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魂祭》大结局在线阅读 《身魂祭》最新章节目录

《身魂祭》小说简介

主角是虢首封易云嫦的书名叫《身魂祭》,本小说的作者是焰焰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灵界再次遭遇灭世危机,救世希望全押在一个哑巴身上。人人都希望她大力出奇迹能说话,还能唤醒醒族;醒族能拯救灵界。她用事实证明,她的价值远超世人期待。当死者无法长眠,怨灵无法安息,醒族以身魂献祭,唱响镇魂之歌:以吾身魂献祭,封异界之门,守天下民安。虢首封一把将人媷下祭坛那么多醒族都死于同一种献祭,再次重蹈覆辙又如何能保证结局不同?僵尸怨灵围拢上来。假如一己身魂就能换整个灵界永世长存这样的灵界,不如毁灭!易云嫦拍拍虢首封的胸膛,默默地比划出手语: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她停顿了片刻,才慢慢比划出:还有,我爱你。有些事如果只能带进坟墓,死了也无法瞑目。…

《身魂祭》 第13章 免费试读

蜇伏在暗处的怪物亮出了獠牙——虢首封这个时候居然“断电”了。

他把手搭在门把手上一动不动,腰虽然挺得笔直,手脚却象泡软的面条使不上力;意识更拽成了一条线,时而绷紧时而松垂;眼睛看见的东西,上面都蒙着一层雾蒙蒙的水光。他一点也不想让哑巴看见自己虚弱的这面。但闭上眼,他能更清楚地感觉到视线,象一把金针似地扎在他背上。

真蠢。他暗暗啐骂一声,随即又有些茫然:到底是谁蠢?她?还是自己?

姬覆曾说过,这次激发返祖现象的药量再度削减了,理论上也会减轻后遗症的症状。也许再过一分钟、两分钟……他终将恢复。

但是,除了自己的身体不适之外,还有另一股外来的情绪在干扰着他。这股情绪不但扰乱了他的思维,甚至可以说直接诱发了他的“断电”。虢首封很清楚,那并不是属于自己的情绪。

他确实不喜欢世家贵阀,也许他也不喜欢缀在后面给他当尾巴的小哑巴,但绝不至于讨厌到要撕了对方的程度。

小哑巴跑来的时候,他确实吃了一惊。仅仅是吃惊而已,然后胸口便开始烧火,火势愈演愈烈,到后来差点克制不住,火到什么程度?火到恨不能扑上去一口咬断她的颈子。

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感情!虢首封汗流浃背地想:我对她没有那么刻骨的仇恨,即使我讨厌她是贵阀子弟,也不至于要到置她于死地的地步。

似乎有什么东西暗中放大他的恶念,借机蚕食着他的理智,如果不是他突然警觉,猜想小哑巴也许是诱发凶性的引子,立刻就背身过去,说不定他不会扑上去尖牙利爪地,把那一团雪糯团子给……他眨了眨眼,浑身窜起一股寒意。这幢冰冷、硕大的屋子里,盘旋着一丝几不可闻的邪恶气息。

虢首封拉长了呼吸的节拍,努力调节着自己。他的断电症状正在减缓,心底窜升起来的陌生情绪正如潮汐般退去。果然如他所料,

吞口氏虽然是夔地十六大贵阀之一,却是其中最低调的一个。低调到常常让人忘记他们的存在。如果不是二十年前和贵阀易氏争夺后嗣的那场闹剧,几乎连地主也快记不起这一家贵阀了。但他们中规中矩地生活着,好端端地发展到今天,才让人赫然察觉他们俨然已经达到了晋升世家的条件。越是不显眼的贵阀,给人的“惊喜”越大。

虢首封不明白吞口氏想做什么,他们好像突然活了过来似的,不再死气沉沉地掩藏自己。一边暗中招待联合部队的特使,一边拉拢九地地主集体背书,发布一个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强限指定任务……他觉察到在这座沉寂的城堡底下,潜伏着一头野兽。现在,它睁开了眼睛,首先冲他露出獠牙。

为什么偏偏选中是他?

也许小哑巴对他的执着是关键。

虢首封脑海里的灵光一闪就消失了。

“你没事吧,虢先生?”老总管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

虢首封侧头匆匆扫了总管一眼,其实他是用眼角余光确认小哑巴没有跟上来。他刚刚才把心底的躁动给压平,要是这时候再看见小哑巴,说不定会前功尽弃。他可不希望演变成这种局面。所幸他并没有看见哑巴粉白粉白的身影。他松了口气。

“没事。”

老总管视线落在他扶着门把的手上,那只手可不象没事的模样,手背上青筋暴突。老总管不动声色地抬高视线,并假装没有注意到虢首封涣散的眼神。“老夫人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请问您现在就进去吗?”

虢首封现在的断电症开始缓角了,他感到小腹下升起一股暖流。暖流顺着经络游走全身,每游过一块,就令那一块重新焕发生机。这股生机甚至比以往更强悍。但是心底那一团阴霾般的怪物还没有消失,还在蠢蠢欲动。他没有马上回答老总管,而是选择了沉默几分钟。

在这个沓寂的世界里,他的沉默仿佛永无止尽。

老总管一直陪着他,并维持着奇怪的姿态等待他作出决定。这个倨傲的老人忽然变得别有耐心,让虢首封忍不住好奇地猜测,如果他就这样拒绝面谈,作势要走,这位老人会不会动粗?比如把他双手反剪,然后把他推进去?

终于,虢首封轻轻一哼:“是的,我准备现在进去。”

老总管笑了,微微躬身,转身昂首阔步地走了。他一定是受命监视虢首封,确保虢首封不会中途折返。老人从原路返回,既然要重新走一遍长廊,自然会经过刚刚小哑巴站过的地方。虢首封的目光尾随他的背影,吃惊地发现小哑巴居然还站在原来的地方。老总管与小哑巴错身而过。

“断电”总算了结束,虢首封如同充能完毕似地,视力也开始加强,甚至能看清她眼底荡漾的水光。

窗外的天空,恰好飘来乌云,把正午的日光遮得严严实实。屋里的光线黯淡下去,阴暗中蓄起她粉白粉白一团模糊的人影。微弱的光线只打亮半边脸,整体犹如一尊象牙雕成的天使像,除了缺少张开的翅膀,全身都泛出完美无瑕的光晕。

虢首封心中的怪物已经消失,溃成一地阴影散落脚边。他无从解释刚刚为何要那么粗暴的对待她,也无法出声安慰那种显而易见的忧伤。那么爱笑的她,现在也紧紧抿起嘴唇,非常听话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在往他的方向张望。

是小狗,没错了。虢首封目光闪了闪,然后推开门,走进另一个战场。

门内仿造中古世纪的王廷。地面是大块大块开裂不规则的灰黑色大理石,中央有个小小的圆环凹地,十几根灰黑色的爱奥尼亚柱环绕着凹地,还砌了一圈半身墙,活脱脱象个小型的角斗场。跨过凹地,正对门的是抬高的台阶,台阶上放置着一把装饰华丽的椅子,象把王座。

一种刻意伪造出来的古老王霸之气,笼罩着整个阴郁沉闷的房间。

虢首封没忍住,噗的一下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