净魔驱邪的火焰异能。她当之无愧做第二把交椅。

第三位就很有趣了。虢首封,他既不是世家贵阀的子弟,也不是个人武力值巅峰造极的英雄,他能位列第三,完全是凭着一股拼劲和打包配套的超强运气。论出身,他不过是灵界中最不起眼的混血妖族后裔,也许还有一些别的什么血脉,反正杂得很。但杂也有杂的好处,莫名血脉混杂就被他杂出了异能。他是灵界唯一一个可以踏空上天的人,不需要借助飞行机器,直接踩着空气就可以一路攀登到高空。另外他还有可怕的运气。夜行者的排名越靠前——除了第一和第二名,能接到的任务越危险,丧失性命的机率也越大。所有曾做过第三把交椅的夜行者,都死了。而他凭借超强的好运,多次完成高危高酬任务,一直苟活到现在。简直是个人形锦锂之王。

照理,有这么强的好运,完全可以选择别的事业,安安逸逸一直活到老。可是他不行。除了赏金猎人这个行业,他就是做个白领,都会入、不、敷、出!欠债能力简直是教世人叹为观止。截止到现在,他已经还了两亿信用点的欠债,还有十亿包括高额利息待清偿。

他不得不拼命,非常拼命,就为了还十亿的欠款。正因为他足够拼命,总是出生入死,这才被姬覆注意到,并将他吸纳入夜行者之中。他曾经有过抗拒,但发现夜行者赚的酬劳确实比普通赏金猎人要多得多,就甘之如饴了。

任谁都不明白他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欠债达十亿信用点呢?这可是做牛做马一百年都很难还清的欠债哪!换一个人只怕早就绝望自杀了,怎么可能还好好地活到现在?可他就是那种活得特别有韧性的家伙,从未想过寻死,哪怕别人想取他的小命,把他逼上绝路,他也能成功反咬,逃出生天。就这样接任务、完成任务、收酬金、还欠款……打打怪升升级,他竟然一路爬进了王者的殿堂,成了众所瞩目的存在。

不管是武力值,脸皮,还是自信和运气,虢首封都当之无愧能成为夜行者老三。他的人生格言就是:也许有一天能接到超超超超……大额的赏金任务,一举还清十亿欠款呢?

人生苦短,总要做做梦适当调剂一下心情吧?

说起会作梦的虢老三,灵界人就会联想起那笔可怕的欠款,想到欠款就有一种非常非常“虽然我同情你,但我还是忍不住哈哈哈”的普大喜奔极乐感。

“能欠债十亿,也算是狠人了。”

虢首封因此在灵界特别出名,名气甚至高过了玩神秘的夜行者老大,和被称为“天之娇女”的夜行者老二。

总之,他莫名其妙坐稳了夜行者老三的位置,谁也不肯动摇他的地位。而且无论谁看见他,都会“哈哈哈哈……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借钱满天下,欠债十个亿的虢老三。”

虢首封:“……”(既然无言以对,那就无须面对。)

月黑风高夜,灵界八封源泉永盛不衰的主人公虢首封,正独自蹲守在夔地第一高的融金大厦顶层。他猫在信号塔塔尖——那里又是融金大厦的最高处,可以毫无障碍地俯瞰整个夔地的首会城市沙市。只要视力够好,下面每一条街巷都可一览无遗。虢首封对下面的世界并不感兴趣,他极力远眺,可以看见很远处隐隐约约有一圈红幕,像倒扣的碗,把整个沙市连同近郊圈在其中。

那是启动后的大防御法阵。

沙市历史和夜行者的一样长。为了保护这座古老的大城,地下隐藏着一座防御大法阵。这是灵界最后一位大能消失前,留给沙市的遗产。法阵用灵力开启,古代是修士输送灵力,现在则是用所剩不多的灵石。一旦启动,沙市周围竖起一道直达天际的透明空气壁,把沙市圈起来,抵住外面所有攻击。

如果虢首封没有记错,大防御阵开启的次数屈指可数,数千年里也只开启过两次(不算这次)。

第一次是千年前抵御突然出现的尸潮。行尸——后来才知道是从古战场上爬出来的行尸,以势不可挡的劲头席卷整个灵界,导致整个灵界近乎全灭。尸潮漫延到夔地时,沙市张开了大防御阵自保,才留住一片人类净土。随后联合部队在夔地背后的昆仑高峰成立,开始反攻,这才慢慢恢复了灵界秩序。

第二次打开防御大阵,则是因为地主间矛盾升级,引发的灵界大战。起因是因此夔地吞并了无主乱序的修罗地,破坏了灵界的权力平衡,惹得黄海和昆仑地主大怒。联合部队坐山观虎斗,眼看夔地不敌两地联军节节败退,退到沙市附近,防御大阵一开,情势突突。夔地在阵内以逸待劳,两地联军久攻不下,越来越疲乏。最后只得在联合部队的主导下,双方坐下来对谈,重新确认了灵界三权鼎立之势:地主、世家贵阀与联合部队,共同组成了强悍不可匹敌的坚固统治阶级。

自此之后,防御大阵成了夔地,甚至是整个灵界的精神支柱。大阵在,沙市在;沙市在,夔地就在;夔地在,则灵界存。

只能使用灵石才能开启的法阵,轻易不会打开。现在灵石的产出量越来越稀少,几乎要断供了。丢一块灵石,就象剜了夔地地主心头的一块肉一样。虢首封心想:这次为什么而开阵?

没有尸潮,没有侵略,现在的灵界迎来了最鼎盛繁华的时代,根本没有需要开阵自保的危机。如果不是为了自保,那就是为了防止阵里的东西流出去?有什么东西需要用大阵圈住才不会消失?

虢首封垂下眼,从数百米高的楼顶俯瞰,地面上的灯火犹如星子闪烁。他眼底倒映出一片燎原之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