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唐东阳汤雅芝的小说免费阅读 唐东阳汤雅芝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作者樵夫最新著作《无敌针王》在线阅读,小说主要人物是唐东阳汤雅芝,这部小说主要内容精选:唐东阳陪伴跟随爷爷在山里生活了十年,学习祖传医术和内功。爷爷去逝后,他发誓必须找到抢走唐家古医书、逼死曾祖父、逼得爷爷带着一家三口远走他乡的仇人,让他们在爷爷墓前跪下忏悔!一定要让唐家的针王医术再现辉煌!不曾想,卷入了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又因他的超凡针灸之术,让整个江海省,乃至全国的医学界都震动了!一代针王再世………

《无敌针王》 第10章 七星针法 免费试读

“小汤,今天要不是小唐,你这腿和胳膊就有麻烦了!”

“嗯,我知道!谢谢陈院长关心!”

汤雅芝感激地看了一眼唐东阳说道。

“那你现在感觉还痛吗?麻药消了,会有些难受的!”

陈仁平安慰汤雅芝道。

“嘻嘻,陈院长,小唐给我治了一下,我根本就不感觉痛了!”

汤雅芝丝毫不感到痛苦地笑着说道。

“哦,真的呀!”

陈仁平说着就看向唐东阳。

“嘿嘿,简单处理了一下!”唐东阳不想多说自己的医术,就装着憨笑。

“嗯,不错!”

陈仁平心里知道,这个唐东阳一定是藏着什么秘密,不愿意说而已。等下一定想办法问出点名堂来。

“对了,小汤,我想借小唐出去说说话!”

陈仁平转头对汤雅芝说道。

“这……您可别霸占他太久哦!”

汤雅芝正想和唐东阳聊他的事,结果被陈仁平打断。心里不高兴着,这会儿还要叫走唐东阳!但是,她还是答应了。

“哈哈,怎么,就这会儿,你就放心不下他了?哈哈哈……”

陈仁平故意开玩笑地大声笑着说道。

“哪里啊!”

汤雅芝的脸突然红了,低头小声说道。

“哈哈,好了,开玩笑的!那我带走他了!很快就还给你的!不过中午我会请他吃饭的!”

陈仁平看了一眼汤雅芝,然后向唐东阳点头,一起出去了。

看着唐东阳的背影,汤雅芝心里突然感觉特别的甜蜜!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对他都如此客气,如果没占本事,却肯定不会的!

一出病房的门,陈仁平就拍拍唐东阳的肩笑着说道:“小唐,你今天帮我们医院的大忙,我想请你吃饭!”

“陈院长,您客气了!我那是以前正好治过几例类似的病人!但是,这次没有经过你们医院的批准擅自出手了,还请您原谅!至于吃饭,那就不必了!”

唐东阳虽然不明白陈仁平的最终意思,但是,他对自己的热情,似乎超出了正常范围。所以,他不得不尤为谨慎。虽然他并不是个怕事的人,但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誓言,目前他还是不想多事。

“小唐,你这就是见外了!走吧,既然你还没有工作,那是不是我们可以谈谈你的工作呢?那这个忙,我帮,你不会推辞吧?哈哈哈……”

陈仁平从前两次的接触上,看出了唐东阳是个很独立的人,他不愿意麻烦别人。所以,陈仁平就以唐东阳正在找工作为名,来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

“嘿嘿,那就多谢陈院长了!不过,陈院长,我没有大学学历,也不是正规医学院出身,如果是在医院做医术的话,可能会很难!所以,陈院长,您别太为**心!”

唐东阳知道这个社会对人才的要求,学历是首要的。陈仁平能够帮他的,应该是与医术有关的工作,但是,他不想太麻烦人家,所以才这样说。

“哈哈,没事!走,我们还是去解决一下肚子的问题吧!”

陈仁平没有理会唐东阳的难处,也没有理会对他的体谅,直接拉着唐东阳就走进了电梯。

“陈院长!陈院长!”

刚准备进电梯,后面就有护士大声喊道。

“易护士长,你找我?”

陈仁平马上停下电梯按钮,转头看着来人问道。

“是的!陈院长,你没带手机吗?我到处找您呢!是这样,急诊来了名昏迷的大爷,家属不配合!所以,想请您去一下!”

易护士长喘着大气快速地说道。

“好,走吧!”

陈仁平并没有多问,病情就是命令!三人进了电梯,直奔急诊大厅。

唐东阳这次是被动地跟着陈仁平一直到了急诊大厅。不过,他还是对病人感兴趣,因为救人几乎成了他的本能!

“签什么字!我爸只是准备吃饭时,站起来时头晕,然后就倒地了。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只是这次没人在旁边搀扶就倒下了!怎么就成了可能会死呢?你不快去救人,让我签什么手术风险通知,还给我病危通知书!”

中年男子气愤地大声对医生吼道。

“廖先生,请您冷静!我们刚才检查了,您看这些指标,确实很危险!您不签,我们不好医治不是?”

一名医生皱着眉头耐心地解释道。

两人仍然在说着,陈仁平也听出来了争吵的原因,正准备上前时,唐东阳却说话了。

“这人确实很危险,但是,还没到死人的地步!不过,你再这样拖下去,很可能因脑部缺氧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唐东阳一边说,一边取出自己的随身携带的银针包。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姓廖的中年男人和那名医生同时问道。

“陈院长!”

中年医生看到陈仁平后,立即上前来打招呼。

“就让小唐治吧!”

陈仁平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简单地说道。他虽然看出来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却并没有主动打招呼,而是先救人要紧。

“这……”

医生和护士都看着唐东阳,但是,他却根本就不受周围人的情绪和眼神的影响,直接对着病人开始施针。

首先用三棱针对总枢穴放血。

在场的医生护士和家属都不理解,特别是姓廖的男人,他上前大声喝道:

“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让我爸的头流血了呢?”

唐东阳并没有理会,只是看了一眼陈仁平。

“廖总,放心吧!”

陈仁平理解了唐东阳的意思,马上上前制止廖总。

一分钟后,唐东阳施针两大腿的上三黄穴,头顶的正会、前会、后会穴,两手上的灵骨穴。

“这……这……这是雀啄手法!”

陈仁平心里惊讶不已,看到唐东阳那的动作,暗自惊叹道。

三分钟后,再施针两手合谷、曲池、尺泽、肩骼、手三里、足三里、昆仑、行间、犊鼻、承山、委中。

“不,还有其他的针法!对,这是七星针,用的是七星针法!是七星针法!”

陈仁平心里想着,心里却不小心说出来了。

“陈院长,什么七星针法?”

刚才与病家属争吵的医生听到陈仁平的话,立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