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尊狂婿》小说精彩阅读 李修沈梦完结版

《战尊狂婿》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战尊狂婿》由梦游天际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修沈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年前他被贼人陷害,导致众叛亲离,他的未婚妻看向他的眼神再也没有爱意,只有刻苦铭心的恨意。五年后,他荣耀归来,成就无上战尊,只为洗清当年那件误会…….

《战尊狂婿》 第20章 三炷香 免费试读

“小梦,你没事吧。”

李修目光柔和,语气有些担心,也有些愧疚。

沈梦神色冷冷看着李修,揶揄道:“托你的福,我还没死。”

“反倒是你,都受那么重的伤……没想到一夜过去,还活蹦乱跳的,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沈梦瞧见李修的模样,心中更加相信昨晚是李修出钱,找人演戏绑架她的。

要不然哪里可能一大早就能来她家找她,估计是等不及了,借着昨晚的事,来求得她的原谅。

细节倒是做的不错,沈梦发现李修似乎苍老了不少,神色也有些暗淡下去,让人看上去就像因为昨晚的事,大伤元气一样。

沈梦眸子的冰冷,深深刺痛着李修的心,猜测沈梦跟徐莲芳一样,将昨晚的事,当做是他找人演戏的了。

不过李修转念一想,这样也挺好,至少没给她留下阴影就好。

被误会就被误会吧,过不了多久,这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你怎么还不滚,我家不欢迎你来,你个白眼狼,早晚有一天你会遭到天谴的!”

徐莲芳见李修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走的意思,转身拿起了一旁的拖把,就要朝李修身上招呼。

“小梦,照顾好自己。”

李修说完这句话,没等徐莲芳有所动作,转身离开。

沈梦呆呆的看着李修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舒服起来。

那背影给她一种落寞,残烛明灭的感觉……似乎过不了多久,李修就要消失一样。

……

安山殡仪馆。

今天是张楚强儿子张云的葬礼。

此时停车场已停满了豪车,车上下来的基本都是安城权贵人士,全部人都一袭黑衣,胸前顶着一朵白花。

张楚强脸色阴沉,站在灵堂前,招待着那些来宾。

“节哀顺变。”

一个前来悼念的人,跟张楚强道了声哀悼,等到后者点头示意后,便跨入灵堂,给张云上了柱香。

“联系到蝰蛇他们没有。”

张楚强朝身边的手下询问了一句。

自从昨晚收到蝰蛇说李修已经陷入他们的包围圈之后,便直接断了联系,至今了无音讯。

手下摇摇头,说道:“没有,拨通他们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

“估计是他们完成任务后,出去疯狂了吧,晚点应该会过来。”张楚强信道。

他还特地调查了一下,昨晚并没有官方队伍出队的消息,那就说明李修是一个人前去的。

他不信李修能在蝰蛇这群亡命之徒手上,成功救下沈梦,并且全身而退。

想到李修被杀了之后,张楚强堵塞的心,有些畅快起来。

之前在寿宴,李修当着那么多权贵的面,杀了他儿子,他还放任了李修离去。

虽然及时封锁的消息,但还是有不少小道消息流出,一时间他们张家沦为了安城权贵圈子的笑话。

等到蝰蛇来了,他要当着安城那群权贵的面,用李修的头来祭奠他儿子。

让他们知道,敢动他们张家的人,必定要付出代价,他们张家的人不是好惹的!

“主子,人基本来齐了。”

适时,张楚强旁边的手下提醒道。

张楚强收回思绪,看了一眼灵堂,发现该来的人都已经来了,已经上好了香,在一旁等候着他发话。

瞧见此目,张楚强有些急了,这个蝰蛇怎么还不过来,不然等他发完话,这些宾客离开,一切都无用了。

“咳咳……”

这时,一阵咳嗽吸引了张楚强的注意。

随即寻声望去,瞳孔顿时急剧收缩,样一股寒意从他心头生起连绵到四肢百骸,满脸不敢置信。

只见一个身材挺拔,神情冷漠,面色有些病态白皙的年轻人,在一个大汉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

这两人正是李修和铁战!

张楚强当第一眼看到李修时,以为自己见到鬼了,随后反应过来,顿时意识到是蝰蛇骗了他!

拿着他的钱不办事,跑路了!

想到此,张楚强连带蝰蛇一起恨上了,没想到这些亡命之徒居然那么不靠谱。

“你来做什么?”

张楚强瞪着李修,咬牙切齿道。

“当然是来送令公子最后一程,张家主,节哀顺变……”

李修对于张楚强杀人的眼神视若无睹,缓缓道。

张楚强闻言愣了一下,忽然发现到李修和铁战也跟那些宾客一样,一袭黑衣,胸顶白花。

可李修哀悼的话语,传到他耳朵里,却是那么的刺耳。

霎时,滔天的怒意直冲心头,拳头紧握,张楚强面目逐渐狰狞起来。

李修神情依旧淡然,说道:“怎么?不让我去上炷香么?”

张楚强依旧站在原地,牙齿咬的咔咔作响,没有让步的意思。

倒是一旁的手下,朝场内的安保,悄悄比划了一个手势。

几十个负责秩序的安保,顿时闻风而动,纷纷上前。

众多宾客瞧见这一幕,也纷纷起疑。

“张家主怎么了?”

“不知道,好像和那人有仇!”

……

唰唰唰!

过来的几十个安保,纷纷扬起了手中的甩棍。

李修丝毫不惧,迈动了步伐,越过张楚强,朝灵堂内装放着张云的水晶棺走去。

铁战则在一旁跟随着。

携着排山倒海的气质,恒压而过,使得那些安保胆战心惊,身子忍不住后退着。

张楚强充满杀意的目光,死死跟随着李修的身影。

他不敢动手!

他怕了!

那天李修杀死他儿子的一幕,时刻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生怕李修突然给他来这么一手!

李修一路畅通走到水晶棺前,看着如同熟睡的张云,嘴角浮现一抹冷意。

铁战则从旁边抽出三炷香,点燃后,递给李修。

李修接过香,朝张云喃喃道:“你出身好,出生便是荣华富贵,死了之后,依旧能得到众多权贵的祭奠,相比之下,我就可怜了,背负千古骂名,被人打晕抛入江中,而我母亲更是抑郁而终!”

随即,李修高举三炷香,神色没有默哀,淡淡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受得起我这三炷香!”

言罢,李修手中的香朝香炉插去。

轰!

香还未碰到香炉,水晶棺,轰然炸裂,碎末张云的尸首滚落到一旁!

哗!!

大厅内顿时嘈杂!

“这……这家伙疯了么?”

“这可是在彻底激怒张家啊!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

“我杀了你!”

一声滔天的怒吼传来,张楚强睚眦惧裂,朝那群安保吼道:“都给我上,给我杀了他!!”

那群安保得令,一拥而上,手中的甩棍朝李修身上招呼过去。

铁战魁梧的身子顿时横空而出,大脚一跺地,地板纷纷碎裂,随后贴身上前与那群保安混战起来。

李修则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点燃一根烟,缓缓抽着,完全无视了张楚强那杀人的眼神。

轰!

铁战将最后一个安保打飞,结束了战斗,走回李修身后,默不作声。

李修来到张楚强耳边低声道:“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噩梦……”

说完,李修便径直离去。

张楚强看着李修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寒光。